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78章 册封·出海

时间:2020-05-24 08:30编辑:admin
“可是,”高玉容忧心忡忡的说道:“之前贵妃册封大典上,娘娘就因为那件事获罪被贬,这一次会不会——”

“本宫这一次没那么蠢了。”

想起之前被贬的那一次,吴菀的脸色也沉了一下,冷哼道:“本宫不会亲自出手。”

“……”

“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

“那——”

吴菀说道:“你以为这一次册封,朝中那些大臣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

“再说了,”她又冷笑了一声:“那位贵妃被劫走,你以为她背后的人就不着急?”

高玉容有些回过神来:“娘娘是说贵妃的那位舅父,顾家的人。”

“……”

“妾注意了一下,这一次册封宁妃,反对得最强烈的,就是那个顾亭秋。”

“还有他的门生。”

吴菀冷笑了一声,拍了拍高玉容的肩膀,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今天,咱们就等着看戏吧,若是场子好,也不妨唱两嗓子。”

“妾明白。”

高玉容也冷笑着,跟上前去。

不一会儿。他们就走到了大殿前。

和上一次册封贵妃的仪式差不多,大殿上已经摆放了桌案,上面放着册封的诏书和玺印。

大殿下方,宽阔的广场上,文武百官齐聚。

高玉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当中的顾亭秋,还有他的几个门生,这些人都面色凝重,好像在计划着什么。

而另一边的成国公。

虽然这一次,看样子似乎是有人要冲在前面,他们完全可以好整以暇,但成国公的脸色也并不轻松。

的确,听说自从从大祀坛回来之后,国公就一直在忧心着什么。

皇帝这些日子不上朝,国公他们,似乎也动作频频。

总之,今天这一场册封,看起来要比上一次册封贵妃,还要暗潮汹涌得多。

这时,玉公公的声音传来——

“皇上驾到。”

大家急忙抬起头来,只见祝烽的身影从一旁走来。

众人立刻上前,跪下道:“拜见皇上。”

大殿之下的那些群臣也都纷纷跪拜下来,山呼万岁。

有一些臣子,这个时候也不顾禁忌,下意识的就抬起头来,看向站在大殿前方的祝烽。

已经许久不见皇帝的龙颜,在群臣当中,什么样的传闻都有。

甚至,坊间还有传说,皇帝已经遇害了。

只是,皇后和他身边的重臣一直秘而不发,为的就是稳定大局,当然,这种话,真正身在朝堂的人不会相信,只是他们心里也都很清楚,皇帝在大祀坛那件事之后,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可是,今天一看,他似乎,又好好的。

祝烽的身材仍然高大挺拔,站在大殿前,就如同一棵巍峨的青松,给人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只是,大家都能感觉到,龙颜消瘦了。

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皇帝身上那种军旅生涯所带来的煞气和戾气,似乎消散了不少,那双眼睛里,平和的气息竟然头一次压过了他的霸气。

这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成国公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这一眼,立刻就低下头去。

花白的眉毛微微的蹙了起来。

大殿之前,祝烽平静的一挥手:“你们都起来吧。”

“谢皇上。”

这些嫔妃们慢慢的站起身来,其实,细心的人也已经发现,前一段时间在后宫中非常得宠的丽嫔凤姝,此刻并不在人群当中。

但,祝烽显然没有发现。

他已经忘了这个人了。

而后宫的女人们,对谁突然消失,也不会张嘴乱问,连贵妃都能在冷宫中被劫走,那么丽嫔被皇后的人控制起来,倒也不足为奇。

这一次迁都,真的发生了太多大事,和怪事。

祝烽转头看向了大殿的下方。

文武百官整整齐齐的跪在下面,整个广场上都是人,而远处,更是红墙碧瓦,延伸向远方。

这样一看,给人一种大地就在脚下的感觉。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一幕,祝烽突然有一点眩晕。

他伸手,轻轻的扶了一下额头。

许妙音眼疾手快,急忙上前,扶着他的胳膊:“皇上怎么了?”

“……”

祝烽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向下面跪拜在地的群臣,心里有些奇怪——自己刚刚那一刻,怎么会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呢?

