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1023章 心音

时间:2020-05-24 10:27编辑:admin
南烟一时间,也有些回不过神。

却已经不由自主的,跟着他往外走去。

而周围那些原本凶神恶煞,挥舞着刀剑要冲上来置他们于死地的人,这个时候竟然一个都不敢动,更妄论追上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两的身影,走出了这个寂静的小院,消失在了小路的尽头。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惊魂未定的问道:“老大,该怎么办?”

“……呃?”

“要不要追上去?”

那个领头的突然回过神来,再一看地上,已经死了好几个,还有一些被打成重伤,血流不止的躺着,剩下的他们几个还能站着的,身上也都负了伤。

那个男人跟他们打到现在,身上连一点伤都没有,原以为刚刚他突然露出的弱点,让他们有机可乘,却没想到,那个女人又冲上来,让凶悍中更添了一份残暴。

这个样子,追上去,岂不是送死吗?

他想了想,说道:“马上回去,报告宁王殿下!”

剩下的人听到这话,也都松了口气。

他们也都很清楚,双方的实力差距,凭借他们几个是根本不可能再拿下那个男人的,这个时候,赶紧回去报信是正理。

于是,稍微收拾了一下,将受伤的人带着,匆匆的离开了。

而南烟跟着祝烽一路往前走,她的身体虚弱,根本没有办法走得太远,事实上走了一会儿之后,祝烽的一只手臂几乎已经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或者去计较,他竟然随意拥抱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

从刚刚,听到那些人叫一声“贵妃”,就让他头疼欲裂的模样,她也隐隐猜到,祝烽的前尘尽忘中,应该是出了一些问题。

他,记得秦若澜。

却忘了自己。

这种认知虽然让她心里非常的难受,甚至有些生气,可是,看到他刚刚那样保护了自己,如同过去的每一次一样,就又有一种矛盾的喜悦感涌上来,和心里的气恼相互冲击。

复杂的感觉,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情绪去面对他。

也就只有,暂时按下不表。

两个人离开那个小渔村之后又走了半天,总算看到路边有一座草亭可以休息。

祝烽知道她虚弱,便带着她走进去坐下。

刚一坐下,南烟果然喘得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祝烽急忙伸手抓着她的胳膊。

“没事吧。”

南烟是真的很累,尤其刚刚还轮着板凳英勇了两下,这个时候几乎连挺直腰背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她还是勉强对他摇了摇头。

没事。

祝烽看着她满脸是汗,鬓角的头发也被汗水浸湿,粘在脸颊上。

他的心里莫名一动,忍不住伸手将她耳边一缕汗湿的头发捋到了耳后去。

“……!”

南烟一愣,抬头看着他。

祝烽的手还停在她的耳边,掌心炽热的温度几乎隔空都熨到了她的肌肤上,这种感觉让她的脸一红。

祝烽自己也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立刻缩回手。

南烟又看了他一眼,心里却不由得暗暗道:你对一个陌生的女人就这么亲近,这么手到擒来吗?

她心中不快,也不由将这种情绪引到了脸上,将脸偏向一边。

祝烽沉默了一下。

即使现在,已经弄明白了一些事情,但眼前这个女人,他仍然没有完全的弄懂,但,又好像并不想逼问她什么。

于是,退到另一旁坐下。

南烟坐在那里,生了一会儿闷气,又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

他洗手作羹汤,喝下去的明明是自己;他这样亲近,亲近的也明明是自己。

好像,也真的没有理由在这种时候,还要跟他生气。

想了想,便又抬起头来看向他:“啊……”

祝烽听到她的声音,立刻抬起头来,看到她有些忧虑的样子,知道她的心里在担心什么,沉声说道:“不用担心,他们不会追上来。”

“啊?”

“这个时候,他们肯定已经回去禀报消息了。”

“……”

南烟安静了一会儿,想了想,拉过他的手,在他的掌心写了几个字——

你是故意的?

祝烽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抬头看向她。

看不出来,这个苍白瘦小的小女子,明明那么柔弱的样子,刚刚竟然敢在那些手持刀剑,凶神恶煞的男人面前拼命;而这个时候,还能看穿自己的心思。

他的心里,又生出了一种说不出,柔软的感觉。

但并没有太多的表露在脸上,只平静的点了一下头:“嗯。”

“啊……”

南烟明白过来。

之前,她还有些奇怪,既然连老船工他们都为了不被牵连而离开,为什么祝烽却和自己留在那个房子里,而且看他的样子,是知道那些人会来找麻烦,却又故意在那里等着。

祝烽平静的说道:“如果我们都这样走了,那些人再找来,发现了那些尸体,肯定会找那个村子里的人的麻烦。”

“……”

“按照他们的手段,只怕村子里的人,都要身陷囹圄。”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

所以,祝烽带着自己留在那里,跟那些人对峙一场,当然,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势力,是可以离开。

而当着那些人的面离开,他们再来,就不会再去找村子里的村民的麻烦。

南烟看着他,眼中的神情变得温柔了起来。

他,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动起手来的时候又凶悍,甚至有些残暴。

可对老百姓,却有一种异样的温柔。

她对着他点了点头,眼中的赞许,似乎也带上了一丝温柔。

祝烽被她的目光看得心里一跳。

不免的,有些燥热。

这个时候,好像也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至于儿女私情什么的,暂时不要去乱象。

于是轻咳了一声,说道:“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就去前面那个市集,去买马。”

买马?

南烟蓦地一愣,抬起头来看向他,想要问什么,但不等她在他的手心写下字,祝烽仿佛已经从她的眼中读懂了她的心音——

我们要去哪里?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