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65章 白雪红梅

时间:2020-05-24 07:58编辑:admin
她,只是想要重温旧梦。

这么多年了,她盼了这么多年,总算盼到了这一天。

想到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推开了御书房的大门,房间里立刻飘出了一缕淡淡的清香。

是让人神情放松的檀香,伴随着一缕轻烟,从香炉中慢慢的升起,然后弥散在空中,而祝烽,就做在桌案后面,轻烟弥散中,他抬起头来看向秦若澜,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你来了。”

一看到他的笑容,秦若澜觉得,受再多的委屈,也值得了。

“皇上。”

她莲步姗姗的走上前去,走到祝烽身边一看,他面前的桌案上,堆积了不少的奏折,已经批阅了一部分,还有许多放在旁边。

虽然祝烽还没有完全的恢复,但,他的脾性似乎丝毫没改。

已经开始处理政务了。

只不过,最重要的一部分政务,鹤衣他们都暂时没有放到他的面前。

涉及到大祀坛上发生的事。

还有,前朝后宫,不少人上奏,要求惩治贵妃。

现在,贵妃已经被劫走,消息当然是瞒不住,至少成国公他们都已经知道,只怕接下来,又要闹出什么滔天大祸,也未可知。

祝烽现在虽然还没有完全想起这件事,但只是处理这些五花八门的奏折,以及大炎王朝每天发生的这么多事,就已经让他非常的吃力了。

他毕竟,还没有完全的恢复神智。

“你来了就好了。”

祝烽对着她,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神情,一只手撑着额头,说道:“朕现在头疼得很。”

一听他这么说,秦若澜急忙走到他身边。

柔声说道:“皇上既然头疼,那就不要处理这些东西了。”

“不行啊,还有很对政事,堆积如山。”

“皇上……”

秦若澜看着他眉心的几道悬针纹,心疼不已。

明明之前刚刚醒来的时候,他的神情还是那么轻松,眼神也清明,整个人甚至恢复了一种少年的气息,让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当年的少年燕王。

而且,那两天,他们也天天都在一起。

一瞬间,秦若澜好像回到了他们的少年时代,每天都在一起游玩,嬉闹,那都是他们曾经经历过的美好岁月。

可是,她也高兴得太早了。

这中间,毕竟已经经过了十几年。

很快,祝烽就接受了他现在的身份,虽然还没有完全的想起一切,但他对朝政的负责,是骨子里的,自然而然的,就开始花费更多的时间来处理政务。

这样一来,两个人即使待在一起,亲近的时间也少了。

幸好,他对她,还是一样的亲热。

秦若澜上前,伸手按下了他准备去拿笔的手,柔声说道:“皇上……”

“嗯?”

“妾好不容易过来看皇上,皇上就不要老是看奏折了。”

“……”

“再说,政务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

“……”

“皇上还是先休息一会儿吧。妾刚刚走过御花园的时候,看到花园中有一支红梅,开得格外好看,皇上和妾一起去看看,好吗?”

“……”

祝烽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桌上的奏折。

的确,后者让自己头疼欲裂。

于是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朕跟你一起出去走走,透透气也好。”

秦若澜高兴得笑了起来,从衣架上拿下了他的大衣裳,走过来给他穿上,只是在系带子的时候,弄了半天都没弄好。

祝烽低头看了一眼,道:“你的手生了。”

“……”

秦若澜愣了一下。

他说自己手生了。

是因为他还记得,他们以前的时候,自己经常这样帮他整理衣裳吗?

这时,衣带系好了,祝烽说道:“走吧。”

“是。”

秦若澜紧跟在他身后,走出了御书房。

外面虽然是冰天雪地,但那种冷冽,反倒让祝烽感觉到舒服了一些,他深吸了一口气,顺带也伸了个懒腰。

然后,看着外面的冰雪世界。

这一片天地,是属于自己的。

在醒来之后,他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虽然这种感觉很熟悉,但,他有一种灵魂还没有完全归位的感觉。

也的确需要慢慢的熟悉这片天地。

“你说的,那支红梅在哪里?”

“就在前面。”

秦若澜说着,走上前来,小心翼翼的伸手拉着他的衣袖,柔声说道:“皇上跟妾一起过去吧。”

“嗯。”

祝烽便与她一起,两个人往御花园走去。

雪地上,留下了两排足迹。

秦若澜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满心的欢喜,她抬头看向祝烽,眼中的甜蜜也几乎要漫出来了。

可是,走着走着,她发现祝烽在往另一条路走。

于是轻轻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

“皇上。”

“嗯?”

祝烽回头看着她。

秦若澜微笑着说道:“我们要去那一边,妾刚刚说的红梅,在那堵墙的后面。”

说着,她伸手一指。

祝烽一抬头,就看到前方一处红墙,上面积着厚厚的积雪,红墙后,一枝红梅绽放得格外灿烂,仿佛雪中的火焰。

只远远看一眼,都觉得非常的美。

但他说道:“朕想先去那边看看。”

“啊?”

秦若澜有些意外。

但毕竟是皇帝开口,她也不敢阻拦,只能应了一声,乖乖的跟着祝烽往那边走。

这里,是一处斜坡,因为没什么房舍,所以人迹罕至,积雪也比别处要厚得多。

祝烽走过去,一直登上斜坡上面,伸手从雪地里捞了一团雪。

“皇上,小心冷啊。”

看着祝烽的手立刻被冻得通红,秦若澜心疼不已,但祝烽却丝毫不觉得冷,将那团雪在手中捏了捏,然后从斜坡上抛了下去。

小小的雪团滚落下去,不一会儿,就滚成了一个雪球。

秦若澜看到这一幕,顿时笑了起来。

以前,少年时的祝烽和她,也经常这样玩耍。

于是便笑着走上前来:“妾也来。”

可是,就在她刚要伸手去捞地上的积雪的时候,就看见祝烽皱着眉头,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啊——”

“皇上,你怎么了?”

秦若澜吓得变了脸色,急忙扶着他:“那里不舒服吗?”

“朕,头疼——”

祝烽说着,咬紧牙,不断的抵抗着脑子里刀绞一般的痛楚。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