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1020章 独独没有忘记她,是吗?

时间:2020-05-24 10:19编辑:admin
“你,是谁?”

“……!?”

南烟蓦地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说什么?!

他问,自己是谁……

他不认识自己了?

难道他真的——如之前秦若澜所说,曾经前尘尽忘,将一切发生过的事情都忘记——而此刻,也是如此?

虽然这一路行来,心里一直有这样的担心,却没想到这样的担心竟然真的变成了事实。

南烟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眼前这个男人,曾经与自己耳鬓厮磨,让自己魂萦梦牵,可现在,他却把自己忘了。

祝烽低头看着她,看到那张俏丽的小脸上,刚刚还露出了一点欣喜的神情,但此刻,因为听到这句话,又一瞬间变得煞白。

好像,自己问了一句多不可思议的话。

难不成她认为自己应该认识她?

祝烽说道:“是我与那老船工一同出海,将你从海上救起,但我们都不知道你是谁,从何而来。现在你该说了吧。”

“……”

南烟几乎倒抽了一口冷气。

原来,是他。

这两天,那老船工和老妇人一直在他耳边絮絮叨叨,不停说着的“贵人”,原来竟真的就是他。

他将自己从海上救起的。

可是,他却失去了记忆,将自己也忘了。

这种复杂又难受的情绪,一时间将南烟缠绕起来,竟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所以那一天,他突然对自己动手的那一天之后,他真的失忆了。

还是说,在对自己动手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记得了?

各种念头,各种猜测,都像是潮水翻涌一般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涌动着,心痛,心酸,各种情绪也在不断的翻涌。

而在这些复杂情绪的纠缠下,南烟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一个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冒出来的念头。

所以,你洗手做羹汤,并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一个你完全不认识的女人。

“……”

这样一想,南烟的心里突然有一点不高兴。

要知道,以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可没有为自己洗手作羹汤过,可现在,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他就为“她”这么做了。

虽然,那个“她”也是自己,但这种微妙的不同,也让南烟的心里有了一点微妙的“生气”。

但,她还是立刻将这一点气恼压了下去。

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

她沉默着想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看向祝烽:“啊……”

若你已经将我都忘了,那你还记得什么呢?

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吗?

她急切的想要说话,可是喉咙发空,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眼看着她急的眼角都有些发红了,祝烽微微蹙眉:“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啊……”

“或者,”祝烽不抱希望的说道:“你会写字吗?”

“啊!”

南烟的眼睛一亮——对呀,写字自己虽然不能说话,但还可以写字。

刚刚真的是太心急,竟把这个都忘了。

但转头一看,这屋子里空荡荡的,想来也不会有什么笔墨纸砚类的东西。

南烟原本就着急,这个时候索性一把抓过祝烽的手,将他的手掌抓开,用指尖在他宽大的掌心中,一笔一画的写着。

“你——是——谁。”

祝烽根据她画的笔画,一字一字的念出来。

写完这几个字,南烟就急切的抬头看他。

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而祝烽会到这几个字,眉心却是微微的一蹙。

他本能的说道:“我是谁,不用你过问。”

“……”

南烟被他的话一堵。

看来,不管有没有失忆,脾性还是没变。

可是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还记得什么事?若你真的什么都忘了,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应该算是宁王的地盘,他危险啊!

南烟只觉得头大,又将他的手拉过来,在他的掌心一笔一划的写下三个字。

有——危——险。

祝烽的眉头一皱:“有危险?”

“嗯。”

“无妨,”他淡淡的说道,自己对周遭的一切并非完全不明白,而且,圣驾还在来这里的路上。

他沉声道:“若澜他们应该快过来了。”

南烟的心一沉。

若澜,秦若澜?!

听到这个名字,就像是心头扎的那一根刺又被狠狠的戳了一下,只感觉胸中一阵刺痛,她下意识的瞪大眼睛看向他。

“啊——”

为什么你连我都忘了,却还记得秦若澜?

对了,之前在我被宁王劫走的时候你还册封了她?

所以,你是什么都忘了,却独独没有忘记她,是吗?

想到这里,南烟的手微微的一颤,原本拉着他的那只手也松开了。

祝烽低头看着她,一时不解。

她刚才,明明那么急切,为什么现在脸上又露出了这么难过的神情,自己也没说什么,但她,却好像痛得很厉害的样子?

他下意识的问道:“你,怎么了?”

“……”

南烟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就算能说得出来,她也无话可说。

所以,这就是你最真实的一面?

把自己忘了,把什么都忘了,就不会忘记秦若澜,甚至在这个时候,你心心念念的,还是她?

那,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你这样救下我,又算什么呢?

越想,心里越痛。

眼看着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而眼角微微发红的样子,竟像是要流泪一般,祝烽被她突如其来的情绪给弄得愣住了,下意识的伸手轻轻的抚上了她的肩膀。

感觉到手掌下,这细弱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

他说道:“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伤?还是生病了?”

“……”

南烟咬着下唇,几乎将唇瓣都咬破,也用那种剧痛,让自己生生的咽下了心里所有的不甘和酸楚。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他。

不管怎么样,不能让他身陷险境。

想到这里,她重新拉过他的手,快速的,却是坚定一笔一划的开始书写。

祝烽拧着眉峰,一个字一个字的念道:“你快些离开这里,宁王谋反,你有危险。”

他的眼中精光一闪,抬头看向南烟:“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你是谁?”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