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73章 就当我,想要逃避吧

时间:2020-05-24 08:19编辑:admin
“你去了整整两年,加入锦衣卫,也不会是只为了我,对吧?”

“……”

黎不伤的眉头一拧:“我——”

他只觉得胸口胀的慌,好像有什么情绪,要炸裂出来似得,但看着南烟那双清净的眼睛,又犹豫了下来。

有一些东西现在让她知道,也许只会吓到她。

她,说的对。

整整两年,他已经等了整整两年,不在乎再多等这一段时间。

于是他咬了咬牙:“嗯。”

南烟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黎不伤立刻说道:“如果你要去,那我要陪你一起去,我要在你身边保护你。”

“不行,”南烟立刻说道:“太危险了。”

“危险?”

黎不伤重复了这两个字,脸上的神情好像在说——你也知道“危险”?

“……”

南烟好像自己也觉得这话哪里不对,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是说你曾经在简府呆过一段时间,简二公子是认识你的,你要跟在我身边,一定会被他发现。”

黎不伤道:“你忘了,我已经是锦衣卫的指挥使了。”

“呃。”

“我要跟在你身边,就有不被他们发现的办法。”

“这——”

南烟迟疑了一下。

她想起了当初自己被阿日斯兰他们劫走的时候,冉小玉也是跟在自己的身边,但那一路上,她吃了不少的苦头。

而黎不伤……

看着她迟疑的表情,黎不伤似乎已经知道她在犹豫什么,立刻说道:“我也只是跟你说一声,让你知道,反正我一定要去,你也是拦不住我。”

“……”

“我说了,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

“这一次一定会是危险重重,我不可能只让你跟着简若丞去!”

他说这话,就已经带着斩钉截铁,不容抗拒的意思了。

“……”

南烟看着他,突然想起当年,他还小的时候。

那个时候,自己让他叫自己姐姐,他却始终只叫她“南烟”。

感觉上,像是小了一号的祝烽。

虽然年纪小,但是固执,现在长大了一些,更有了自己的主意,南烟要阻拦他,其实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于是,只能叹了口气:“好吧,那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

她的话没说完,突然,外面又传来了简若丞的声音:“贵妃娘娘。”

“啊?”

南烟惊了一下,下意识的将黎不伤拉到身后,应了一声:“什么事?”

说完,她才发现自己这个动作的好笑。

简若丞又不是站在面前要打人,她将黎不伤拉到身后去,又有什么用呢?

不过,黎不伤高大的身躯站在她的身后,感觉到她的手抓着自己的手腕。

低头看着她,眼中透出了一丝笑意。

外面的简若丞道:“你怎么了?我好像听见,你在跟人说话。”

“我,没有。”

“嗯?”

“我只是在想事情。”

南烟心慌意乱,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简若丞顿了一下,才说道:“哦,你刚刚不是说烫到了一下吗,我想了想,还是去外面找了烫伤的药,给你送来。”

“呃。”

“我给你送进去吧。”

“你等一下。”眼看着他抬手要推门,南烟吓得回头看了黎不伤一眼,又看了看周围。

这个精舍,是按照简若丞的脾性来布置的,非常的简单雅致,但也有一个问题,就是什么都藏不了,更何况是这么大一个人了。

南烟左右看,都看不到可以藏人的地方。

终于,她看到了自己的床。

只能无声的指着床,用口型道:“你上去,盖上被子!”

黎不伤看了她一眼,目光闪烁着,立刻一下子蹿到了床上去,他虽然身材已经很高大了,但身形矫健,像是一头黑豹,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躺到床上去之后,立刻掀起被子盖在身上。

南烟又趁势整理了一下,看上去只是床褥凌乱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转身走过去打开了门。

简若丞站在门口,看着她。

“你——”

简若丞看着她有些慌乱的样子,还微微的喘着气:“你没事吧?”

“我,没事。”

南烟摇了摇头。

她的眼睛,刚刚才流过泪,还有些发红。

简若丞只看了她一眼,立刻就低下头去,像是想要避开她的某种情绪,果然看到她的手,白皙的手指上,明显的有一处沾了蜡油,被烫得红红的。

于是说道:“疼不疼?要不要让大夫过来给你看看。”

“没事,只是小伤。”

南烟有些担心他发现黎不伤,只说道:“你把药给我,我自己弄。”

“那,好吧。”

简若丞感觉得到她身上那种抗拒的气息,便将手中的药盒递给她,又说道:“有什么不方便的,随时叫我。”

“嗯。”

南烟看他转身要走,想了想,又说道:“简二公子。”

“嗯?”

简若丞立刻转头看向她。

南烟道:“你之前说,要带我去海上谈事,我愿意跟你一起去。”

“真的吗?”

“嗯。”

“那太好了。”

简若丞的脸上恍过了一丝笑意,但想了想,又看向南烟,说道:“你为什么突然,又愿意去了?”

“……”

南烟的心微微的沉了一下。

她有些慌,但这个问题,也的确有些刺痛到了她。

手里捏着那个药盒,她想了想,轻声说道:“两天后,不就是他册封宁妃的时候吗?”

“……”

“简二公子就当我没那么坚强,想要逃避吧。”

“南烟……”

简若丞看着她,声音突然有些哑了。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天色太晚了,我要睡了。”

“呃,是,娘娘。”

简若丞似乎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直呼了她的名字,幸好南烟也并没有在意,急忙后退了一步,南烟双手关上了门。

听着外面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远去。

南烟这才松了口气。

她急忙转身走到床边,眼看着被子还有些鼓鼓囊囊的,想着黎不伤那么大的块头,蜷缩在这里面,也的确有些委屈他了,只怕闷坏了吧。

便伸手要去掀开被子:“不伤?”

可是,她的手刚伸过去,被子里就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