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34章 劫难的关键

时间:2020-05-24 06:40编辑:admin
好惊人的身手。

这个时候,即使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祝烽的这个“真相”上,但,看到这个快如闪电的身影,还是让众人都惊了一下。

南烟也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

直到这一刻,她才看清眼前的这个人。

黎不伤。

两年没见,他——他已经完全跟记忆中那个瘦小的孩子不一样了,他的个子长得很高,甚至比原本就高大壮硕的满都都还更高一些,肩膀也很宽阔。

一身华丽的锦衣,并不让他看起来显得累赘,就像刚刚那闪电般的身手,完全没有受到锦衣的影响,相反,宽阔的腰带束得很紧,更让他显得很灵敏,有一种猎豹的矫健。

他的脸,也跟过去不一样了。

过去的他,虽然总是一副严肃,沉重的模样,但毕竟还是孩子,稚气难脱,可现在,那张消瘦而俊美的脸上,所有的稚气,随着岁月的打磨,消散得一丝不剩。

只有那双狼一般的眼睛里,还残留着一点过去熟悉的东西。

也不是稚气。

而是一种,好像野兽的亲昵。

说起来,有点奇怪,野兽是不会亲昵任何人的,但,当他抬头看向南烟的时候,竟然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这种矛盾的东西。

此刻,南烟还震惊于他闪电一般的身手中,完全回不过神。

倒是周围的那些锦衣卫,一看到他出手,都大吃一惊。

他们大声道:“指挥使!”

锦衣卫,是要完全服从皇帝的命令,在皇帝没有下令的时候,他们绝对不能动。

就像是之前,不管外面出了什么事,但祝烽没有吩咐,就算那些人真的逼上了祭坛,他们这些人也不会迈出一步。

可现在,黎不伤却在皇帝没有下令的时候,动手了!

“指挥使”。

听到这三个字,让南烟也惊了一下。

虽然,锦衣卫是祝烽在两年前就说了要组建训练的,但直到今天,这些人才正式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他们是脱离朝廷掌控的一支人马,自然也没有人知道,里面的官衔是如何。

但,指挥使,听起来,官衔应该是不低的。

至少,也是这一批人的首领。

南烟还记得,这一批人,都是皇家的宗室子弟,算起来也是非富即贵,很多人的年纪也都不比黎不伤小,毕竟算起来,他今年也才十八岁左右。

却已经当上了指挥使了!

他的变化,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虽然为当前的局势而揪心,但看着黎不伤的样子,南烟的心里还是升起了一丝欣慰。

这个孩子,长大了。

不,现在还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

当冰冷锋利的刃口紧贴在咽喉上的时候,满都也惊了一下。

他毕竟不是孤身来此,前来出使,自然身后也带着自己的护卫,那些倓国的护卫立刻冲了上来,对着黎不伤道:“放下手中的刀!”

“放开满都大人!”

黎不伤一双狼眼阴沉,透着一种野兽捕食一般的狠戾气息,道:“贵妃让你闭嘴!”

可这时,满都已经什么都顾不上。

他的眼中,心中只有一个人,在将要获知她的下落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他想了想,转头看向司南烟,说道:“贵妃娘娘。”

“……”

南烟的气息也沉了下来。

满都说道:“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能对人言之处?贵妃的女儿,是塔娜公主的后人吗?”

南烟的心跳更沉了一些,咬牙道:“是不是塔娜公主的后人,与你无关!”

满都还要开口。

但就在这时,感觉到咽喉一凉,刀光闪过,他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血口,鲜血立刻流淌了出来。

“啊——!”

他没想到,身后的人竟然真的敢动手!

而周围那些倓国的士兵也惊呆了,立刻要上前:“你——你敢伤害满都大人?”

“大人?”

黎不伤狼一般的眼睛扫视了这些人一眼。

最后,看向了南烟。

他冷冷道:“倓国的大人又如何?就算是倓国的皇帝,谁敢违抗她的意思,我都照杀不误!”

他口中那种阴狠,嗜血的气息,让人心惊。

连南烟,在这一刻,都窒息了。

黎不伤又一次将刀锋贴上了满都那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脖子,道:“你再说一个字,就不能再说话了!”

满都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会儿。

他终究,还是顾惜自己的性命,可发红的眼睛里充满了不甘,抬头看向祭坛上的祝烽。

但就在这时,周围的群臣却又开口了。

“此事与他无关,但与我们有关。”

南烟一抬头就看到下面文武百官的眼神,如刀锋剑芒一般刺向自己。

没错……

他们说的没错。

就算这件事真的与满都无关,但大炎王朝的文武百官,却不能不过问这件事。

他们要过问的,也不只是心平公主是否是倓国宗室之女这么简单。

他们真正要问的是——

祝烽!

