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17章 我的心思,不重要

时间:2020-05-24 05:55编辑:admin
原来,今晚还有一场洗尘宴。

南烟虽然心里矛盾极了,也有许许多多让她不解的疑惑,不断的在心头翻涌着,但她表面上还是做出非常平静的,贵妃该有的样子。

“既然宁王安排,那本宫,就却之不恭了。”

“多谢贵妃娘娘赏脸。”

祝煊说着,又看了看她,虽然刚刚那一场“意外”,简若丞帮她挡住了大部分的落雪,但还是有一些雪沫飘落到了她的头上和身上。

祝煊笑道:“贵妃娘娘还是不要在外面了,这里到底冷。”

“这,也好。”

南烟顺手掸了掸身上的雪尘,又看了简若丞一眼。

然后说道:“本宫,就先回去了。”

“恭送贵妃娘娘。”

祝煊和简若丞都毕恭毕敬的对着她拱手行礼,南烟转身离开。

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了视线中,祝煊才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简若丞,道:“还是忘不了?”

“……”

简若丞没有说话。

只是清俊的脸上,那熟悉的,让人感到温暖的笑容,慢慢的褪去。

逐渐取代的,是仿佛周围的环境一般,森寒的气息。

祝煊笑了笑,说道:“虽说大丈夫何患无妻,但,长情的人,本王觉得,也很不错。”

他走上前去,伸手拍了拍简若丞的肩膀。

“只要再耐烦一天就好。”

“……”

“再有一天的时间,也许她就能变成你的——”

“殿下,”简若丞打断了他的话,面色木然的说道:“在下听不懂殿下话中的意思。”

“哈哈哈哈。”

祝煊立刻笑了起来,说道:“若丞,这又有什么好隐瞒的?”

“……”

“难道你以为,天底下,还有谁看不出你的心思吗?”

“……”

简若丞没有开口否认,更不反驳。

只是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平静的说道:“我的心思,不重要。”

祝煊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微笑着说道:“对,在这个时候,什么都不重要。”

“……”

“重要的是明天,只要过了明天,一切你想要的,都能到你的手上。”

“……”

简若丞仍然一言不发。

但冰天雪地,他的目光中,却仿佛燃起了一簇火焰。

虽然不易察觉,却有一种异样的,炽热的温度,在这样苦寒的天气里,让人心惊。

他说道:“一切,等明天再说。”

“当然,”祝煊微笑着说道:“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晚上的这一场洗尘宴。”

说着,他看向简若丞:“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在下已经全部准备妥当。”

“嗯,那就好。”

祝煊点了点头,说道:“明天那么重要,从现在开始,一点差错都不能出,今晚的夜宴,更不能有任何的意外。”

“是,在下会再去检查一遍,确保不让任何意外发生。”

简若丞说完,对着他拱了拱手,便转身离开了。

祝煊仍然站在原地。

湖边,玉树,周围皑皑白雪,衬得他一袭白衣,一切,都显得那么洁净,好像纤尘不染。

但,他的眼中,却仍旧有一丝暗暗的阴霾。

不能散去。

“到底,他是不是真的受控制了?”

这件事,虽然已经有了自己“亲王尹京”的身份做保证,但他还是不能完全相信。

毕竟,祝烽是战场上生存下来的人。

他的意志力有多强悍,别人不知道,但他作为兄弟,太明白了。

能在北方,苦寒之地镇守那么久,甚至跟倓国对峙,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到的。

虽然早就见识过凤姝的“能耐”,可是,这一个局里,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祝烽。

他喃喃道:“如果,他真的连凤姝都不宠爱了,那,还在她的控制当中吗……?”

|

一转眼,到了傍晚。

北方的冬天,天黑得要比南方更早。

刚过酉时,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园中各处很快就挂起了灯笼,殷红的光芒顿时将整个园子都照亮了。

时间一到,南烟也稍事梳妆了一下,从自己的院子中走了出来。

因为还有风在吹着,屋檐下的灯笼微微的晃动着,光影摇晃,给人一种好像整个天地都在隐隐摇晃的错觉,有些眩晕。

而南烟一走出来,眼睛没看清,踩着台阶上的碎冰,差一点就跌倒。

“娘娘小心。”

幸好身后的念秋机灵一把扶住了她。

南烟惊出了一身冷汗。

缓了口气:“没事。”

她抬起头来,看向前方,刚刚快要摔倒的那一瞬间,她又感觉到了那熟悉的目光,似乎一直在紧随着自己。

而暮色,更深了。

前方,能看得到灯光大盛,隐隐还有丝竹之声。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走吧。”

走到前面的大堂上,能看得更清楚,这个地方灯火辉煌,虽然循制,亲王的任何宅邸,建筑的大小都有严格的规定,不能比皇帝所住的皇宫更宏大,但是,因为布置得当,这个地方还是给人一种非常浩大的感觉。

宽阔的门庭,宽敞的空间。

同时容纳上百人在里面宴会,也毫不费力。

刚一走到门口,立刻就有人唱诵道:“贵妃娘娘驾到。”

顿时,大堂里的人全都看了过来。

南烟一眼就看到人群当中的简若丞,他转头看向自己,那双熟悉的眼睛里,微微有一道光闪过,虽然还是很温柔,但在温柔的目光之中,又好像有一丝复杂的神情。

他们都走上前来,对着她行礼:“拜见贵妃娘娘。”

南烟淡淡的一抬手:“免礼。”

简若丞走了上来:“贵妃娘娘果然来了。”

南烟笑了笑:“宁王亲自邀请,本宫又怎么能不来呢?”她说着,看了看周围,说道:“这个夜宴,倒是很规整的样子,二公子——费心不少。”

“那里。”

两个人正说着,皇帝和皇后来了。

南烟后退了一步,跟着大家一起跪拜下来,齐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祝烽走进来,看了看这里的人。

平静的抬手:“平身吧。”

“谢皇上。”

众人慢慢的站起身来,而祝烽的目光,几乎是立刻,就落到了南烟的身边。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