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79章 熟悉的一幕幕

时间:2020-05-24 08:33编辑:admin
作为中书省左丞,鹤衣原本也应该站在大殿之下,和文武百官站在一起,但因为祝烽现在特殊的情况,他并没有如此。

而是站在大殿之上,群妃的身后。

跟内侍监的人站在一起。

他看了看周围,突然眉头皱了一下,而立刻,一个熟悉的身影便从人群后面走了上来,气喘吁吁的站在了他的身边。

“你总算来了。”

鹤衣不动声色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会赌气,不参加明天的册封大典。”

“哼!”

叶诤站在他身边,一脸不悦的说道:“你当我真的想来吗?我家里的事还忙不过来呢。不过今天这么大的场面,没有我压场怎么行?”

“你家里的事?”

鹤衣疑惑的转头看了他一眼,立刻就在那张白净的脸上发现了几道不易察觉的抓痕。

被他一看,叶诤立刻有些不自在的伸手抹了一把脸。

“还是很明显吗?看不出来了吧。”

“冉小玉抓的?”

对上鹤衣似笑非笑的眼神,叶诤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她一生气就动手,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能抓回去。”

鹤衣忍不住笑了起来,但神情却慢慢的凝重,说道:“她已经知道皇上今天册封宁妃的事了?”

“我原想瞒他,但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我也瞒不住。”

“她,很生气吧?”

“还用说吗,换了谁能不生气?”

冉小玉和贵妃不仅是主仆情深,更是姐妹情深,现在贵妃被人劫走,生死未明,皇上却要册封别的女人为宁妃,还大张旗鼓的举办册封大典。

虽然他们都是祝烽的亲信,于情于理都应该偏心皇帝而非贵妃,但这件事上,他们确实心疼贵妃。

可皇帝的情况,他们也都很清楚。

就只能说是老天的捉弄了。

鹤衣说道:“那冉小玉现在如何?”

“前两天闹得很厉害,今天我劝了她很久,好不容易安静下来,我让她在府上呆着,不让她跟来,免得看了这个大典受刺激。”

“……”

鹤衣转头看了他一眼。

叶诤被他那深邃的眼看的心里发毛,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鹤衣沉默了一下,才又说道:“难得,冉小玉会这么听话。”

他这话说的叶诤也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但这个时候,也不容他多想。

一抬头,妆容华贵的宁妃已经对着北方,恭恭敬敬的三拜九叩。

这一个礼节完毕,引礼女官便走上前来,对着大殿之下大声道:“宣读册文。”

大学士走了过去,从桌案上拿起了宁妃的册封文书。

皇帝和皇后并肩而立,看着这一幕。

突然,许妙音感到身边的祝烽又微微摇晃了一下,他伸手撑着额头,发出了一声很低的轻哼声。

“呃。”

“皇上?皇上怎么了?”

“……”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祝烽心里说不出的奇怪,但大典已经举行,自然不能有什么差错,他只对着许妙音轻轻地摆了摆手,低声道:“朕没事。”

许妙音又看了他一眼。

这是大学士展开册书朗声读道:“天地畅顺,万物伊始——”

“等等!”

大殿之下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打断了宣读之声。

众人又是一惊。

其实从今天进宫到现在,大家都有一种感觉,宁妃的册封大典,形制上几乎与册封贵妃的大点完全相同。

这对宁妃来说,自然是一种赶超贵妃的意思。

可是一切太过相同。

甚至连大学士宣读册书的时候,也同样是念到这一个字被人打断。

祝烽只感到不知哪里掀起一阵巨浪,重重地击在了自己的脑子里。

浪潮碎成无数飞溅的浪花。

而这些浪花当中,好像映照着一个人的脸。

他皱着眉头,极力的想要看清,却怎么都看不清,只感觉一阵眩晕,人好像站在云端上,随时都要跌落下去。

好奇怪的感觉。

可是另一边的宁妃并没有注意到这里,她只是看到有人出面阻止,顿时皱起了眉头。

早就知道今天的册封不会那么顺利。

但一看到下面走出来的人,她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刘越泽。

前些日子新上任的刑部主事。

同时,他还是贵妃的舅父,顾亭秋的门生。

但这些还不要紧,更重要的是,秦若澜记得自己以反诗诬陷魏王的那件案子,是这个人处理的。

他现在跳出来要做什么?

想到这里,秦若澜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而祝烽已经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那个身影:“你——”

“微臣刑部主事刘越泽,冒死进言。”

“冒死进言?”