但此刻的祝烽,他的脸色苍白,好像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都被抽干了一样,眼中混沌,漆黑一片中,又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沉黯的杀意。

站在他身边的许妙音,也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一点。

甚至,不是他的眼神。

他的周身,都散发着那种剧烈的杀意。

祝烽,从来都是一个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人,经历战火的人,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才能在刀光剑影,乱世洪流当中活下来。

但,他只有一个时候,会失去理智。

就是在他的梦境里。

曾经,南烟在他的身边,几乎被刚刚从梦境中醒来,还没有完全恢复理智的他斩于剑下,那一次,是她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而现在,分明不是晚上,也没有梦境。

可祝烽却好像已经陷落在了梦境当中,整个人战栗不已,心底里腾腾燃烧的业火,不断将炽热的温度化作沉沉杀意,透过他的四肢五体,厚重的衣衫,散发出来。

许妙音说道:“你们不要再逼他了!”

可是,她的声音,已经没有人能听到了。

所有的文武百官,都在在这一刻齐声逼问,他们跪在地上,不断的前行,已经聚拢到了祭坛之下。

南烟道:“你们——”

吴应求高声说道:“贵妃可以杀掉那一个人,但是,能杀掉我们所有人吗?”

“……”

“你们可以封住这里的人的口,但是,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吗?”

“……”

这一刻,南烟也无话可说。

没错。

他,和她,都无法堵住天下悠悠之口,祝烽的身世到这个时候,也已经被揭露出了一角,那些大臣们不可能就这样放置不理。

说到底,他们……也无错。

这里是炎国,大炎王朝,他们效忠的炎国的皇帝,但突然之间发现,炎国的皇帝可能是个倓国人,不要说这些熟读儒家经典,信奉三纲五常的官员们不能接受,任何一个炎国的老百姓,也很难接受。

甚至……

就连那一刻,南烟看到盒子里那个玉佩,看到玉碟上那个空白的地方,也有些难以接受。

她之所以还站在这里,之所以做这一切,只是因为——

他是祝烽!

而就在这时,原本已经沉寂下来的祝煊,上前一步,嘴角带着一丝阴冷的笑意,说道:“皇上,这件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难道你还想隐瞒下去吗?”

“……”

“其实,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有人怀疑过你的来历。”

“……”

“只是那个时候,高皇帝将这件事瞒了下来。”

“……”

“天下的人不知道,可是我们几个‘兄弟’,却不可能不知道,你是一个来历不明的‘皇子’,你到底来自何处,你到底是什么人?”

“……”

“为什么你的女儿的掌心,会出现倓国宗室之女才会有的月形的胎记?”

“……”

“皇兄,这,可不是你用兵,就能镇压的!”

他这些话,一字一字,像刀一样扎进人的心里。

的确。

就算祝烽可以用刀兵控制住这个场面,但是这件事,是他无法回避的。

哪怕回到皇宫,回到朝廷,他还是要给出一个答案。

皇帝,虽然至高无上,但,不可能真的孤家寡人。

若他的座下,连一个大臣都没有,那一个光杆的皇帝,甚至还不如一个失势的王爷。

南烟终于明白,这,才是祝煊真正的杀招!

这个人,真的太厉害了!

更要命的是,现在的祝烽,完全陷如了他的噩梦的幻想当中,甚至连站都要站不稳了,许妙音站在他的身后,极力的支撑着他。

可是,却好像已经扶不住,此刻的大厦将倾。

这时,南烟的脑海里,回响起了之前叶诤说过的话——

“他好像说,娘娘是解这一次劫难的关键。”

自己,是关键?

是关键?

她全身的血液突然急速的流淌了起来,那种感觉,好像心底里燃烧起了一把火焰。

只能这样了。

但,自己还需要一个人——

想到这里,他急切的举目四望,周围站着的人,康妃吴菀,安嫔高玉容,黎盼儿,新晴……

不行,都不行!

就在这时,她的目光一下子看到了身边的魏王祝成轩。

顿时脑中灵光一闪。

他原本离太子之位就只有一步之遥,只要他凭借一个功劳坐上了太子,宁王就彻底无望了!

想到这里,南烟深吸了一口气,趁着周围大乱,对祝成轩说道:“殿下!”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