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1044章 他和她的共同秘密

时间:2020-05-24 11:19编辑:admin
秦若澜沉默着看着她,然后慢慢的直起身来,用一种复杂的神情看着南烟,说道:“是一直会这样,还是,只是暂时的?”

“……”

南烟沉默的看着她。

不回答,当然也是因为现在说不出话来。

她更没有力气回答别人的任何问题。

可是,她的沉默,却像是一块无形的,巨大的石头,沉沉的压在了秦若澜的心上,此刻,她几乎和南烟一样,有一种快要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

两个人沉默着相对了一会儿,秦若澜突然说道:“不论如何,我一定会让人把你治好的。”

“……”

“莲儿,马上让店家去找大夫。”

“这——”

“快去啊!”

“是。”

莲儿只能转身出去。

她这样的急切,或者说“关切”,倒让南烟有些看不懂了,而秦若澜盯着她,目光中更显出了几分沉重来。

喃喃道:“我一定会让你再开口说话的。”

祝烽离开御驾,单独行动的这些日子,几乎每一天,每一个时刻,她都在受煎熬,担心他的安危,怕他出事。

可是她没想到,再见到祝烽,见到他平安无事之后,自己的内心会更煎熬。

因为,祝烽竟然跟司南烟在一起。

这些日子,自己为了他寝食难安的时时刻刻里,他都跟司南烟在一起,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把钝刀在割她的心。

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问祝烽,祝烽不愿意说,而司南烟受了伤,又不能说话。

难道,这些天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自己永远都弄不清楚吗?

那,就成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了。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和祝烽共同有用一段回忆,是自己有别于后宫别的女人的,不管那段时间,司南烟再是受宠,祝烽再是亲近她,但自己所拥有的,是司南烟如论如何都不可能望其项背的。

但现在——

他们两,也有了一段共同的回忆,却是别人都不知道,自己也不知道的。

这种认知,让她有些恼火。

她咬着下唇,喃喃的重复着:“我一定会让你开口说话的。”

“……”

南烟沉默着看着她。

此刻她的心情,也是狼狈不堪的。

秦若澜只是刚回到祝烽的身边,才一夜而已,祝烽对自己的态度,就完全变了。

就算前尘尽忘,他却完全没有忘记她。

所以——

自己,真的才是那个多余的人吗?

她苦涩的低下头去。

|

而在隔壁的房间里,祝烽面色沉沉的走回去的时候,迎头就看见黎不伤跟闻夜站在桌边。

那双狼一样的眼睛,虽然极力的克制,但他还是看得懂里面的急切。

若不是刚刚有人拦着,他只怕又要冲过去了。

祝烽的气息一沉,走过去坐下。

闻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旁边的黎不伤,心里更有些不安了起来,生怕皇帝发火,会计较这件事。

却见祝烽说道:“先坐下来,朕要继续跟你们说。”

“呃?是。”

闻夜急忙行了个礼,这才又告罪坐下。

黎不伤自然也坐了下来,但多少,神情已经显得有些涣散。

闻夜忙说道:“皇上,刚刚皇上说到上中下三策,自然是要让宁王选择下策是我们该做的。但是,宁王在这段时间已经积极准备反叛,而且,他似乎也在跟一些势力勾结,大量的购买铁器。”

“……”

“这种情况下,如何能让他留守在长清城内?”

祝烽沉默了一下,也是将脑子里那些乱糟糟的事都强压了下去,然后说道:“一来,要让他认为我们害怕他这样做;二来,要让他感觉到,自己这么做有必要。”

“……”

“内因和外因如果都有了,这种选择,就会变得正常。”

“那——”

祝烽抬起头来,看向他,说道:“你的手下,是不是都已经扣在了宁王的手里。”

一提起这个,闻夜就一肚子的火。

他咬了咬牙,沉声道:“皇上恕罪。也是微臣没有多加防备,加上昨天是宁王的生日,微臣就只带了几个贴身的人到宁王府祝寿。其他的人,都照常留在巡抚衙门,现在,都被他们关起来了。”

祝烽道:“无妨,朕只问你,这些人可信吗?”

闻夜一听,立刻挺起胸膛,说道:“这一点皇上可以放心。虽然巡抚衙门的人,尤其是赵巡抚,他们都对宁王阿谀奉承,但下官的人很清醒,他们没有被宁王的恩惠收买过。”

“也就是说,只要能让你见到他们,振臂一呼之下,他们就会跟从你?”

“当然。”

“你肯定?”

闻夜立刻站起身来:“下官可以用性命担保!”

“……”

祝烽抬起头来,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他说道:“朕并非怀疑你,只是这件事非常的重要,朕需要确定。”

闻夜的目光一闪,说道:“皇上是说,要让宁王选择那个‘下策’这件事,是要交给下官,和下官的人马去做?”

“不错。”

祝烽说道:“若澜这一次带了百来号人进城,现在我们能依仗的,就是这批人马。”

“那要——”

“今天,朕会把这批人交到你的手上,你带着他们到巡抚衙门去,将你的人都救出来。”

闻夜的眼睛立刻亮了。

但下一刻,他又皱起眉头,说道:“可是,宁王府派了重兵看守巡抚衙门,恐怕——”

祝烽道:“这一点你可以放心,皇后也是担心朕的安危,所以交到若澜手中的人,都是御营亲兵中的精锐,这一百多人的战斗力,足以抵抗千人的队伍。”

“哦!那太好了。”

“而且,你们要做的,除了救出你的人之外,还有就是,散布一些消息,到看守巡抚衙门的那些人的耳朵里。”

闻夜忙问道:“什么消息?”

祝烽抬眼看着他,说道:“长清城乃是宁王的封地,他的势力在此根深蒂固,朕最怕的,就是他固守不出,这样一来,朕就拿他毫无办法。所以,朕将要利用手中的人马,和你的这些人马,在长清城中与他周旋,要从内攻破长清城!”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