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87章 屏风后的人

时间:2020-05-24 08:54编辑:admin
烛火摇曳,隐隐绰绰,在屏风的后面,映出了一个人影。

听到简若丞的回答,屏风后的人影微微一动。

声音已经带上了冷意。

“看来,宁王殿下的诚意,不过如此。”

“阁下之言何以见得?”

“哼,如果他对我们有诚意,也就不会派一个无名小卒前来谈判。”

南烟下意识的蹙了一下眉。

要知道,简若丞身为简同光的二公子,曾在朝中担任中书省右丞,即使投靠到宁王府,地位也是举足轻重,不管是谁都不会把他说成“无名小卒”。

屏风后的这个人,若不是无知,就是太狂妄了。

不过听到对方轻蔑的话语,简若丞的脸上却并没有动容的神情,他只是平静的抬起眼来,看向屏风上的那道身影。

“阁下之意,在下明白。”

“……”

“不过,不管在下是否真的无名小卒,但在下是带着宁王殿下的诚意来的,又岂能说宁王殿下毫无诚意呢?”

这一回,对方愣了一下。

屏风后的人抬起头来,仿佛打量了一番简若丞。

“荣辱不惊,安之若素。你也许是一个无名小卒,倒不是一个毫无斤两的无名小卒。”

简若丞平静的说道:“阁下谬赞。”

对方却又冷笑了一声,突然说道:“就算你不是一个无名小卒,你们宁王的诚意也让本座很不满意。这一次的交易——”

简若丞眉心一蹙,沉声说道:“难道,阁下要取消交易?”

“取消,倒也不必,”对方冷冷说道:“想买这一批铁器的,可不止你们一方。就看你们谁能让我满意,我就跟谁交易。”

简若丞皱眉道:“有别的人也在船上,想买这批铁器?”

“不错。”

一听这话,南烟的眼睛也亮了一下——还有另外一批人马来跟他们竞买这一批铁器?

那他们应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响起了一声怒吼:“谁在那里偷听!?”

南烟惊了一下,就看见两个护卫打扮的人冲上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肩膀已经被一只大手按住。

“啊!”

南烟惊呼了一声,另一只手也已经被抓住,扣在身后。

这时,房内的人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发生了什么事?”

“主人,外面有人在偷听。”

“哦,押进来。”

“是。”

说完,这两个侍卫打开了大门,反扣着南烟的手将她押了进去。

南烟一抬头,就看见简若丞有些惊慌的站起身来。

而她也看到了这个房间的全貌。

的确是一个很宽大的房间,比刚刚在门缝里看到的还要更大,更宽敞,如同一个高大的殿宇。

但里面的陈设却很简单,除了房顶垂下来的层层纱幔,还有简若丞面前的那一座屏风,其他的几乎空无一物。

那一座屏风和层层纱幔,又好像将这个宽大的房间隔成了无数世界,隐隐绰绰,让人分辨不清,对面到底有什么。

南烟只看到了屏风后的那个身影。

“南烟!”

一看到南烟被他们抓进来,简若丞急忙走上前来,一把护住她。

“你们快放开她,不要伤着她。”

那两个侍卫自然不会听他的话,但幸好,看在是客人的份上,手上的力道稍微松了一点,然后对着屏风后的人说道:“主人,就是这个女人在外面偷听!”

“哦……”

屏风后的人影微微一正。

似乎,在透过屏风,打量自己。

南烟两手被钳制,有些疼,简若丞心疼不已,急忙回头说道:“阁下千万不要误会,她是跟我一起来的人,因为海上风浪太大,她上船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在下将她安排在船舱中休息。刚刚,她应该是醒来之后,来找我的。”

说完,低头对着南烟道:“对吧,南烟?”

这个时候,南烟当然要顺着他的话说,毕竟,自己原本也是为了找他的。

“没错,我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周围又没有人,我当然要来找你。”

简若丞立刻说道:“这只是一个误会,请阁下让你的人放开她。”

“……”

屏风后的人却仍然不动。

虽然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但南烟却仿佛能感觉到,一双眼睛在屏风后面,正专注的看着自己。

过了许久,屏风后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司——南——烟。”

“……!”

南烟惊了一下。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全名。

简若丞也一惊,有些诧异的看向屏风上映出的那个身影,却见他抬起手来,对着那两个侍卫轻轻一挥:“放开她吧。”

“是,主人。”

两个侍卫的手立刻松开。

南烟趔趄了一下,立刻被简若丞扶住了,他捧着她的手,轻声说道:“没受伤吧?”

南烟摇了摇头,但抬手一看,手腕已经被抓出了几道红红的指痕。

不过,现在也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

她咬着下唇,看向屏风上的人影。

“你,认识我?”

“……”

对方却沉默了下来。

简若丞也皱起了眉头,哪怕说对方认识自己,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为什么,对方会认识南烟?

他说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

“既然是与宁王做交易,在下又是代表宁王而来,难道,我们不应该坦诚相见吗?”

“……”

“阁下一直弄一个屏风在中央,却不肯现身,又是为何?”

但不管他怎么追问,对方却始终不开口。

那个身影,一动不动,渐渐的透出了一种不动如山的悍然之感。

简若丞越发感觉到奇怪。

若是别的事,他都能囫囵过去,或者隐忍不发。

但事情牵涉到南烟,而且现在,他们完全是在对方的船上,可以说什么事都是在对方的操控当中,甚至是他们的生命。

这,让他不能不提防。

他说道:“阁下,难道无话可说吗?”

对方又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天色已经晚了。”

“……”

“两位既然都是经历了风浪才到本座的船上,那,就请两位先下去休息吧。”

“……”

“我们的交易,明天进行。”

说完,只见那人慢慢的起身,随之起了一阵风,将屏风后的烛火一下子吹熄了。

整个屋子顿时暗了下来。

人影,也消失了。

“等一下。”

简若丞跟上去,想要再说什么,却发现屏风后面,已经空无一人。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