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911章 一个异数

时间:2020-05-24 05:39编辑:admin
她呆呆的望着他,眼睛有一些滚烫,又湿润的东西涌上来。

“不,不是。”

“不是?”祝烽拧着眉头:“那朕说了要回来,你却让人把饭菜撤了,是什么意思?”

“……”

南烟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一点沙哑:“妾,以为皇上会留在丽嫔那里。”

“……”

祝烽的气息沉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那你还是把朕的话,当耳旁风了!”

南烟轻轻的低下头去。

祝烽看着她长长的睫毛,覆在闪烁着流光的眼睛上,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朕说了,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是。”

“今后,你也给朕记住,”他说道:“朕说什么,就是什么。”

“是。”

幸好,御膳房那边的动作很快,彤云姑姑下去传了话,没过一会儿,就有人重新送来了饭菜,又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

祝烽坐下来,却是直接将手中的空碗递给了她。

“给朕盛饭。”

“……”

南烟没有说话,只乖乖的接过碗来,盛了一碗饭,然后奉到他的面前。

祝烽道:“你呢?”

“啊?”

“难道,要朕一个人坐在这里吃吗?”

“……”

南烟想了想,便也给自己盛了一碗,只是,跟祝烽那满满当当的一碗饭不同,她盛给自己的,只有半碗。

祝烽看了她一眼,倒也没说什么,只说道:“多吃点。”

“是。”

南烟低着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碗里的东西。

而这个时候,守在门口,探着脑袋往里看的念秋和彤云姑姑,都长长的松了口气,念秋轻声说道:“总算,一切都好起来了,对吗,姑姑?”

彤云姑姑说道:“只希望,一切能雨过天晴吧。”

|

像是听到了他们的心声一般。

接下来的日子,天气一直都很晴朗,他们的船一路北上,几乎没有什么意外。

南烟看着周围的水域,其实也非常的眼熟。

因为,当初南蠡王阿日斯兰劫持她去倓国的时候,走的就是这一段水域。

一转眼,过了快一个月的时间。

看着江岸两边,连绵起伏的高山,还有,感觉到越来越冷的天气,空中已经开始飘落雪花。

他们,已经进入了北方地域。

而这些日子,祝烽在她身边的时间,要比之前多一些。

虽然,还不完全像过去那样,几乎每天都会来看望她和小心平,但,能见到他,而且两个人相见的时候,不再是那种剑拔弩张,或者冷冽的气氛,这一切,就已经很不一样了。

南烟也问了祝成轩,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让祝烽产生了变化。

祝成轩自己也有些诧异。

他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香起了作用,不过,这些日子父皇很少去丽嫔娘娘的房间,倒是真的。”

“……”

“虽然,丽嫔娘娘也有几次,让人送了茶到御书房去。”

南烟顿时有些紧张:“那,皇上喝了吗?”

“不知道。”

祝成轩摇了摇头,说道:“最近,父皇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呆着,不要任何人陪,所以他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

南烟沉默了下来。

祝成轩看着她还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轻声说道:“贵妃倒也不必太过忧心。”

“……”

“父皇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

南烟喃喃的说道。

虽然现在,祝烽的情况似乎是比之前要好一些,还有一件事,压在她的心头,就是之前叶诤告诉她的,鹤衣为这一次迁都,卜的那一卦。

这一次,祝烽北上,可能会有大事发生。

一想到这个,她的心里就平静不下来。

南烟说道:“殿下知道,这一次鹤衣大人为皇上迁都卜卦的事吗?”

祝成轩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我也知道。”

“……”

“鹤衣大人也给我传了消息。”

“……”

“这一次北上的事宜,包括船上的安排,都是鹤衣大人提点我的。”

“哦?”

南烟听了,有些惊讶。

原来这一切,都是鹤衣在背后指点祝成轩。

难怪,这一次他们从上船到现在,诸事顺利,甚至祝烽也开始渐渐好转,她还以为完全都是祝成轩的功劳,现在看来,还是鹤衣在北平运筹帷幄。

当然,比起过去,祝成轩的成长也很快了。

若是当初还在北平时见到的他,在祝烽面前唯唯诺诺,连话都说不顺畅,是绝对不敢做这些事的。

南烟又问道:“那,鹤衣大人有没有说,这一次会具体遇到什么事情吗?”

