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92章 恶霸强逼良家妇女

时间:2020-05-24 09:08编辑:admin
目光,紧盯着竹帘后猝不及防的身影。

“好久不见了,‘表哥’。”

坐在竹帘后的人,原本已经有了要起身离开的动作,这个时候与她目光相对,那双温柔的眼睛里,震惊之色慢慢褪去。

微微勾起的一边嘴角立刻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南烟,好久不见了。”

坐在竹帘后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盘古对她百般呵护,自认表哥的那位倓国国君——蒙克。

而在他身边的这个高大壮硕的身影,也就是当初一直在他身边的护卫特穆尔。

“的确是好久不见。”

南烟挑着眉毛,略带讽刺的看着他:“只是,若我不出面,‘表哥’是否还要这样捏着嗓子说话,躲在竹帘后面避不相见呢?”

她每叫一次表哥,口气中的讥讽之意就更深一层。

蒙克却还是面不改色的对着她,嘴角噙着笑意,恢复了本来的嗓音。

“你,不要生我的气呀。”

“……”

这个人看起来风度翩翩,脸皮的厚度也着实惊人,即使到了这个时候,还能毫不愧疚的让人不要生他的气。

对上他这样浅笑盈盈,波澜不惊的样子,好像谁再对他生气,反倒是苛刻一般。

但南烟的气却平不下来。

毕竟不管是谁被人这样算计,用自己最在意的身世来哄骗自己,甚至之后,自己因为这个谎言而几度遇险,对着他若还能平和以待,那只能说人性本贱了。

南烟自认,不犯这个贱。

她微微眯着眼睛,一只手撑在桌案上,俯身对着他,旁人看来,这模样倒有点像是恶霸强逼良家妇女。

咬牙道:“不生气?你倒给我一个不生气的理由!”

之前在金楼别院,面对阿日斯兰,她还能保持表面的平静,只是冷嘲热讽,因为她知道,阿日斯兰不过是个从犯;而从头到尾,从见到自己第一面就开始算计自己的人,正是眼前这个看起来跟小绵羊一样温柔无害,实际上,心机深沉的蒙克。

一想到自己被阿希格劫持,一路上受的那些苦,到最后,腹中的那对双生子只保住了一个。

她就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人撕成两半。

就是屏风后传来了那个人的声音。

“看来,两位有旧?”

南烟紧盯着蒙克的眼睛,一字一字道:“有仇!”

简若丞原本已经起身走到她今天想要拉住她,听到这句话,眉头也皱了起来。

他毕竟没有参与过金楼别院的事,并不知道各种详情,但听到南烟说“有仇”二字,就明白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他问道:“他是谁?”

这个时候,蒙克已经完全恢复了平常的神态,他款款站起身来,对着简若丞说道:“我是倓国国君,蒙克。”

“……!”

简若丞有些意外的睁大了眼睛。

怎么也没想到,同来船上跟他们去买那一批铁器的人,竟然会是倓国国君。

更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骁勇善战的倓国,国君竟然如此风度翩翩。

尤其他一边嘴角微微勾起,始终带着的那抹笑意,更给人一种可亲之感。

只是,南烟吃过这个人的亏。

可见此人,不可信任。

不过,简若丞既已归入宁王麾下,就很清楚宁王和倓国之间的关系。

他神情复杂的看了蒙克一眼,说道:“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国君。”

蒙克看着他:“莫非你们是代表宁王来的?”

“正是——”

蒙克的目光又转向了南烟:“那你——”

这一下,三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但脑子却没有停。

他们各自显然都是在想着彼此来到这里的目的,和他们目前的身份。

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奇怪。

倒是屏风后的人慢悠悠的打破了这个奇怪的气氛,说道:“本座是否需要提供你们叙旧的时间。”

简若丞急忙回头,对着屏风上的人影说道:“当然——”

“不”字还没出口,却听见南烟直起身来,平静的说道:“若阁下能够让我和这位倓国国君单独谈一下,在下感激不尽。”

“……!”

她的话音刚落,这个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一下。

大家都用充满诧异的目光看着他,连屏风后那不动如山的主人,声音也透出了一丝疑惑。

“你要跟他单独相处吗?”

南烟回头,居高临下的看着还坐在桌案前的蒙克,目光中透着一点刺:“你说呢?”

从初时的诧异中清醒过来,蒙克抬头看了她一眼,脸上又浮起了那熟悉的潇洒的笑意。

“既然你有心叙旧,我又怎会推辞?”

