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1043章 偏偏,看不透她

时间:2020-05-24 11:17编辑:admin
别的人一走,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南烟喘息着,眼看着祝烽走过来,斥退莲儿,脸上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啊——”

可是,下一刻,她的笑容又有些僵住了。

祝烽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沉重的气息。

虽然知道,他这个人想来就有些“恶形恶状”的,很少以温柔的相貌示人,可是,因为曾经太熟悉,也太亲近的关系,她对他身上,哪怕一丝一毫的温柔,都是非常熟悉的。

所以,在这些日子,两个人以陌生人的身份相处的时候,她才会时常吃味。

因为他对一个陌生的自己,表现出了异样的温柔。

可是现在,这种温柔,消失殆尽。

虽然他还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但南烟已经完全感觉到了。

尤其是那双深邃的,几乎无底的眼睛,这个时候盯着自己,更有一种彻人心骨的寒意。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

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他:“啊……”

下一刻,祝烽已经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也是顺势托住了她因为站立不稳而往下跌落的身子。

可是,他的手上,力道有些发沉。

南烟被他捏得有点痛,眉头都拧了起来,但她还是看着他。

祝烽沉声道:“你这是在闹什么?”

“……”

“躺回去休息。”

他的声音,还算得上平稳,并没有斥责的意思。

可是,声音里,没有温度。

南烟被他抓着手臂,两三步就退回到床边,扑通一下坐下去,整个人都震了一下。

她抬头望着祝烽:“啊……”

怎么了?

祝烽低头看着她,也清清楚楚的看清了她眼中的神情。

可笑,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自己竟然还是能读懂她的心音。

却偏偏,看不透她。

那,黎不伤呢?

昨夜一看到她躺在这里,就不顾一切的冲进来,那双眼睛紧盯着她的时候,好像恨不得将她连人,带她的影子,都一丝不落的印刻进自己的眼中。

他,看懂了这个女人吗?

祝烽的气息又是一沉,心里那股原本已经压下去的火气,这个时候从脚底腾腾的往上冲。

自己,又是为什么要在意这个?

眼前还有那么多大事,自己没时间,更没这个必要,在意这个。

他沉沉说道:“朕现在没时间来管你,你就好好在这里呆着。”

“……”

“哪里都不准去。”

“……”

“谁也不许见。”

说完这话,他便转身要走,南烟顿时急了,下意识的就伸出手去,抓住了他的衣袖:“啊?”

为什么?

为什么突然对自己的态度就改变了?

之前,不是一切都还好好的,为什么过了一夜,再醒来之后,不仅周围的人对自己的态度……,就连他也变了?

难道,难道就是因为秦若澜,因为她,回到他身边了吗?

南烟的心猛地一颤。

而祝烽感觉到衣袖被她拉着,心里更是一阵火气,他回头,皱着眉头正要说什么,就看见她苍白的小脸,下巴颏都瘦尖了,茫然无措的样子,显得那么可怜……

他的心,没来由的一软。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轻柔的声音:“皇上?”

这个声音在这安静的房间响起,虽然也很低很轻,但不知为什么,却像是凭空一个炸雷,震得南烟一颤,手抖了一下就松开了。

转过头去,果然看见秦若澜站在门口。

而祝烽听到她的声音,也猛然的一震,可他的脑海里,却是响起了昨夜,她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她,她的确,曾经是嫔妃。

妾,妾说不出口。

……

这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一根针,此刻又重新血淋淋的扎进了他的心里。

他猛地一挥手,将袖子抽了回来,扬起的一阵风,吹过南烟的脸。

冷冽刺骨。

秦若澜看着这一幕,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急忙走了进来:“皇上,听他们说,皇上彻夜未睡啊。”

祝烽深吸了一口气,才转头向她,声音稍稍的回暖:“嗯。”

“皇上,再是危急,也要顾好龙体啊。”

“朕知道。”

“那皇上现在要回去休息了吗?妾已经让人把床铺好了。”

“……不必,朕还有事,要跟黎——要跟他们商量。”

“是,那皇上忙吧。这里有妾。”

“嗯。”

祝烽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秦若澜还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离开这个房间,过了片刻,才慢慢的转过头来看向呆坐在床边的司南烟。

沉默了一下,她走过来:“你醒了?”

“……”

“你还好吧?”

“……”

“你已经睡了一晚了,也应该饿了。我这就让客栈的人给你送热水和吃的来。莲儿,你去吩咐吧。”

“是。”

莲儿领命,转身便走了出去。

秦若澜见南烟脸色苍白的坐在那里,整个人好像三魂七魄都失了一半似得,她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还是说道:“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要先给你打个招呼。皇上现在面临的局势比较危急,我们出门在外,要隐瞒身份。这,你应该懂吧。”

“……”

“再见到他,就称呼公子好了。”

“……”

南烟一直低着头,沉默着,这个样子让秦若澜不由得微微蹙起了眉头。

她想了想,弯下腰去,沉声说道:“你,你不是被人劫走了吗?”

“……”

“又为什么会和皇上在一起?”

“……”

“你们——”

直到这个时候,南烟才慢慢的抬起头来看向她。

她这一抬头,秦若澜惊得睁大了眼睛。

昨天虽然也见了面,但已经是三更半夜,加上进到这个客栈里来,光线也不好,她根本没有看清南烟的样子。

只是觉得,她安静得很。

而此刻,她一抬头,才看到她的脖子上,竟然有一道疤痕。

看样子是比较深的。

秦若澜下意识的说道:“你受伤了?那你——”

南烟望着她,半晌,对着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虽然这个笑容做出来的时候,她的一颗心,已经千疮百孔。

痛得整个人,都在微微的发抖。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