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1019章 洗手作羹汤

时间:2020-05-24 10:16编辑:admin
她一转头,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正在眼前。

“啊……”

南烟心中激荡不已,甚至都来不去再去细想发生了什么事,只一看到这张面孔,心中涌起的激动和喜悦,就足以填满她的整颗心,甚至整个人。

祝烽,祝烽就在身边!

他就在自己的身边。

而且,是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候出现保护了自己!

那一刻,她都以为是自己做梦,又觉得这一切都是一场幻觉,只怕醒来的时候会消逝如烟,所以不敢轻易的惊动。

却没想到,当自己一觉醒来,一切竟然是真的。

她躺在床上,一时间不动,也不做任何的动作,就只这么呆呆的看着他,好像就已经足够。

可是,她身上气息的改变,还是很快就被浅眠的祝烽感觉到了。

他的眉心微微一蹙,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

两个人,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对视。

“啊……”

南烟望着他,想要说什么,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再想要奋力的开口出声,咽喉处传来的刺痛让她难受不已。

“嗯?”

祝烽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他是在战争中历练过的人,拥有随时从梦境中清醒,并且立刻拿起刀剑上阵杀敌的能力,这个时候,马上回过神来,立刻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沉声说道:“你不要开口,你受了伤。”

“啊……”

“不要说话。”

“……”

南烟自己也明白,只是刚刚看到他醒来,一时激动,就忘了。

她很乖的点了点头。

不过,目光往周围一看,顿时惊了一下。

地上,墙上,还有很多干涸的血迹,虽然尸体已经不见了,但她一下子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祝烽做了什么,那些人,全都被他杀了!

她又望向了祝烽:“啊……”

不知为什么,虽然只是短促的声音,但祝烽好像听懂了她要问什么似得,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心音,平静的说道:“不用担心。”

“……”

“那些人,我都收拾了。”

“……”

“没有人会再伤害你。”

“……”

最后这句话,又让南烟的心里一热。

她当然相信。

已经不止一次,过去在越国大营当中,在倓国的荒城当中,现在,又是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每一次都是他及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若他不是皇帝,自己真的要怀疑,他也许是上天派到自己身边的神将。

专门保护自己。

可是,谁又有这么大的本事,这么大的排场,让他堂堂的皇帝,这样的保护呢?

南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欢喜中,又带着说不出的甜蜜。

如果被祝烽知道自己心里这么想,一定又会用力的捏自己的脸,说出那句她都已经听习惯了的话——“朕一定要掐死你”。

可是,就这样一想,她的脑海里猛地一震。

突然回想起上一次他们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在北平的皇城,冷宫中,祝烽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对她动手。

几乎真的掐死她!

那现在,他是——

南烟只这样一想,立刻抬起头来看向他,眼中充满了疑惑和询问,而祝烽却已经起身走了出去。

南烟伸手扶着床柱:“唉?”

她想要起身,但这一动,发现自己全身发软,整个人都趴伏在了床头,差一点跌下去。

喘了一会儿,又看见祝烽从外面走进来。

他的手里端着一只碗,冒着热气。

看见她趴在床头,倒也没说什么,直接过来一只手扶起了她,然后说道:“我知道你肯定饿了,他们走之前也说了,你的伤还没好,只能喝粥。”

说完,将手中的碗送到她的面前。

南烟低头一看,顿时愣住了。

碗里的,是粥吗?

这一碗黑乎乎,结了不少块,散发着说不出的焦糊气味的东西,是粥?

南烟只看了一眼,闻了一下,眉头都拧了起来。

然后抬头看向他,眼神仿佛在说:你在逗我?

祝烽看到她的神情,再看一看自己的“杰作”,也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然后说道:“这就是我做的粥。”

“……”

“你先喝了再说。”

自己毕竟是皇帝,肯为人洗手作羹汤,已经是难得的事情了,他心里想着,这个女人最好不要不知好歹的拒绝。

而南烟的心里,也在想着。

祝烽,为自己亲自洗手作羹汤。

这,哪怕里面是毒,也得喝一口表示一下吧。

于是,她乖乖的伸出手,可惜自己身上没力气,手刚抬起来碰到碗沿,就软软的跌了下去。

祝烽一见此情形,微微的蹙了一下眉。

说实话,他并不喜欢照顾病人。

也不喜欢看到奄奄一息的人,对于从来都精力旺盛的他而言,卧病在床的人让他一看,就觉得不舒服。

可是,看到她虚软的样子,他却并不觉得不耐烦。

只是心里有一点说不出的憋闷的感觉。

他沉沉的出了一口气,将这个柔软无骨的女子扶起来,让她靠坐在床头,然后自己自己拿了勺子舀起来,还细心的吹了一下,然后送到她的嘴边。

“……”

南烟抬眼望着他,眼中又漫起了一丝喜色。

恍惚间,好像回到了过去。

他们两还很亲近,也很甜蜜的时候,但似乎自从凤姝开始得宠,到前些日子,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亲密过了。

不由得,心里有些酸涩。

她半晌不张嘴,祝烽又皱了一下眉头,但开口的时候,声音还算是温和:“张嘴,吃东西。”

“……”

南烟乖乖的张开嘴,喝了下去。

粥不知道熬了多久熬成这样的糊块,又苦又稠,真的是非常的难吃,可南烟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病得厉害,舌尖竟然在那苦味中,尝到了一点甜。

她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

虽然是烧焦了的粥,但毕竟是可以吃的东西,热气腾腾的喝下去,让她的脸上有了一点血色,精神也好了不少。

她抬起头来看向祝烽。

祝烽道:“还要吗?”

“呃呃!”

这一回,南烟很干脆的摇头。

这样的东西,喝一碗就够了,谁还敢再要?

祝烽看她的样子,倒是也恢复了一些精神,于是顺手将碗放到一边,然后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

“嗯?”

“你,是谁?”

“……!?”

南烟蓦地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