作为皇帝,看到群臣跪拜,当然是很熟悉的画面。

可是,那种熟悉感,却有点奇怪。

并不是熟悉的画面涌上心头,而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像是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自己的脑子里,却又瞬间消失。

如同飓风过境。

直到现在,他的脑海里都有一种强烈的震荡。

许妙音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庞,心里非常的担心,这是祝烽身上“太上忘情”发挥作用,前尘尽忘之后,第一次出现在群臣面前。

她和鹤衣虽然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但今天这个场面,难免会有什么意外。

她小心的说道:“皇上不舒服的话,就先回大殿吧。”

“无妨,朕没事。”

祝烽摇了摇头,又看向大殿下的群臣,然后说道:“平身。”

司仪官立刻大声道:“平——身——”

“谢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又一次叩拜,然后站起身来。

吴定和几个门生这个时候立刻小心翼翼的凑到吴应求的身边,轻声说道:“父亲,皇上他现在,到底怎么了?”

“……”

吴应求没说话。

他的眼睛,仍然紧盯着大殿上的那个身影。

虽然,祝烽还是祝烽,一样的霸气凛人,但短短的数日时间,发生的这些日子,已经让他们心里多了太多的疑惑。

再看他,心中的情绪,也已经和之前不同。

“父亲,皇上到底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

“……”

“这些日子,妹妹连一面都见不到他,我们都以为皇帝出大事了。”

“……”

“可现在看,他还好好的嘛。”

“行了。”

吴应求沉声道:“是不是好好的,还要看呆会儿。”

说着,他的目光看向了另一边的一群人。

顾亭秋他们。

之前的册封大典,是他们闹事,顾亭秋他们想要将火压下来,这一次,位置完全换了。

只是,他却没有隔岸观火的心情。

这一次的“久别重逢”,所有的人都怀着自己的心思,而他的心思,显然更深了一层。

这时,司仪官又大声道:“时辰已到,册封大典开始。”

话音一落,偏殿当中响起了恢宏的鼓乐之声。

北平的皇宫中,第一次的大典,鼓乐齐鸣,在高耸的红墙与殿宇之间回响着,显得格外的气势恢宏。

而伴随着乐声,前方走来了一群人。

祝烽抬起头来,只看了一眼,眼中就浮起了一丝笑意。

宁妃秦若澜,身着礼服,莲步姗姗,在宫人们的簇拥下,慢慢的朝大典走来。

她的身上,穿着华贵非常的礼服,虽然不及皇后凤袍的华美,但因为她本身就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这样精致的妆容,更添了她的绝世姿容。

即使心中有不满,但周围的嫔妃看到她,也不由得感叹——

的确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不管皇帝之前如何的宠爱贵妃,至少在容貌上,贵妃比不上她,整个后宫的女人,也都比不上她。

吴菀冷哼了一声,在心里道:不过就是一张臭皮囊罢了,等到年老色衰的时候,你以为你还能得意到几时?

顷刻间,秦若澜已经走到了祝烽的面前。

她抬头望着他,那双明丽的眼睛里,竟然闪烁着一点泪光。

“皇上,妾,拜见皇上。”

说完,便在恢宏的礼乐声中,盈盈拜倒。

而与此同时。

马车,停在了海港。

还没下车,就听到了海浪翻涌的声音,就如同恢宏的鼓乐,让人心生激荡。

南烟从马车上下来,还没站稳,就被海风吹得接连后退了好几步,幸好简若丞也急忙跳下马车,扶住了她。

“好大的风。”

他站在了南烟的面前,用后背帮她挡风。

南烟抬头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多谢。”

简若丞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他们转头看向海面,却愣了一下。

虽然天清气朗,但海面却并不平静,巨浪翻涌,一层一层的拍击在海岸上,激起了巨大的浪花,甚至有几层楼那么高。

虽然走南闯北过了不少地方,但算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海呢。

只是,有点吓人。

她轻声说道:“为什么天气这么好,浪这么大?”

旁边一个引路的人,实际上是海沙帮的向导,听到这话,冷笑了一声:“天气好,和海浪大不大,是两回事。”

“……”

“天气好的时候,海龙王照样会要人命。”

这句话,让南烟的心沉了一下。

那个向导又看向海面,喃喃道:“不过今天,浪的确是大了一点,平时这种风浪,我们是不会出海的。”

简若丞皱了一下眉头。

他说道:“跟我们谈生意的人呢?”

那向导说道:“谈生意的人不在近海,他们的船停在海上。如果今天不去,他们的船也不会等我们,就要走了。”

听了这话,简若丞沉默了下来。

他的眼睛,看着南烟。

南烟也看向了他,知道他心中是在担心自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我跟你来,不是为了拖累你的。”

“……”

“走吧。”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