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77章 本宫不可能答应!

时间:2020-05-24 08:28编辑:admin
和长清城的天清气朗不同,这一天的北平城,阴云密布。?随?梦?.lā

皇城顶上厚重的乌云,就好像一只黑漆漆的大手,压在皇城顶上,也压在每个人的心里,给人一种格外压抑的感觉。

就像此刻,永和宫中的气氛。

许妙音坐在永和宫中,身上的气息就有些沉重,她面色沉凝,眉心微蹙,更在周身的威仪上增添了几分迫人的压力。

毕竟,也是将门之女。

周围的人都不太敢说话,只有魏王祝成轩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轻声说道:“母后,外面来传了第二次了,册封大典的时辰要到了。”

“……”

许妙音看了他一眼。

这些日子,有意无意的,她让他来永和宫的次数多了一些,而且承乾宫的守卫也比平时更森严,不允许别的人进出。

祝成轩不明白为什么,只想着之前在大祀坛上,他的那位皇叔宁王祝煊突然发难,以他的政治智慧,也早就看出来,朝廷将要随之掀起一场滔天巨浪。

所以,母后对自己紧张一些,也是正常的。

他小心的说道:“不管有什么事,母后都不用担心,儿臣会保护母后的。”

“……”

许妙音转头看向他,不知怎么的,眼睛有一点发酸。

作为一个母亲,在这个时候,能依靠的,似乎也只有这个“儿子”。

偏偏,她很清楚,这个儿子不是自己的。

虽然贴心,虽然孝顺,可是她不是不知道,秦若澜已经开始动脑筋,好几次,许妙音都在承乾宫外看到了她的身影。

她在试探。

等到祝烽册封了她之后,只怕她就要想办法,跟祝成轩相认了。

许妙音第一次感觉到孤独。

在这个时候,风雨飘摇,祝烽已经前尘尽忘,虽然还记得自己是他的皇后,但两个人的情分已经没了,只怕祝成轩被夺走,也是迟早的事了。

她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没事。”

祝成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母后最近对自己的态度冷热怪异,他想了想,还是轻声说道:“母后是不是担心皇叔还要对父皇这边做什么?”

许妙音想了想,说道:“本宫听说,一大早,你皇叔派来的人就进宫了?”

“是,已经让人安排到偏殿去了。”

“哦……”

“不过,因为今天有册封大典,所以,父皇暂时没有时间去见他。”

一听到“册封大典”四个字,许妙音的脸色更沉了一些。

这时,小门子从外面走进来。

“皇后娘娘,册封大典的时辰到了,请娘娘往大殿。”

“……”

许妙音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往永和宫外走去。

刚刚走出永和宫,就遇见了康妃他们几个。

大家立刻过来向她行礼:“拜见皇后娘娘。”

“嗯,你们都要去大殿那边吧。”..

“是的。”

“那,就与本宫一同过去吧。”

“是。”

大家安安静静的跟在了皇后的身后,许妙音看了他们一眼,也看得出来,这些嫔妃们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毕竟,受宠归受宠,凭的都是自己的本事。

可僭越,这就不是小事。

往前走了两步之后一旁的黎盼儿实在有些按捺不住的,沉声道:“皇后娘娘,妾看来,这宫中越发没有体统了。”

“哦……”

“宁妃,就算是宁妃,宫中从来没有册封宁妃举行大典的规矩。”

“……”

“哪朝哪代也没有。”

“……”

“皇后娘娘难道真的就这么让她在宫中胡作非为?”

许妙音长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们以为,本宫没有因为这件事,与皇上争执过吗?”

众人抬头看向她。

许妙音道:“可是,皇上不听,本宫又有什么办法。”

旁边有人轻声道:“皇上也不知怎么的,病了这些日子,怎么一康复,倒先将那个罪妇弄出了冷宫,她之前那样诬陷魏王殿下,这件事,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

许妙音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有意的看了走在一旁的康妃吴菀一眼。

平时遇到这种事,她一定是第一个开口,不把秦若澜骂个狗血淋头决不罢休的,但今天,她倒是很安静。

不过,那双眼睛里,透着的火焰,却比平时更旺一些。

许妙音想了想,说道:“本宫难道不知道这个吗?”

“那皇后娘娘为何——”

“你们也知道,本宫现在不求别的,只希望魏王的将来能顺利些。”

“……”

众人顿时不说话了。

魏王的将来顺利些,这话说得很明白,就是希望魏王能得以册封为太子。

平常,皇后是个谨慎的人,是绝对不会在大家面前说这样的话。

虽然,谁都知道她的心思。

可这一次,她却明明白白将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众人都愣了一下,吴菀和高玉容都抬起头来看向她:“那皇后娘娘——”

许妙音道:“皇上说了,若还希望魏王的将来顺利,就不要阻止宁妃的册封。”

“……”

许妙音叹息着道:“本宫,还能如何?”

“……”

气氛一下子变得奇怪了起来。

吴菀和高玉容对视了一眼。

许妙音继续带着大家往前走,而他们两的步伐慢了下来,等拐弯的时候,两个人留在了一座宫门外,高玉容道:“娘娘听到刚刚皇后的意思了吗?”

吴菀咬着牙道:“还用说吗。”

“……”

“难怪这一次,如此大的事,皇后竟然都不闻不问,原来是为了确保魏王殿下可以册封。”

“本宫不可能答应!”

吴菀咬着牙,森冷的说道:“现在,魏王册封倒是小事了,绝不能让秦若澜那个贱人再出头!”

“可是,国公他——”

“我知道,父亲传了话,对这一次大祀坛上发生的事,我们都绝对不能沾染,但宁妃,可不是宁王。”

“……”

“本宫岂能眼看着刚倒了一个贵妃,又起来一个宁妃?”

高玉容想了想,说道:“娘娘打算怎么做?”

吴菀道:“本宫早就把话传下去了。”

“可是,”高玉容忧心忡忡的说道:“之前贵妃册封大典上,娘娘就因为那件事获罪被贬,这一次会不会——”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