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1047章 南烟,开门

时间:2020-05-24 11:26编辑:admin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一个侍从匆匆的跑进来,说道:“王爷,搜寻的人有消息传回来!”

一听这话,祝煊的眼睛都亮了一下。

他立刻起身,亲自走到了门口。

“什么消息?”

跟着那个侍从走过来的,是一个他们派到城中去搜寻祝烽他们下落的小兵,这个时候跪拜在台阶下,说道:“王爷,我们的人在城郊的一座大宝寺里,发现了一个年轻的女子,身边带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女婴。”

“什么?!”

原本以为是发现了祝烽的下落,却没想到——

冉小玉!

居然终于找到了她的下落。

一时间,祝煊的心中又惊又喜,又有些说不出的矛盾,但整个人身体里的血液仿佛都奔流了一下,说道:“确认吗?”

那人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小人们只能确认这两点,但到底是不是王爷要找的人,恐怕还需要——”

这时,施一儒他们也听到这个消息了。

施一儒走出来,轻声说道:“王爷要亲自去确认吗?”

“……”

祝煊沉吟了一番,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正好,不是吗?”

“……”

听他这么一说,施一儒的眼睛也亮了一下。

的确,正好!

冉小玉这个人,对祝煊来说,不过就是后院里多一个女人,他们这些做下属的根本不在意,也许过不了两天,他这股热头一过,也就抛之脑后了。

可是,冉小玉身边带着的,是心平公主!

那可是贵妃的女儿,更是祝烽之前最疼爱的公主。

虽然说,皇帝现在前尘尽忘,而且在大祀坛上,为了保护皇帝,贵妃亲口承认了那不堪的“事实”,也将这位公主从云端推到了泥潭。

但毕竟,还是皇家的“公主”,她的封号也还在。

有她在手里,总是一个把柄!

施一儒的脸上也透出了一丝冷笑,说道:“这,的确是正好。那王爷要亲自过去?”

“当然。”

祝煊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他很清楚冉小玉的身手,上一次,都已经堵到了门口,还是让她跑了,这一次,绝对不能再给她逃开自己的机会!

他立刻抬头,吩咐道:“调集两百王府亲卫,本王要去那个大宝寺——探宝!”

“是!”

侍从立刻便下去传话了。

而祝煊又回过头来,目光中倒满是警惕的光芒,说道:“一儒,城中的搜索不可懈怠。加派人手,挨家挨户的搜查,超过十人的聚会,立刻让巡逻队逮捕。”

“……”

“本王若不能将他搜出来,也要用他的女儿将他逼出来!”

“是!”

施一儒领命,也立刻下去了。

|

“开门!快开门啊!”

房门外,一直响着莲儿的声音,但是,她也不敢大声的拍门,只能不停的叫门。

大概是为了不太招摇,祝烽虽然住进了这个简陋的客栈,却并没有将这里包下来,所以周围还是有别的客人,人来人往,莲儿也不敢做出什么大动作来惊动了别人。

毕竟,祝烽离开这里之前,再三提醒,不准他们有任何行动。

唯一的一件事,就是秦娘子下令,请了大夫,来给那位“贵妃娘娘”看病。

谁知,好心没好报,她竟然将门反锁了起来。

不给大夫进去,甚至连自己,连秦娘子,都不能进她的房间了。

莲儿叫了半天,口舌都干了,那大夫还有别的事,耽搁不了太久,便提着药箱又走了,临走前只说道:“姑娘什么时候把门叫开了,再让人来叫在下吧。”

冰天雪地里跑了大半天才请来的一个大夫,就这么无功而返。

莲儿气不打一出来。

她站在门口,手也拍红了,大门仍然纹丝不动,这个时候也有些生气了,低声喃喃道:“什么嘛,还当自己是以前那个金贵的贵妃娘娘,要人哄着捧着吗?早就被打入冷宫,是个罪妇了。”

“……”

“也就是我们家娘子,还会对你这么好,请人来给你看病,你还不领情。”

“……”

“哼,你以为这样,皇上就会多看你一眼吗!”

“……”

“如今皇上心里眼里,只有我们家娘子,识相就少闹一点事,我们家娘子也不是那种不容人的人,将来,你也少吃一点苦头。”

她到底也不敢大声,只能低声嘟囔。

可是,只薄薄的一层门板,只能阻挡多少呢?

南烟靠坐在床头,那些话,一句一句,一字一字,全都清清楚楚的飘到了她的耳边。

再仿佛利器,一刀一刀的扎进她的心里。

她用力的咬着下唇,让自己不要痛,更不准落泪,即使这个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也不愿意面对自己的时候露出颓败的模样,可是胸口的痛,却是骗不了人的。

但她自己知道,让她痛的,不是门口这个丫头。

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无关痛痒的。

真正能伤到自己心的人,是靠近自己的心,或者说,在自己心里的人。

因为将他放进了心里,所以,他才有了伤自己心的机会。

“为……什么……”

她用低沉的气息,一字一字的扪心自问。

难道一直以来,祝烽真心爱的,只有秦若澜一个人吗?

她还清楚的记得祝烽对着自己的样子,体贴呵护,他的热情,他的宠爱,都只对着自己一个人,还有,他对自己说“朕,有你就够了”那句话的时候,眼神那么真切,神情那么温柔。

所以这些,都是假的?

怎么会是假的呢?

如果是假的,怎么会有一个人,假得那么真呢?

几乎被自己这些想法压得喘不过气来,南烟突然用力的甩了一下头。

不能,不能沉浸在这样的情绪里。

哪怕这一切都是假的,但心平,自己的女儿,是真的。

既然事已至此,那自己就要坚强起来,把心平找回来!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一个沉重的脚步声,那个叫莲儿的丫头好像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人,吓得“哎唷”的惊呼了一声。

然后,一个沉沉的声音道:“滚!”

这个声音是——

南烟蓦地抬起头,就听见门外莲儿有些仓惶的脚步声跌跌撞撞的离开,像是被什么人吓坏了似得。

紧接着,一个人在轻轻的敲门。

“南烟,开门。”

“……”

“是我。”

“……”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