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98章 灯下看美人

时间:2020-05-24 09:25编辑:admin
蒙克小心的将简若丞放到床上,南烟走过去,拉过被子给他盖上,然后才站起身来。

就看见蒙克微笑着看着她。

一看到他别有居心似的笑容,南烟的警惕心就提了起来。

简若丞已经醉倒,他刚刚也喝了不少,两个人身上的酒气不断的散发出来,充斥着这个房间,好像要将人熏醉似得。

南烟不由得蹙了一下眉头。

“看什么?”

蒙克微笑着说道:“你们炎国人有一句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觉得你好看,多看两眼,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

明明是这么轻佻的话,他竟然说得这么理所应当。

南烟的脸色一沉。

偏偏,蒙克像是被自己身上散发出的酒气所迷,甚至还上前了一步,更靠近了南烟一些,低头看着她,喃喃说道:“人常说,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境。原来,灯下看美人,也是别有一番风情。”

感觉到他越来越靠近,那种酒气,也带着他身上炽热的气息,喷薄而出,吹拂到了自己的脸上。

南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可身后就是墙壁,根本退无可退。

她索性抬起头来看向蒙克:“我好看?”

蒙克点头道:“很好。”

一边说着,一边定定的注视着她,那双眼睛里幽深无比,只能在烛火的映照下,看到南烟的身影,清清楚楚的映刻在他的眼瞳中。

“好看,”南烟冷冷的说道:“也跟你没关系。”

“……”

蒙克被她梗得一噎,半晌,忍不住笑了起来。

南烟一侧身,走开了。

她走到床边,将简若丞床上的帷幔放了下来,轻纱如云雾一般,晃晃悠悠的落下。

蒙克站在她的身后,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背影,说道:“其实,你真的不必对我这么怀有敌意。我承认,当初的确是欺骗了你,也利用了你,但是站在我的立场,难道你觉得我做错了吗?”

南烟想了想,说道:“站在你的立场,你没错。”

“那——”

“但是,”南烟沉着脸道:“站在我的立场,你大错特错。”

“……”

“不要跟我谈立场,我站不到你的立场。如果一定要交换立场,那可以。”

她转过身来,看着蒙克,一字一字的说道:“我站在你的立场,原谅你对我做过的事;那你也站在我的立场,自杀向我谢罪吧。”

“……”

蒙克又是一愣。

原本想要洗她的脑,却没想到,被她一下子就反转了过来,自己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南烟又冷冷说道:“不过,自杀之前也要记得,先跟阿日斯兰咬出一个你死我活。”

“……”

蒙克对着她,实在有些无计可施的感觉。

只能苦笑着说道:“看来,要你原谅我,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

“我们也不可能恢复到当初在倓国的时候,那种相处的感觉,是吗?”

“……”

“就算我骗了你,我们不是亲戚,不是表兄妹,难道只是普通人之间的情谊,也不可能吗?”

南烟淡淡的说道:“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谁都要为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负责,你做了那些事,自然就要承担做这些事带来的后果。”

“……”

“我的确渴望亲情,若没有亲情,友情也可。”

“那——”

“但前提是,一切,都要是真的。”

“……”

“若是假情假意,就真的不要再演,令人作呕!”

看着她斩钉截铁的样子,蒙克倒是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喃喃说道:“好吧,我也许可以试着……”

不过,他的声音很低沉,南烟还没听清,就听见床上传来了简若丞的声音:“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南烟以为他醒了,急忙回头。

却见帷幔后,他仍然闭目而眠,面色酡红,嘴唇轻启,发出模糊的低喃:“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

这个人,原来喝醉了之后,会吟诗。

只是,吟诗,也是酒气十足。

还是第一次看到简若丞喝醉了之后的样子,虽然身边有一个讨厌鬼,但南烟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蒙克仍然看着她在灯光下,越发显得精致的面孔。

感觉到他的目光,南烟回头,冷冷说道:“好了,你该回去了。”

“呃……”

突然被下逐客令,蒙克还有些回不过神似得,南烟道:“怎么,你还想留在这里为他守夜?”

蒙克想了想,道:“你呢?”

南烟说道:“我也要回去休息了。”

听见她这么说,蒙克倒像是松了口气似得。

说道:“好吧,我们一起出去。”

南烟又瞪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从旁边拿了一个木盆放在床前,免得简若丞酒醉半夜想吐,做完这一切,才退出了他的房间。

关上房门,一回头,看见蒙克还站在自己的身后。

走廊上的光线,要比房间里暗得多。

但他的眼睛,却很亮。

南烟并不想理他,只是走到隔壁自己的房间,打开门,走了进去,连道别也没有,就直接关上了房门。

蒙克站在她的门口,停了一会儿,发出了一声轻笑。

而就在南烟关上房门,刚一回头,又对上了一双晶亮的眼睛。

虽然这几天,已经习惯了他的神出鬼没,但这个时候,还是难免被吓了一跳,南烟差一点后背撞到了门上,幸好他一伸手,挽住了她的腰。

南烟伸手捂着胸口,低声说道:“不伤!”

“……”

对面的黎不伤没说话。

只是在一点火光都没有的晦暗的房间里,沉沉的看着她。

南烟道:“你吓到我了。”

“……”

“上次不是说了嘛,不要这样突然钻出来,万一刚刚蒙克跟着进来,不是就发现你了?”

“……”

黎不伤仍然没有说话。

这几天,南烟倒是也已经习惯了他时不时这样像小孩子似得闹脾气,侧身走到桌边,点燃了桌上的蜡烛。

晦暗的灯光勉强照亮了这个房间。

而再一回头,就看见黎不伤紧盯着她。

“怎么了?”

“他跟你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