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1037章 她对自己,情深义重

时间:2020-05-24 11:01编辑:admin
南烟惊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眼前山一般的身影停下,祝烽一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走!”

说完,便牵着她走了。

当他们走过秦若澜的面前的时候,秦若澜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

这一刻,即使光线阴暗,南烟好像也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血红。

仿佛一瞬间,从心底里涌出的血。

但,也只是一闪而逝。

很快,他们就在夜色的掩映下找到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客栈,开客栈的是一对老夫妇,年纪虽大,手脚倒也麻利,很快便将他们这些人的房间都安排好。

而秦若澜带来的人自然也不可能完全住进客栈里,还分出了一部分人守在客栈的外面,如果有人来查,随时报告他们。

祝烽牵着南烟的手,一步一步的走上二楼。

这个客栈不大,因为在偏僻的地方,接待的也都是一些过往的普通行人,所以,地方显得很简陋,脚下的木梯踩上去都咯吱作响。

可是,南烟却并不觉得有什么。

大概也只是因为,她的手被祝烽紧紧的握着。

他的体温向来就高,掌心的温度更是有些烫人,但在这样的夜晚,那种温度却从南烟的手里一直沿着手臂,蔓延到了心里。

刚刚那种钻心一般的痛楚,似乎也被治愈了不少。

那个老妇人举着烛台,站在一间客房门口,笑着说道:“贵客请进。”

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当然,也跟这个客栈一样的破旧,只是,看着房中的桌上点着一盏灯,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祝烽点了点头。

这个房间,对他的身份而言无疑是不配的,但是这个时候,他也觉得满意了。

就在这时,感觉到手中那只小手一凉。

转头一看,只见南烟整个人都软了一下,差一点跌倒在地,他急忙伸手扶着她:“怎么了?”

“啊……”

南烟说不出话,只是脸色苍白的看着他。

她原本在海里泡了那么久,又受了伤,身体就很虚弱,但因为被宁王府的人追杀,只能强打起精神跟着祝烽东奔西跑,今天又在巡抚衙门的门口站了半天,看到那一幕。

再加上,遇到了秦若澜。

到这个时候,她已经支撑到极限了。

脸上的汗水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呼吸都变得十分的微弱,可面对祝烽,她还是咬咬牙,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不论如何,这个时候,自己的身体不应该是他担心的重点。

也可能,他担心的重点,原本也不在此。

祝烽皱着眉头,看着她虚弱的样子,突然一伸手,便将她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

秦若澜原本已经走到了门口,见此情形,脸色又苍白了一下。

祝烽抱着南烟走到床边,将她放到床上,道:“你得休息。”

“……嗯。”

南烟这个时候连大声哼气的力气都没有,只从鼻尖发出了一声细弱的声音,像一只小猫咪。

祝烽不由得,心里有丝丝的牵动。

就在这时,秦若澜走到他的身后,轻声说道:“皇上,既然她已经累了,那就让她先休息吧。妾这一次进城来,一来是为了寻找皇上,二来也是有一些消息要单独跟皇上说。”

“哦?”

祝烽沉默了一下。

又看了看脸色苍白,显得十分虚弱的南烟,便沉声道:“你先睡一会儿。”

说完,又吩咐:“让店家准备热水和吃的,先送到这里来,还有下面的人,也都要给他们准备。”

秦若澜停了,立刻转身吩咐:“莲儿,好好的照顾她,细雨,你去吩咐店家。”

她的身后还跟着两名侍女,是之前她还做宁妃的时候身边的宫女,后来祝烽将她带离冷宫,这两个人自然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身边,这一次外出,也就跟着服侍她。

两人一听,都立刻上前:“是。”

说完,莲儿便走过来。

祝烽这才后退了一步,再看了一眼南烟,然后转身往隔壁的房间走去,秦若澜也急忙跟了上去。

南烟躺在床上,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

虽然,已经躺在了床上,身下的床褥也算绵软,但这个时候,她却不知为何,有一种如陷冰窟的错觉。

她沉默了许久,终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而另一边,秦若澜跟着祝烽到了另一个房间,祝烽走到房间中央站定,然后转过身来,看向她:“若澜,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皇上……”

秦若澜的眼中又涌起了泪光,开口的时候,声音也带着一丝颤迹:“皇上难道认为,妾不该来吗?”

“……”

“皇上就这样走了,丢下妾,可知道这些日子,妾是如何担心皇上?”

“……”

“又是如何,思念皇上?”

说着,她漫步上前,又轻轻的靠在了祝烽的怀里:“这些日子,妾茶饭不思,皇上又怎能认为,出了这么多事,知道皇上身陷险境,妾还可以无动于衷?”

“……”

听到她的话,祝烽沉沉的叹了口气。

的确,她知道眼下的局势,竟然亲自深入到长清城来,那就是在为了自己而犯险。

而且,看她憔悴的模样,甚至连往日的美艳都减损了不少,可见这些日子的煎熬,不仅仅的茶饭不思而已。

她对自己,的确是情深义重。

只是这样一想,他的心中也更添了一丝愧疚——明明之前在宫中,他与她那么亲近,他也是最宠爱她的,可是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忙于这边的事情,竟然完全将她忘记了。

如今,看着她委屈的模样,祝烽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瘦弱的肩膀。

“是朕,委屈你了。”

听到他这么一说,秦若澜更感觉心中的委屈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这些日子以来的烦闷和担忧,都化作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的滚落,不一会儿,祝烽的衣襟又被沾湿了。

“好了好了。”

祝烽沉沉的出了一口气,伸手揽着她紧贴着自己的身子,说道:“对了,你刚刚说有一些消息要单独跟朕说,是什么消息?”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