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94章 金车内的异样

时间:2020-05-24 09:14编辑:admin
简若丞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

然后,那张俊美的脸上浮起了温柔的微笑,说道:“能怎么样呢,不过就是一笔生意而已啊。”

“是吗?”

“当然,”简若丞微笑着说道:“难道你还以为,宁王会为了一笔生意而责罚我吗?”

“……”

看到他云淡风轻的笑容,南烟松了口气。

喃喃道:“这样就好。”

“嗯,什么?”简若丞看着她,问道:“你在说什么?”

南烟急忙掩饰的摆摆手:“没,没什么。”

简若丞又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说道:“你好好休息吧,你看你眼睛都有点发红,一定是昨晚一直在为这笔生意担心,没有睡好。”

南烟问道:“对了,既然今天这笔生意没有谈成,但卖家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继续呢?”

“他说,他要考虑两天。”

“考虑两天?”

南烟有些诧异的皱起了眉头:“为什么?”

简若丞说道:“大概是因为,我们跟倓国国君两边的势力,他都不想得罪,而且,两边给出的利益都很大,他也要权衡一下吧。”

“原来是这样。”

南烟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那这两天,我们就都要待在这艘船上了?”

“嗯。不过你放心,如果你不想见到某些人,可以跟我说,我去让人守在你的门口。”

南烟迟疑了一下。

虽然,她不想见到蒙克,但黎不伤还随时要来看自己,总不好把他也摒除在外了。

于是摇了摇头:“不必了。”

简若丞看了她一眼,也并不多问,只温柔的说道:“那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

南烟点点头。

简若丞端起她给他沏的那杯茶,喝了一口,然后起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南烟坐在桌边,一只手搭在桌沿,松了口气的自言自语道:“不会连累他,那就好办了。”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和当初一样,将你当做好友。”

“我希望你迷途知返,更希望,你能安然无恙。”

……

她低喃的声音在房间里响着,而站在门口,还没有立刻离开的简若丞,眸子微微的黯了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转身离开。

|

接下来的两天,海上,风平浪静。

另一边皇帝的御驾离开北平之后,也是一路风平浪静的前行。

叶诤骑在马背上,看着祝烽的金车,喃喃道:“难得这么安静。”

平时御驾出行,为了舒适,每天不会走太长时间;尤其,这一次还带着皇后和秦若澜,顾及到女子,更是要经常停下来休息。

可这一次,不知道祝烽在想什么,这几天一直让大家全速前进,

这个速度,几乎能赶上行军的速度了。

没两天就过了天津,眼看着渡口就要到了。

小顺子跑到他身边,说道:“叶大人,要不要停下来让大家生火做饭?”

叶诤回头看了一眼静默无声的金车:“皇上没出声吧?”

“没有呢。一直安静得很。”

“早饭吃了吗?”

“跟往常一样,没怎么碰。”

叶诤叹了口气。

这几天,祝烽吃的东西也很少,只让人把饭食送到车上,打开车门放到里面,也不准多问,过一会儿,再有人过去收拾碗碟。

里面的东西,也几乎不怎么碰。

要知道,过去祝烽是很少有没胃口的时候,哪怕打仗,身负数处重伤,血流如注,他照样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但这一次,他却好几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身体怎么受得了?

叶诤想了想,说道:“等到了前面渡口再说,这里荒郊野外的,停下来也不好生活,渡口那边有一些船工,可以直接用他们的火灶。”

小顺子立刻答应道:“是。”

说完便往前走去。

另一边的车上,许妙音轻轻的撩起了窗帘的一角,说道:“叶诤。”

叶诤立刻骑马过去,俯下身来:“皇后娘娘。”

“前面要到渡口了吗?”

“是的。”

许妙音点了点头,又说道:“路上,有没有打听到公主殿下和冉小玉的下落?”

一提起这个,叶诤叹了口气。

就是没有。

他已经派了好多人散开,去周围的城镇打听,可报回来的消息,都是一无所获。

虽然知道冉小玉一定会保护好心平公主,也知道她绝对有在外面能活得很好的本事,可自己心里,还是会忍不住的担心。

听到说毫无消息,许妙音的脸上,愁容更甚。

她安静了一会儿,又道:“那个人呢?”

“……”

她指的,自然是秦若澜。

大概是心里对秦若澜还有怨愤,连名字都不愿意说,叶诤轻声说道:“她也一直安静得很,只有在之前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想要见皇上,但是,没得到允许。”

“哦……”

虽然,心里有点幸灾乐祸,但又有点意外。

祝烽现在,连她也不见了?

许妙音淡淡的看了那边的马车一眼,说道:“没事了。”

便放下了帘子。

叶诤继续骑马前进,御驾又走了一会儿,终于到了大渡口。

江流奔涌,浪花滔天,这样一幅景色,让人不由得感叹山河壮丽。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都没有心思去欣赏美景,毕竟,他们接下来就要上船,往长清城那边走了,而祝烽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指示呢。

小顺子犹豫了一下,走到金车的窗户下面,轻声道:“皇上。”

里面的人也并不应他。

小顺子说道:“启禀皇上,御驾已经到了大渡口,马上就可以登船了。”

“……”

仍旧没有一点回应。

这时,秦若澜走了过来。

她走到金车旁,轻声说道:“皇上,妾求见。”

这两天,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在宫中的那段时间,不管御书房的大门关闭得多紧,只要她一出现,大门就会打开。

可是,金车仍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渐渐的,秦若澜的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之前,可以说祝烽不想见到他们任何人,但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大渡口,要登船了,他不可能还谁都不应啊。

她回头看,看见叶诤和许妙音都都纷纷走了上来。

许妙音声息一沉,突然走上前来,一把推开了金车的门。

只见里面,空无一人!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