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44章 暗夜的拥抱

时间:2020-05-24 07:04编辑:admin
就在这时,皇宫的深处。

躺在床上的祝烽,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偌大的寝宫内,烛火明灭不定,摇晃间给人一种山摇地动的错觉。祝烽睁开眼睛后,并没有立刻动弹,而是面无表情的盯着头顶的帷幔。

一言不发,甚至毫无声息的看了很久。

然后,他慢慢的坐起身来。

寝宫内,除了他,还有另一个人,就是坐在另一旁的椅子上,一只手撑着额头,正闭眼小憩的鹤衣。

这几天,他没有闭过眼。

也是到了今天晚上,感觉到祝烽的情况稍微稳定了一些,自己的功体也实在支撑不住,才勉强闭上眼睛休息一会。

祝烽坐在床沿,安静的看着他苍白如玉的脸庞。

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慢慢的起身,推门走了出去。

冬日的北平,寒风呼啸,冰雪封天。

祝烽只穿着一身单薄的中衣,走在这样寒冷的天地间,却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寒意,甚至他的头顶不断的往外冒汗。

因为此刻,他眼中看到的不是冰天雪地。

而是漫天黄沙。

那种感觉让他几乎窒息,而心头的业火也随着风声呼啸而不断腾腾燃烧,几乎从他的脚底一直冲到了脑门。

热,好热!

满心的杀意,也随着那热度,在不断的翻腾。

她往左看,又往右看,环顾四周,却什么人影都没有看到,但心里却只剩下一丝清明,他知道自己要找一个出口,或者说,找一个人。

是谁?

她,又在哪里?

“你,在哪里……”

他低沉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带着一种野兽低咆的感觉,令人心惊。

可是,或许说也幸好,周围没有人。

担心他的状况被宫外的人查知,更被一些人有机可乘,皇后许妙音和鹤衣,还有叶诤他们早就已经下令,将这附近的宫人都遣散。

所以四下无人,祝烽走在这样的宫殿中,反倒像是置身在荒漠之上。

“你在哪里……”

他像一头困兽,找不到出路,却又不肯放弃,只能不停的低喃着,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穿过了无数的亭台楼阁,琼楼玉宇。

在他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了前方一扇大门,跟别的地方那种繁华的乱象不同,这扇大门,虽然也是赤红色的,显得很新,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低沉又冷清的感觉。

那种感觉,吸引着他慢慢的走过去。

伸手推开那扇门,“吱呀”一声,沙哑而悠长的声响,在夜幕中渐渐的传开。

……

这个时候的南烟,也跟之前的祝烽一样,平躺在床上,一张苍白又憔悴的脸上,面无表情,直直的盯着头顶的帷幔看。

但她的内心,却不是空白。

而是千头万绪,全都纠结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她也很清楚,自己是站在悬崖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会跌得粉身碎骨,可是在这之前,她还是做了自己想要做的事。

她保护了自己的男人。

以前都是他,单枪匹马的杀到越国大营,甚至,杀到倓国境内,解救自己,每一次看着他那样,她觉得又心动,又心痛。

也有一点点的不平。

好像,自己就只会给他惹麻烦,而他,除了会拧自己两把之外,从来都是默默的背负一切,身为一国之君,去经历那些一国之君本不应该经历的危险。

这一次,总算自己有一点用处了。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浮起了一点笑容。

我不是全无用处的,更不是那种抱着“免我惊,免我苦,免我无枝可依”的心态,就只会躲在男人的庇荫下享受的软骨头的女人。

身为他的贵妃,我可以承担起自己名誉地位相同的重担。

我不仅保护了他,更保护了这个江山。

只是……

直到现在,祝烽都还没有醒来。

想到这里,她的眉心又蹙了起来。

她当然知道祝烽的身体,本来是非常的强壮的,哪怕上了战场,被砍个几刀,血流如注,他都能屹立不摇;可是有的时候,有的人的外壳越是坚硬,就表示,他的内心,越是脆弱。

因为内心脆弱,所以才必须构筑起坚硬的外壳保护自己。

而他……

他的过去,他的噩梦,到底隐藏了什么呢?

正想着,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这个冷宫向来冷清,如果不是苏嬷嬷或者秦若澜上门,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

大半夜,他们也不会来啊。

是谁?

南烟下意识的坐起身来,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外,那熟悉的轮廓让她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还没来得及开口,大门已经被推开。

冰冷的寒风卷着碎雪,一下子闯进了这个房间,而南烟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不管是自己清醒,还是梦境中,都不断萦绕在眼前的身影,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了面前。

他走到了自己的床边。

周围一片漆黑,但他的眼睛,却亮得出奇,盯着自己的时候,好像目光都凝结成了实体。

看在自己身上的哪一处,那个地方,就火辣辣的发烫。

“皇……上……”

南烟完全傻了,轻启檀口,吐出了这两个不敢置信的字。

而那个高大的身影,一下子俯下身来,用力的保住了她。

“……!”

呼吸,窒住了。

心跳,也停住了。

她一下子被熟悉的气息包围,被那双有力的大手环抱着,紧贴进了他的怀抱中,就好像过去的每一次,他温柔的拥抱着自己,在耳边呼吸着。

两个人所有甜蜜的记忆,这一刻,都在她的脑海里鲜活了起来。

“皇上……?”

她的眼泪,一下子流淌了出来。

你醒了?

你来找我了?

你没事了,对吗?

她想要问,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感觉到了一点不对。

他的拥抱——

过去,他的拥抱虽然也非常的用力,好像要将自己融入他的血肉当中一般,但,即使热情中,也带着一点克制。

毕竟,是那样孔武有力的他。

可现在,他却好像不会克制。

那双手如铁钳一般,越来越用力。

南烟感觉到自己无法呼吸,整个身子似乎都要碎裂在他的怀抱中。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