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1039章 朕想一个人安静

时间:2020-05-24 11:06编辑:admin
“曾经?那她现在不是?她做了什么?”

“她——”

秦若澜迟疑着,轻声道:“妾,妾说不出口。”

正在这时,宫女莲儿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听到秦若澜的话,立刻说道:“秦娘子,这有什么好说不出口的,明明是她自己不对,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嘛。”

“什么?”

祝烽一听,眉头皱了起来:“见不得人的事?”

莲儿说道:“对啊,是她自己公然承认了,自己曾经与别的男人有染,连公主殿下,就是她的女儿,也不是皇上的亲骨肉,而是——”

“莲儿!”秦若澜急忙说道:“不要再说了!”

她虽然不是声色俱厉,但皱着眉头呵斥的样子,也透出了几分怒意,莲儿见她这样,再看祝烽骤然苍白的脸色,顿时也不敢说话,急忙闭上了嘴。

秦若澜再转头看向祝烽,轻声道:“皇上……”

话没说完,她的话就不敢出口了。

虽然,祝烽什么都没说,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事实上,祝烽的脸上根本没有表情,而在这个时候,只是突然染上了寒霜。

他的眼睛,一瞬间变得漆黑了起来。

即使面前就燃烧着烛火,可是烛光似乎也没有办法照进那双漆黑幽深的眼睛,他整个人的身上,更透出了一种沉沉的,压迫人的气势,让人感觉连呼吸和心跳,都无法继续。

莲儿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

秦若澜也轻声道:“皇上,她,她不是——”

“行了!”

祝烽开口,声音低沉得好像不是喉咙里发出的,而是从心底里,最深,也是最阴暗的地方发出的,让人一听,就不寒而栗。

他说道:“朕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

“你们都出去吧。”

“啊?”

莲儿还有些迟疑,她原本是看到客栈的人已经准备好了热水和饭菜,要送来给他们用的,现在这样,是不用了?

可是,看着祝烽阴沉的目光,她又哪里还敢问?

只有秦若澜,伸手扶着桌沿,慢慢的站起身来,本该听他的话离开,却又迟疑了一下,轻声说道:“皇上,她——”

“朕现在什么也不想听。”

祝烽的声音在低沉中,更添了几分嘶哑。

“都出去。”

“……”

秦若澜终于轻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等出了这个房间,她才转头看向莲儿,莲儿还有些不知所措,问道:“娘子,皇上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生气呢?”

“你——”秦若澜叹了口气:“谁让你胡说八道的?”

“奴婢哪里胡说八道了?那些话,都是她自己说的啊。”

“话是她自己说的,但事情不是那样的。”

“是吗?那——”

秦若澜犹豫的回头看了一眼,房门已经关了起来,里面一点声响都没有,想必,祝烽还坐在桌边,沉默不语。

可是,房内那种迫人的气压,却一点都没有减轻。

算了,祝烽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好纠结这件事。

等找机会,再跟他澄清吧。

她叹了口气,便准备往回走,莲儿急忙扶着她,一边走一边说道:“说起来也奇怪,她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会又回到皇上的身边呢?娘子啊,你好不容易才又得到了皇上的宠爱,如今她这样回来,对你可不利啊。”

“……”

秦若澜一言不发。

晦暗的光线下,她柳叶般的眉尖,蹙了起来。

时间流逝,渐渐的,到了深夜。

客栈的老板和店小二,也都已经睡下,所有的房间都大门紧闭,烛光也都熄灭。

整个客栈,陷入了一片黑暗沉寂。

但,却有一盏微弱的烛光,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微微的闪烁着。

摇曳不定的光,照在床上那张消瘦又苍白的脸上,她长长的睫毛仿若鸟儿的翅膀,随着呼吸微微的扑闪着,在脸上投下了纤细的阴影,越发让她显得瘦弱无力。

祝烽看着她,听着她轻微的呼吸。

每一次呼吸,就牵动着他的一次心跳。

半晌,他慢慢的抬起手来,揪着胸前的衣襟,感觉到胸膛里那个跳跃的东西,越发的失控。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头疼。

为什么?

现在,总算有些明白了。

为什么自己见到她,会有那种奇怪的感觉,像是熟悉,又像是可以莫名的亲近,原来……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知道了这个真相,他本该雷霆震怒,本该对她厌恶,甚至——对她施以重罚,可是,现在自己看着她,却一点火气都没有。

原本知道真相之后的那一点怒火,也在看到她苍白的脸庞,听到她细弱的呼吸声之后,就消失殆尽了。

她,不是背叛了自己吗?

为什么,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理直气壮的跟在自己身边。

而他更生气的一点是自己——

竟然有些怀念前两天,跟她单独在渔村里相处的时间。

竟然有些怀念,环抱着她,同乘一骑时亲近的感觉。

竟然舍不得对她生气。

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越想,越生气,却仍然不是对她生气,而想了半天才明白,居然是在生自己的气。

“哼!”

他狠狠的出了一口气,将胸前的手放下。

却又有些不由自主的抬起,用指腹轻轻的抚向她的脸颊,感觉到那种温暖又柔软的触感,让他心里一动。

心里,更气了。

而就在这时,寂静的客栈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不,是拍门声。

砰砰砰,砰砰砰!

剧烈的声响,表示来的人非常的急切,仿佛要将客栈大门都拍散一般,那声音立刻将客栈里的人都惊醒了不少。

祝烽皱了一下眉头,尤其看见她仿佛被惊扰了,眉心微蹙,嘴里发出不安的呢喃声。

立刻转身走出去,顺手将门也关好。

这时,客栈的店小二已经醒来,披着衣裳举着烛台,打着哈欠走出来,说道:“谁啊,这么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他一边说,一边走过去,拉开门闩。

就听见砰地一声,竟是外面的人一脚,将大门踹开了。

祝烽正好走到了二楼走廊上,下意识的往下一看。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