屏风后的人沉默了一下,便叫来了一个侍从,吩咐了两句,那侍从便从屏风后走出来,对着他们一抬手道:“两位请随我来。”

南烟立刻对着蒙克:“走啊。”

蒙克苦笑了一声,慢慢从桌案后面站起身来,一国之君,倒像是被他驱使一般,旁边的特穆尔也要起身,他轻轻地一摆手,说道:“她要与朕单独相谈,你就不必跟去了,就到外面去等我吧。”

“是。”

而这一边,简若丞确实有些担心的看着南烟:“你真的要跟他单独相处?”

虽然知道在这艘船上南烟不至于会吃亏,但总是会担心她。

南烟却说道:“你放心。”

说完,她便和蒙克一起,跟着那侍从走出了这个宽大的房间。

简若丞站在原地,一直目送她的身影离开。

再回过身来,只见屏风后的身影安静不动。

对方是有所指的道:“他们之间,似乎有很深的关系。”

简若丞的目光忽闪:“阁下对南烟为何格外关注?”

“简二公子,出身名门,行事谨慎,却为何举止间对这位贵妃娘娘也是关切非常。”

简若丞的眉心一蹙。

“你查了我?”

“之前误认简二公子为无名小卒,实在失礼。况且是要谈生意,自然也要知己知彼。”

话是没错。

但他们在船上,而且身在海上,这个人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查到自己的身份。

可见他背后的势力不一般。

简若丞的目光更加深邃了几分定定的看向屏风上那个人影,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说道:“现在与你竞价的人已经走了,你还有什么诚意,可以拿出来。”

……

南烟和蒙克跟着那侍从穿过长廊,走了一会儿,便进了另一间舱房。

这个房间虽然不大,但也宽敞舒适。

那侍从道:“两位请便。”

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等那侍从一退去,南烟立刻回头,瞪着蒙克。

蒙克的脸上依旧笑眯眯的。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气我骗了你。”

“……”

“我可以向你道歉。”

“……”

“若你还气不过,可以打我几下,或者骂我几句出气也行。”

南烟看着他,冷笑着说道:“道歉就不必了。”

“哦?”

“我知道这种事,像你们这样的人,每天不知要做上多少件,要骗多少人,我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而已。”

蒙克微笑着,眼睛弯弯的看着她。

眼神中倒透出了几分欣赏。

被人蒙骗,自然会怒意难消,尤其是南烟,被骗的是她的身世,他们都能理解她的愤怒。

但难得的是,她并不是完全沉溺于愤怒。

他微笑着问道:“那你把我叫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南烟说道:“想知道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设下那个局。从见我的第一眼开始?”

蒙克微笑着摇了摇头。

“那个时候,我们只能判断你并非倓国皇族女子,想借此引起一番风波。”

南烟不由用指尖摩挲过掌心。

掌心没有那个印记,他们当然可以判断出自己不是。

“那你们是从什么时候——”

“还记得滴血认亲的那个玉碟吗?”

南烟猛的睁大了眼睛:“那,那不是假的吗?”

自己并非倓国宗室之女,但雪却能融进去,显然是有问题的。

蒙克微笑着说道:“我们原本还有其他的准备,可以让并非倓国宗室之女的血液也融入到玉碟当中,只是我们还没有用那种方法,你的血就已经融了进去。”

“……!”

南烟惊了一下,顿时头脑一阵发昏:“这,又是怎么回事?”

蒙克说道:“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你怀的骨肉,具有倓国宗室的血脉。”

南烟倒抽了一口冷气。

原来是这样,是因为自己怀着心平,和那个孩子的缘故。

他们都是祝烽的骨肉,他们身上的血,也是祝烽的精血。

南烟脸色苍白的说道:“你们就是这样判断出,皇上有可能是——”

“不错。”

“……”

南烟低着头,回想起当时自己又惊又喜,又惧又怕的心情。

却没想到,一切不过是一场阴谋,针对祝烽的阴谋。

自己和祝烽,为了他们的身世,半世悬心,这种心情却成了别人设下圈套,诓骗他们的弱点。

其心可诛!

看见南烟抬起头来,目光如剑的射向自己,蒙克平静的说道:“我说了,我可以向你道歉,或者你可以向我提任何要求。”

“是吗,任何要求?”

听到南烟的口气,蒙克微微一笑:“莫非,你要我放弃这一次的竞买?”

南烟看了他一会儿,平静的说道:“不!”

“……”

“我要你买下这批铁器。”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