祝成轩摇了摇头。

“照他的说法,敌人,是隐藏在暗处的。”

“……”

“不仅敌人隐藏在暗处,就连他们要做的事,现在,都还没有完全的弄清楚。”

“……”

“所以这一次北上,我们很多事情,都要小心,再小心。”

南烟听着,眉头都皱紧了。

以鹤衣的敏锐,连他都没有办法察觉,那这件事真的很棘手了。

她长叹了口气。

看着她忧心忡忡的样子,祝成轩又觉得自己不应该把太多的压力都给她,于是轻声说道:“贵妃娘娘也不用太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鹤衣大人也说了,他的那一卦,是雷泽归妹。”

“雷泽归妹?”

“对,说起来,是下下卦,阴柔凌驾阳刚之象,弱者冒独强者,但他说,卦中似乎又有异象。”

“……”

南烟虽然杂学旁收的,但卦象的东西,她从来都不懂。

祝成轩说的这些,她听得一头雾水。

祝成轩道:“总之就是,死中有生。”

“……”

“只不过,需要一个异数。”

“异数?”

南烟皱起了眉头:“又是什么意思?”

祝成轩道:“异数,可能是人,也可能是事,这一切,现在说都是白说,只能等到事情发生了,我们才会知道的。”

“……”

“好了,也别说这些了,免得人心情抑郁。贵妃娘娘,今天天气不错,去外面甲板上看看吧。”

南烟脑子里一片混乱,正觉得憋闷。

他这个提议,倒是来得正好。

便索性走出舱房,去甲板上散散心。

今天的天气也的确不错,风雪都停了,难得阳光普照,虽然没有太多的热力,但人在舱房里窝了那么久,晒一晒太阳,对人还是很好的。

而这一走到甲板上,就看见皇后许妙音站在前方。

南烟走上前去,轻轻的道:“拜见皇后娘娘。”

祝成轩也跪拜:“母后。”

许妙音回头看是他们,平静的点了点头,说道:“贵妃也出来看风景吗?”

“是的。”

“本宫倒是没怎么见过这样的风景,跟金陵大有不同。”

“……”

“不知道到什么地方了。”

南烟看了看周围,这里的景致,倒是有一些熟悉。

她想了想,说道:“我们应该已经快要进入山东境内了。”

“哦?”

“若是妾没记错的话,再往前走一段,应该就到运河跟黄河的交汇处了。”

“这样啊。”

南烟扶着围栏往前看。

应该就是这一段,因为她已经走过不止一次,再往前走,到了运河跟黄河的交汇处,也就是之前,南蠡王阿日斯兰带着她上岸的地方。

然后,他们到了鹤城。

许妙音回头道:“成轩,我们这一次是在什么地方上岸啊?”

“回母后的话,这一次是去天津。”

“哦。”

南烟道:“那我们,不走鹤城那条路了?”

“当然不,”祝成轩摇头道:“路线已经早就安排好了。不走那条。”

“……”

南烟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段路她虽然已经走了不止一次,但其实自己对这周围也并不太熟悉,既然是鹤衣在背后指点祝成轩,那应该也有他的用意。

况且——

鹤城。

一想到那个地方,南烟的心情不由得又飘过了一丝阴霾。

那里,就好像是麻烦的聚集地。

第一次去鹤城的时候,是自己被阿日斯兰劫持;第二次,是祝烽带着自己去,而就是在那一次,阿日斯兰将凤姝送到了祝烽的身边。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却没想到,这些日子,让他们都改变了那么多。

许妙音回头看着她,说道:“贵妃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看?”

南烟急忙摇摇头:“妾,没事。”

皇后又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很快就要到北平了,到时候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贵妃要保重身体。”

“是。”

他们几个人正说着,身后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虽然还没回头,但南烟已经敏感的感觉到了一种让人不舒服的感觉,她下意识的回过头,就看见凤姝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一看到她,南烟的眉头就拧了起来。

而凤姝,听说她病了,而且这些日子一直不见好转,今天看到她,果然是脸色苍白,眼睛里满是血丝。

虽然知道她是个艳丽动人的美人,但这一刻,乍然一看,她的样子却有点吓人。

当然,再一看,仍然是一个明艳动人的美人。

她走过来,毕恭毕敬的对着许妙音和南烟拜倒:“妾拜见皇后娘娘,拜见贵妃娘娘。”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