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1031章 今天,杀你祭旗!

时间:2020-05-24 10:47编辑:admin
“遗诏更是吩咐,让本王起义兵,伐无道!”

说着,他看向众人:“你们,可愿与本王同行?”

原本因为那个惊人的消息而人声鼎沸的大堂之上,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阵难言的沉寂,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要知道,不管他们如何的群情激昂,但起兵讨伐皇帝,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那是要掉脑袋,诛九族的大罪!

这里的人,有不少都是宁王祝煊的心腹,哪怕不是心腹,大多数也都依附在他的身边,可是,真要做这件事,他们还是要犹豫一下的。

而就在这沉寂的一刻,突然,响起了一个怒不可遏的声音:“祝煊,你好大的胆子,你敢造反?!”

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

自然就是之前一直提起警惕,此刻站起身来,怒目瞪视想祝煊的闻夜。

他一张俊脸上满是杀气,眼睛也微微发红,指着祝煊说道:“你竟然敢污蔑皇上!”

祝煊一挑眉:“你说我污蔑他?”

“当然!”

闻夜喘着粗气,怒火中烧的说道:“谁都知道,皇上在登基之前,十几年的时间一直镇守北平,若无他的誓死坚守,倓国铁骑早就突破北平防线南下了,我们大炎王朝又哪来这十几年安定平稳的时间!?”

他这话一出,众人也是一愣。

的确。

祝烽做燕王的时候,可是一直在北平镇守,是他的存在,才让倓国的兵马不能南下。

这,似乎跟刚刚祝煊所说的,他暗中勾结倓国的说法,有出入。

祝煊的目光也是一沉。

但这个时候,站在祝煊身边服侍的宁王府长史施一儒立刻走过来,冷笑了一声,说道:“闻大人这话,听起来的确有理,也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可是,正是因为他表面上这么做了,大家才不敢怀疑他。”

“……”

“而真正要紧的事,他恐怕不会做到明面上,让人看到吧。”

闻夜沉声道:“你要说什么?”

周围的众人也急忙追问道:“是啊,施长史,你知道怎么秘密,赶紧告诉我们。”

“如果皇上真的有问题,那我们大炎王朝就完了!”

“快说啊!”

施一儒转头看了祝煊一眼,而祝煊冷冷的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本王也不必隐瞒。诸位可还记得,一年前,皇上突然带着贵妃娘娘离开了还是京都的金陵,然后北上。在那一段时间里,不管是金陵还是北平,两边的官员都没有得到过皇上的任何消息,更不知道他的行踪。”

人群中有人轻声的说道:“这个,我们倒是知道的。”

更有人道:“我听说,皇上好像一个人去了倓国啊……”

“没错!”

祝煊立刻大声说道:“我们的皇帝陛下,就是在那段时间,单独去了倓国。”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锐利的目光扫过众人的脸,说道:“诸位想一想,作为一个镇守了北平十几年的人,他跟倓国进行过了那么多次的血战,一个人去到倓国境内,有生还的可能,和理由吗?”

众人顿时不说话。

这,其实也是大家都感到疑惑的事。

若说以他的身份去到倓国,倓国人不把他碎尸万段,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但事实就是,他不仅没有被倓国人碎尸万段,甚至连一点伤都没受。

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祝煊冷冷的说道:“你们想想,这件事,合常理吗?”

大家不说话。

可是心里,眼中,透出的看法,却已经非常的分明。

当然不合常理。

有人问道:“那宁王殿下,事实到底是——”

“事实就是,”祝煊朗声说道:“皇帝陛下过去的十几年镇守北平,的确是真的。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也许,就是倓国的南蠡王出使我国之后,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

“去年那一次单独去到倓国,就是他证明自己身世的时候!”

众人大惊失色。

祝煊将阴冷的目光看向闻夜:“而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你们认为,他会怎么做呢?”

“……”

众人沉默不语。

可是,眼中已经露出了惊惶不定的神情。

如果一个国家的皇帝,都已经是异邦的奸细,那他们的大炎王朝,岂不是眼睁睁的就要走向灭亡吗?

这时,闻夜火冒三丈,一掌重重的拍在桌上,砰地一声,震得桌上的杯盏都跳了起来,他怒指着祝煊道:“你血口喷人,污蔑皇上!”

他的话音刚落,骤然,周围的几个武将已经围了上来。

是祝煊的人。

他们有的站到了祝煊的身后,有的围到了闻夜的身边,握紧拳头,目光逼视,显然,是要以武力威逼他!

祝煊说道:“闻大人,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你再是要狡辩,也辩不回来了。”

闻夜咬着牙道:“宁王,你说你有高皇帝的遗诏,让你讨伐皇上?那好,你现在把遗诏拿出来给我看!若真的有遗诏,我就信你!”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也惊醒一般。

对啊。

口说无凭,不管祝煊说得多天花乱坠,可终究,忤逆犯上是大罪,哪怕祝烽的身世真的有问题,他们也不敢随意的起兵造反。

但如果,有高皇帝的遗诏,他们就是奉旨办事。

至少,有个说头。

祝煊的眉头拧了起来。

没想到,这个闻夜这么难缠。

遗诏的事,原本就是他跟施一儒两个人信口胡诌的,为的只是得到更多人的信任罢了,却没想到,这个人竟然真的要看遗诏。

祝煊的目光一沉,也砰地一声,一掌重重的拍在了桌上。

面前的这张桌子,几乎要被打翻。

祝煊沉声说道:“闻大人,你不必说了。现在我只问你,本王要起兵讨逆,要打到北平去,你保不保我?”

“混账!”

闻夜破口大骂:“你这个逆贼,污蔑皇上,犯上作乱!要我保你?你做梦!”

说完,竟要直接冲上前去。

可就在他刚一动作,周围的几个武将一拥而上,直接将他按倒。

周围的宾客吓得四散开来。

祝煊看着被压倒在地,仍旧骂不停口的闻夜,猛地抽出腰间的宝剑,对准了他:“既然你不识抬举,那今天,就杀你祭旗!”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