祝烽的眉头紧了起来,说道:“你扰乱宁妃的册封大典,的确是死罪,你要说什么?!”

众人只看着这个白净又斯文的年轻人,上前一步,手中高举着一卷卷宗,朗声说道:“皇上,大炎将亡,请皇上救国难于危机之刻。”

“你说什么?”

这话不仅听得祝烽脸色一沉,周围的人也都大惊失色。

大炎将亡?

这不是诅咒王朝,诅咒皇帝吗?

这个人是真的不想活了?

祝烽脸色铁青,沉声说道:“你说大炎将亡,给朕说出一个理由来,否则,朕就治你欺君之罪!”

面对他,刘越泽面无惧,朗声说道:“皇上,大炎王朝立国以来,以礼治天下,以法治万民,而今日皇上之举,无礼不法,将礼法视若无物。”

“……”

“皇上都这样做了,天下之乱,指日可见,大炎王朝的灭亡,岂不亦在朝夕之间?”

祝烽的眉头皱的更紧:“你说朕今日之举,无礼不法,是什么意思?”

刘越泽伸手一指,指向大声说道:“此妇,乃是刑部记录在案的罪女,齐身未正,其名未证。”

“……”

“这样的人,皇上如何能够册立为妃,做天下表率。”

秦若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起来。

而不等上面的人做出任何反应,刘越泽又大声说道:“宁妃,位列众妃位之末,我朝有例,除册立皇后与贵妃,要举行册封大典,册封其余的妃子,皆不能举行大典。”

“……”

“而皇上今日册封宁妃,大典形制已与册立贵妃无异。”

“……”

“皇上今天做的这一件事,便将’无礼’与‘不法’集于一身!”

“……”

“这,难道不是亡国之兆吗?!”

他一声声,一字字,像惊雷一样在大殿之上响起,也在众人的头顶炸响,大家谁也没想到,一个看起来眉清目秀,甚至有些文弱的白面书生,竟然能在祝烽的面前说出这样惊心动魄的话。

而祝烽,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仅仅,是他被问住了。

更要紧的是——

贵妃!

这两个字,突如其来,在他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响起,一瞬间将他整个人都震住了。

贵妃……贵妃……

如果说,之前感觉到这个册封大殿上,处处熟悉的感觉,好像澎湃而来的海浪冲击,那么,这两个字,就像海水当中还夹杂着冰棱和刀子。

一下一下的捅进他的身体,甚至,捅进他的脑子里。

霎时间,一阵剧痛袭来。

祝烽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而周围的人听到“贵妃”二字,也是猝不及防,也都露出了惊愕的神情,许妙音几乎是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祝烽。

糟了!

她急忙伸手扶住了祝烽,轻声道:“皇上,皇上你怎么样?”

“呃——”

祝烽说不出话来。

贵妃……贵妃……

不断的有人在他的脑海里喊着,就好像不断的有人他的脑海里拿刀乱捅,他痛得厉害。

秦若澜也气急了,立刻指着刘越泽道:“你,你好大的胆子!”

“……”

“本宫册封大典,岂容你一个小小的刑部主事胡言乱语,坏了大典的规矩。来人,把他抓起来!”

周围的护卫一时间有些踌躇。

虽然,他们应该听命,但,宁妃还没有册封成功,就算册封成功了,她的地位也的确没到能命令他们的地步。

皇帝还没开口呢。

而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了一个凉悠悠的声音——

“何必这么惊惶呢?”

秦若澜转头一看,是康妃吴菀站在人群当中,正冷笑着看着她:“宁妃……哦,现在还没册封成功,本宫叫早了。”

“……”

秦若澜的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疙瘩。

她心里不由得想,难道,吴菀跟这个姓刘的连成一气了?

不可能,刘越泽肯定是贵妃那边的人,康妃跟贵妃,原本就是仇敌,不可能在贵妃被劫走之后,反倒联合起来。

她沉沉的出了一口气:“康妃娘娘要说什么?”

吴菀慢悠悠的说道:“本宫只是觉得,这位刑部主事大人的话,似乎也没错。”

“……”

“不管什么礼法,你毕竟还是刑部那边登记在册的罪人呢。”

“……”

“再说了,这位刘大人是在跟皇上论礼法。”

“……”

“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为了我们大炎王朝的正统,所谓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你怎么就要人把他拉下去了?这——难道是你心虚了吗?”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