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58章 你,又是谁?

时间:2020-05-24 07:40编辑:admin
“我要见皇上!”

在叶诤的府上,冉小玉撑着一边受伤的肩膀从床上下来,一把拨开旁边前来服侍她的小丫鬟,大声说道:“我要见皇上!”

“小玉,你先不要着急啊。”

叶诤在旁边,想要上前扶她,又担心自己又要被她揍,只能伸出双手,做出要护着她的样子,但根本不敢碰到她。

“我怎么能不着急?贵妃娘娘被人抓走了,你们居然没有去找。”

“……”

“现在都几天了?”

“……”

“万一她遇到危险怎么办?”

冉小玉越说越急,指着叶诤说道:“我跟你说,要是娘娘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我拆了你家!”

叶诤吓得急忙摆手:“你可别乱来,这里也是你家啊。”

“你——”

冉小玉气得脸色发白,立刻伸手要打他,可肩膀上的剧痛传来,痛得她冷汗直冒,叶诤忙说道:“唉唉,你不要生气嘛,要打我也得等你自己的伤好了再动手啊。”

旁边的丫鬟听到这话,都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叶诤也觉得自己这样不行,失去了主人的威严,急忙对着他们摆了摆手,那些丫鬟便憋着笑,退出了这个房间。

叶诤这才上前,扶着她的手臂坐回到床上。

一坐下,冉小玉就生气的甩开了他的手。

叶诤叹了口气,蹲在一旁,认真的说道:“我们跟你一样担心贵妃娘娘,已经派人去找了。”

“派人,你们派了多少人?”

“就是……”说到这里,叶诤也有一点心虚,只能含糊的说道:“锦衣卫的人啊。”

一听这话,冉小玉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我知道,就是那个小鬼头黎不伤。他自己都那么小,怎么可能救得回娘娘。而且——”

“而且什么?”

“……”

冉小玉回想起那天,在冷宫中看到的,黎不伤对着司南烟的样子,眉宇间的阴霾之气更重了。

她没有说,只说道:“我不管,我要去见皇上,我要把这件事告诉皇上!”

“真的不行。”

眼看她要冲着站起来,叶诤伸出双手压住了她的肩膀,认真的说道:“小玉,这个时候你不要任性,皇上他——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

冉小玉一听这句话,心也沉了一下。

“什么叫,什么都做不了?”

“皇上的情况,现在非常的复杂。”

“……”

“为了安抚现在的局面,皇后娘娘,还有鹤衣他们,已经非常的累了,你真的不要再为这件事去打扰他们。如果现在朝廷真的一乱,就算你救回了贵妃娘娘,天下,只怕也没有你们能安歇的地方。”

冉小玉惊了一下。

她说道:“皇上到底怎么了?”

叶诤皱着眉头,沉默了很久,才说道:“他现在的情况很复杂,总之,不能轻举妄动。”

冉小玉瞪了他一眼,然后冷冷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要做大事的人,但我不是。我管不了天下苍生,也管不了北平的安定,我只想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我不想让她受苦。”

“……”

“我要救回贵妃。”

“……”

“如果你们不能出手,我去。以前我也这样做过,现在,我也可以。谁都拦不了我!”

“你——”

叶诤对上倔强,又毫不留情的冉小玉,一时间,也只能苦笑。

他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再进宫看看情况,然后,我们再想办法,好不好?你现在肩上的伤还没好,冒然出去,不仅救不回贵妃,再把自己搭进去,情况不是更糟?”

听见他这么说,冉小玉又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被包扎得厚厚的肩膀。

终于点头:“嗯。”

等到了下午,叶诤又入宫了。

现在,他也是少数几个还能进宫,能进入皇帝的寝宫的人。

虽然在宫门外,已经看到那些大臣们都聚集在那里,一直不散,有些人还上前来拉着他的衣袖,要他将他们的话传给皇上。

“已经这么多天了,皇上还是不肯临朝听政吗?”

“皇上这样不上朝,不理朝政,是要亡国的啊!”

“是啊,皇上这样,置天下于何地?”

……

这些话,若是平时,他听了,或许还会附和两声,但现在,就完全没有心情理会了。

叶诤正要转身往里走,这时,眼前又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成国公。

他一脸严肃,盯着叶诤:“叶大人,皇上这样,到底要到什么时候?”

叶诤一看到他,也只能俯身行礼:“国公。”

“大祀坛的事,皇上还没有给大家一个明确的交代,现在,又是整整几天的时间不上朝,不处理政务。难道,大炎王朝在皇上的眼中,真的轻如鸿毛吗?”

叶诤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他说道:“国公千万不要误会,这几天皇上只是身体不适,所以暂时免朝。等过了这几天之后,皇上自然会重新召见大家,处理政事。国公德高望重,还望能安抚群臣。”

说完,抬手行礼,转身走进了宫门。

吴应求看着他的背影。

眼中,漆黑一片。

叶诤在空旷的长道上匆匆的往前走着。

今天,是祝烽体内的“太上忘情”发挥效用的第三天。

整个皇宫内,戒备森严。

沿途走来,除了站岗的侍卫,每一个人都摸着自己腰间的刀,其他的宫女太监,一个都没有。

不一会儿,他终于到了寝宫外。

深吸一口气,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因为他看见祝烽正靠坐在床头。

就在前两天,他还一动都不能动,甚至连吃饭这种最简单的动作,也只能靠别人的协助才能完成。

现在,已经能坐起来了。

是不是,他好了?

祝烽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衫,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些天身体内的煎熬,让他整个人显得很苍白,靠坐在那里,长发垂在肩头,难得的显现出一点虚弱的感觉。

一双眼睛清净得仿佛纤尘不染的明镜。

正看着床前站着的人——鹤衣,还有许妙音他们。

叶诤急忙走上前去:“皇上,皇上!”

“……”

一听到他的声音,祝烽的目光又转向他,眉心微微的蹙了一下。

“你,又是谁?”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