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66章 去看宁王?

时间:2020-05-24 08:01编辑:admin
“朕,头疼——”

祝烽说着,咬紧牙,不断的抵抗着脑子里刀绞一般的痛楚。◢随*梦◢小*.lā

“皇上!皇上!”

秦若澜不知所措,只能抱着他用力的大喊着。

就在这时,旁边走出了几个人。

是鹤衣带着叶诤,还有几个宫女太监,一走过来鹤衣便说道:“皇上身体不适,马上送皇上回寝宫。”

“是。”

几个宫女太监应声立刻走上前来扶着祝烽。

这个时候,秦若澜也只能松手,眼看着他们将祝烽带走,然后转过头去看向鹤衣。

她当然知道,这些日子不管自己和祝烽一起做什么,到哪里,鹤衣都一定会带人跟在周围,他对祝烽不放心,对自己似乎更不放心。

秦若澜道:“鹤衣大人,你的动作倒快。”

鹤衣只淡淡的对她抬手,行了个礼,然后说道:“皇上的事,本官自然不能置之不理。只有一件,本官想要对秦娘子说。”

“什么?”

“皇上现在身体抱恙,情况特殊,秦娘子在皇上身边伴驾,为皇上分忧解难,自然也让我们轻松不少。不过皇上毕竟是皇上——”

“……”

“还望秦娘子做事,以大局为重。”

说完便转身朝寝宫那边走去。

秦若澜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她想了想,转头看向叶诤说道:“你也认为我错了吗?”

叶诤一脸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秦娘子为自己,自然是没错的。”

说完,他也转身走了。

这句话他虽然说得很平淡,但内心并不如口气这么平静。

这几天,冉小玉在他府上几乎已经翻了天,被掳走的司南烟一直没有消息,皇帝这个情况,他连一个字都不敢透露给冉小玉,生怕她掀了自己家的屋顶,又要来掀皇宫大殿的屋顶。

可这个情况又能隐瞒几天?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急匆匆的往前走去,等回到寝宫,正看见鹤衣,将食指从祝烽的眉心收回,动作之大,带起一阵风。

而祝烽紧绷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

“皇上,现在头还疼吗?”

祝烽揉了揉眉心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朕为什么会头疼?”

“这——”

鹤衣也觉得奇怪。

刚刚那个情况,周围并没有别人,而秦若澜在他面前是绝对不可能提“贵妃”二字的。

他为什么会头疼呢?

只能说到:“皇上最近龙体微恙,难免精神有些不济。”

说着,又上前一步,低声道:“皇上现在想到什么了吗?”

祝烽又伸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拧着眉头想了许久,突然说道:“宁王……”

“……!”

周围的人都惊了一下。

最近这段时间,除了“贵妃”是他们口中的禁忌,宁王这个人他们也不敢提起,并不是因为提起会让祝烽头疼,而是他们好不容易用太上忘情压制了祝烽的心魔,贸然再提起宁王,让祝烽想起大祀坛上发生的事,只怕又会勾起他记忆里一些不该开启的东西。

说实话,他们的每一天都过得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要让祝烽恢复到以前做皇帝的样子,又生怕多说一句话,就触动他的回忆。

但现在他却自己提起了宁王。

鹤衣小心的问道:“宁王殿下?皇上想到他什么事了吗?”

“也没有。”

“那皇上为何突然提起宁王殿下。”

“朕也不知道,就是刚刚头疼欲裂,突然想到了他,”祝峰说着,感觉到脑海里又浮现一种奇怪的感觉,喃喃道:“总觉得好像他那边有什么。”

说着,他自言自语起来:“宁王,朕的兄弟,他到底——”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抬起头来对鹤衣道:“鹤衣,朕突然想要去胶东那边,宁王的封地上看看。”

“啊?”

鹤衣愣了一下,立刻问道:“皇上为什么突然有这个想法?”

“朕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想去看看这个兄弟。”

说着,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忧虑。

“朕现在,也只剩下这一个兄弟了。”

“……”

“朕想要去看看他。”

鹤衣却有些犹豫。

身为人臣而言,他的确想查宁王,毕竟在大祀坛上发生的事,证明宁王已有犯上之心,他们不应该轻易放过。

这一次“放虎归山”,也是为了稳住大局的无奈之举。

可是现在查宁王——

一来,他们还没有万全的准备,况且贵妃还在宁王的手上。

二来,看祝烽的情况,他对宁王并无提防之心。..

相反,还有兄弟之情。

这也是太上忘情留下的问题吗?

这样的他怎么能够去宁王的封地,那简直就是——“羊入虎口”啊!

于是他犹豫着说道:“皇上,这件事事关重大,怕是不要贸然举动。”

“嗯?”

面对他的劝阻,祝烽皱起了眉头。

“你觉得朕不该去?”

“当然不该去!”

不等鹤衣开口,门口传来了秦若澜有些急切的声音。

一抬头,就看见她从门外焦急的走了进来。

她走到祝烽的身边,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皇上绝对不能去宁王封地!”

如果说鹤衣的是委婉的劝阻,那秦若澜这话,就显得有些生硬无礼了。

“你——”

祝烽皱起了眉头。

虽然,他宠爱她,但并不代表自己没有身为皇帝的威严。

但,他到底还是宠爱她,只皱了一下眉头:“若澜,你不该如此无礼。”

“……皇上。”

秦若澜也回过神来,自己太激动了,勉强笑了笑,柔声说道:“妾也是关心皇上。”

“哦?”

“皇上身体抱恙,加上朝中还有那么多政事没有处理,皇上现在离开北平,去宁王的封地,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

“再说了,皇上不是已经下诏,过几天就要册封妾了吗?现在一走,那——”

祝烽沉默了一下。

的确,他有很多事要做,在这个时候,于情于理,也不应该离开皇宫去宁王那边。

只是奇怪……

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而且刚刚那一瞬间,还非常的强烈,好像恨不得一下子就长了翅膀飞过去。

他伸手揉了一下眉心。

是因为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吗?

这些日子发生太多事,都让他有些茫然,他沉默了一会儿,又看了一眼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显得有些紧张的秦若澜。

沉默了一下,道:“好吧。”

“……”

“这件事,再议。”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