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89章 谁能骖乘?

时间:2020-05-24 08:59编辑:admin
.lā

简若丞这才转身退了出去。

临出门的时候,又轻声说道:“我就在你的隔壁,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知道了。”

说完南烟关上门,而简若丞在他门口稍一驻足,又莫名的轻叹了口气,然后回到了旁边自己的房间里。

而就在南烟关上门的一刹那,感觉到身后忽的一阵风声。

一转身,就看见那个熟悉的高大身影近在眼前。

“不伤。”..

这两天因为她总是出现在身边,南烟甚至都已经不意外了,只是看着他紧皱眉头,盯着自己的样子,轻声说道:“你也太心急了,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她的话音刚落,黎不伤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为什么又受伤了?”

这话说的……

南烟自己都忍不住苦笑,近些日子,自己的确是伤痕累累,不管是身,还是心。

她只能跟他解释了一遍。

知道刚刚发生了一场误会,也知道他并没有真的受什么重伤,黎不伤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些,可紧蹙的眉头仍旧没有松开。

“我不想看到他碰你。”

“……”

南烟愣了一下,才想起刚刚简若丞帮自己擦药的样子,没想到也落入了黎不伤的眼中。

这孩子,管得比祝烽还严。

难道,作为锦衣卫指挥使的他是替祝烽来看着自己的吗?

南烟只能像安抚小孩一样柔声安抚他:“他只是帮我擦药而已呀。”

黎不伤正紧了眉头:“就是不想。”

“……”

更像小孩子了。

南烟只能用软语安慰了他好几句,才总算把他给哄住了。

南烟苦笑了一声,心里却不由得想到了还远在皇城的自己的女儿——心平。

自己被祝煊劫走已经这么多天了,这么多天见不到娘,她现在是不是也在难过?会不会也要人哄?

一看到她的脸色黯然下来,黎不伤立刻问道:“怎么了?”

“我想我女儿了。”

“……”

自己一定要想办法从这里活着回去,回去见自己的女儿。



次日清晨。

天还没亮,王城内各处已经是灯光闪耀。

皇帝带着皇后,以及这一次没能册封成功的秦娘子一同出发,御驾前往宁王的封地——胶东。

随行的有叶诤,还有皇后娘娘的亲兄弟,许大将军,许世风。

而鹤衣大人,意外的留守京城。

原本昨天得到皇帝要巡视胶东的消息,大家都以为,鹤衣这一次一定会跟随皇上同行,毕竟前些日子,鹤衣几乎在皇上的身边,寸步不离。

送行的人中,大家都对他报以疑惑的目光。

在这些疑惑,甚至有些猜疑的目光注视下,鹤衣找到了叶诤,沉声说道:“这一次你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一定要保护好皇上。”

“放心吧。”

看着他,鹤衣其实还是不放心,但看到另一边的许世风大将军心里又稍稍有了一点底。

可惜这一次自己不能跟他一起去。

现在的他,毕竟不是当初燕王府的幕僚,要守的也不是一个小小的燕王府,而是整个京城,整个北平,更甚至是整个朝廷。

魏王祝成轩,年纪毕竟还太小,不能完全担起监国的职责,自己还得守在他身边。

于是,鹤衣走到了许世风身边,抬手行礼。

微笑着说道:“这一次出行,还望大将军多多费心。”

许世风平静的说道:“皇后已经把这件事的利害交待清楚了,左丞大人,请放心。”

鹤衣点了点头。

可是身后传来了玉公公的声音:“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立刻跪下参拜。

难得这一次,祝烽还带着皇后出行,而他的身后,更是紧跟着那个纤纤丽影,秦若澜,但许多人心里都不由想起了之前皇帝的几次出巡,身边跟着的都是贵妃。

这种情况,不免让人唏嘘。

看着秦若澜的背影,康妃吴菀,更是恨得牙痒痒,咬牙道:“连个嫔妾都没挣上,就好意思跟在皇上身边出巡,也不怕出去被人笑她妾身不明!”

高玉容冷笑道:“她本来就是,也不用怕人笑。”

“说的也是,脸皮厚了也不怕被人笑。”

他们的声音不高不低,正好传到秦若澜的耳朵里。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也只能当做没有听见。

抬起头就看见走在前面的祝烽,高大的背影。

为了他,她什么都能忍耐,到了这一步,也没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唯有一点——

她不能再与他分开,不能再看着他回到别的人身边。

哪怕是司南烟。

所以这一次出行,不管有多少人在背地里冷嘲热讽,他都只做视而不见,这些痛苦,她都能承受。

“只要,你别再离开我……”

祝烽刚走到金车边,正要上车,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回头看向她:“你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

秦若澜掩饰的摇了摇头。

祝烽又看了她一眼,但因为他自己心中也有所思所想,便不再多问,只转身上了车。

正当秦若澜也要跟着上车的时候,祝烽却说道:“朕另外为你安排了车驾。”

“啊?”

秦若澜迟疑了一下。

果然,小太监小顺子走上前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她行了个礼,说道:“秦娘子,你的马车在那一边。”

秦若澜回头看向祝烽。

原本以为这些日子,他对她的亲近,他一定会与他同乘一车,却没想到,他并没有这样的打算。

站在台阶上送行的吴菀他们见状,立刻冷笑道:“你懂宫中的规矩吗?皇上出行,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骖乘的吗?”

秦若澜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的确,皇帝出行不是随便,谁都能骖乘,可之前祝烽几次出行,司南烟都与他同乘。

为什么自己就不行?

是他还记得司南烟,还是……

祝烽已经坐到了马车里,回头见她神情茫然的站在下面,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朕想要一个人,想想事情。”

秦若澜只能低下头,轻声说道:“妾明白。”

说完,便跟着小顺子去了她的马车。

很快,皇帝的御驾便浩浩荡荡的离开皇宫。

远方的天空,一片阴霾。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