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1016章 为什么,想要保护她?

时间:2020-05-24 10:09编辑:admin
南烟只觉得自己的心在跳。

而且跳得厉害。

看着这个人一步一步的走到面前,高大的身躯将眼前的阳光都遮住了,可是她一点都不觉得黑暗,因为哪怕是在暗夜无光的时候,这个人,也是她的太阳。

是她的光明。

眼泪,又一次涌了上来,她微微颤抖着看着他,全身的血液奔流,在耳朵里发出澎湃的声音。

好像那一夜,海上的倾天波涛。

更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祝烽也低头看着她,看着她一脸苍白,虽然一句话都不说,但身子不断的颤抖,泪水也沿着脸颊,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的样子。

她,一定被吓得不轻。

任何一个女子,被一群男人那样的围攻,甚至被那样的恐吓,也一定不会轻松的。

他,原本也不是个温柔的人,但这个时候看着她的样子,却觉得一颗心不由自主的就软了下来,再开口的时候,自己声音竟然把自己吓了一跳。

温柔得,陌生。

“你,没事吧?”

“……”

南烟看着他,仍然说不出话来。

不仅仅是脖子受了伤,这一刻,但怕她毫发无损,也一定说不出一个字。

她盼了那么久的人,想了那么久的人,此刻就在眼前,就在她最危急,最需要人保护的时候出现了。

怎么会这么好呢?

难道,是在做梦吗?

她真的害怕这只是一场梦,如果自己开口说话,哪怕一点声息,就会惊醒这个梦。

所以,她不敢开口。

只是在胸口不断的震动,心跳得让自己都觉得痛的时候,她轻轻的抬起手,伸向他。

“啊……”

“……?”

祝烽却微微一怔。

她这是——在做什么?

他并不习惯陌生人来触碰自己,不管是身为皇帝,还是在前尘尽忘之后,他对周遭的人和物,都保持着几分警惕。

但这一刻,他却没动。

只是,就在那颤抖的手指几乎已经要触碰到他的时候,突然,南烟感到眼前一黑,顿时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软软的倒了下来。

“唉!”

祝烽急忙上前一步,一把接住她,将她抱在怀里。

低头一看,她竟然昏了过去。

她原本就虚弱,就在这些人来到之前,她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而受到了这么大的惊吓,又在濒临崩溃的一刻,看到朝思暮想的人出现在眼前,那种极悲和极喜的心情相互交织,耗尽了她此刻的心力。

她靠在祝烽的怀里,苍白的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

气息微弱,整个人软绵绵的。

祝烽心里一沉,一伸手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到床边,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床上。

“贵,贵人……”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了一个颤巍巍的声音。

祝烽微微蹙眉,转过头去,只见那对老夫妇相互搀扶着从墙角站起来,颤颤巍巍的走过来:“贵人,你怎么,回来了?”

他们说着的时候,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地上全都是那些人的尸体。

老两口颤抖不已。

他们一辈子都是老实巴交的,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刚刚只是看着祝烽的身手,就已经吓得全身发软,此刻面对一地的尸体,更是快要昏厥过去。

祝烽看着他们,沉声道:“嗯,我回来了。”

那老船工半是害怕,半是庆幸的说道:“幸好贵人回来了,不然这些人——”

他说着,看着地上的尸体,惊怕无比。

这,这该如何是好?

这些人都是宁王府的人,虽然刚刚他们叫嚣着要杀人,可现在,他们被杀了,宁王府的人岂能善罢甘休?

但祝烽只淡淡的看了一眼,便说道:“你们不用怕。”

“啊?”

那老两口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祝烽平静的说道:“我在这里,没有人能伤害你们。”

“是,是。”

两个老人也只能答应着。

祝烽沉声道:“你们先出去,把门关起来。”

“是。”

两个老人立刻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祝烽正要起身,突然感到胸口一沉。

低头一看,竟然是南烟的手,明明已经昏迷,也感觉到她周身绵软无力,却用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衣襟,不肯放手。

祝烽的脑海里,突然一阵震荡。

这种感觉,好……奇怪。

好像曾经经历过,好像也曾经有这么一个人,这样虚弱的靠在自己的怀里,这样抓着自己的衣襟。

而自己的心情——

他低头看着那张苍白的,消瘦的面孔,脸上的泪痕犹在,更让她显得脆弱无比,真的好像一个瓷娃娃,若没有人的呵护,只轻轻一碰,就会碎裂。

他的心,跳得很厉害。

奇怪,为什么只是看着这张脸,心里那种不断悸动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底深处涌动,想要破土而出一般。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素味平生的女子,这样的关注。

哪怕,已经离开。

他明明已经离开,也留了一笔足够的钱给这个老船工,让他照顾她,自己是可以放心,也应该放下的,却不知为什么,在走了一天之后,他的脚步,越来越沉。

脑海里她的身影,仿佛化作了实际的形体,化作了一块沉重的时候,绑在了自己的脚上。

让他,举步维艰。

最终,他没能抑制住心里的不安和涌动,还是调转回来。

而一回来,就遇到了刚刚那一幕。

当他己走近这个房子,听到那些人对她说的淫邪的话语的时候,他只觉得满腔怒火,一下子将自己快要焚烧殆尽。

那种怒火,甚至比在他皇城当中,面对群臣的阻碍,面对那些人刻意的隐瞒,还要更甚。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就出手。

他也庆幸自己回来,庆幸自己出手。

当看到她苍白的站在这些人的面前,承受他们的羞辱的时候,他只恨自己没有早回来一步。

可是——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为什么自己会因为她而想要回来?为什么自己会想要付出所有的去保护她?

祝烽不明白。

他想要弄清楚,可是越想,越感觉头疼欲裂,他靠在床边,伸手扶住了额头,因为头部一阵一阵袭来的剧痛而发出一声低吼。

“呃——!”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