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暖婚新妻 第182章 去找洛小夕(2)

时间:2020-04-14 19:57编辑:admin
洛小夕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苏亦承英俊的五官已经逼近她。

她来不及反抗,苏亦承已经攫住她的唇瓣。

洛小夕瞪大眼睛,浓密的长睫毛几乎要扫到苏亦承,身体的感知能力似乎在这一个瞬间全被打开了,她把一切都感受得清清楚楚——

从窗户吹进来的凉风,苏亦承双唇的温度,他的呼吸,他的每一次轻吮浅吸,他试图撬开她的牙关……

而她只能瞪着眼睛,浑身僵硬的被他压制着,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苏亦承也感受到洛小夕的僵硬了,想起她接吻的经验有限,松开她,闲适的看着她的眼睛,果然,她的双颊慢慢泛出了浅浅的红色,却又死扛着装出一副“我不怕你”的样子。

他笑了笑,唇落到她的眼睛上,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不容违抗的命令:“把眼睛闭上。”

洛小夕不是听苏亦承的话,但他吻下来,她不得不闭上眼睛。

凌晨,整座城市都陷入沉睡,万籁俱寂,洛小夕的手不自觉的收紧,抓住了身下的床单,有些艰难的出声:“苏亦承,不要……”

他们现在不明不白,所以,不能。

要么在关系清楚明白的情况下,水到渠成。

要么……只能是她强迫苏亦承!

这么突然,绝对不行!

苏亦承本来就没打算对洛小夕做什么,但也无法否认他差点失控了,艰难的抽离,目光深深的看着她。

洛小夕只是觉得苏亦承的眼睛里多了一抹什么——她感到陌生,却又懵懵懂懂的东西。

“睡觉。”苏亦承躲开洛小夕的目光,用长腿把她压住,“别再乱动了,否则……我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

洛小夕心有余悸,尽量往床沿那边挪,尽量和苏亦承拉开距离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她的这个举动令苏亦承非常不悦,眯了眯眼,果断把她拖回来禁锢到怀里:“我最后跟你说一遍,别再动了。”

别说动了,洛小夕根本大气都不敢出,只是在心里默默的“靠”了一声——苏亦承平时对外一副温润君子的模样,实际上根本就是一野|兽好吗!

“你为什么来找我?”她问出憋了一个晚上的问题。

苏亦承沉默了好一会,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催促她:“不早了,睡觉。”

“你在逃避我的问题。”洛小夕抬起头,笑嘻嘻的看着苏亦承,“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不敢告诉我?”

“你是不是一点都不累?”苏亦承渐渐逼近她,“那我们做点可以消耗体力的事情。”

他双眸里的那抹深沉尚未褪去,整个人充满了攻击性,洛小夕说不害怕是假的,立即就倒下来闭上了眼睛。

她想睡,但想想还是觉得有些诡异和不放心:“苏亦承,你不会半夜兽性大发吧?”

“你再出声,我现在就……”

“好好好,我睡觉。”洛小夕捂住苏亦承的嘴,闭上了眼睛。

虽然今天晚上苏亦承很“野兽”,但他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说了不会对她做什么,洛小夕就相信他是绝不会碰她的。

于是,她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洛小夕的性格和苏简安南辕北辙,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躺下十秒钟就能睡成一头猪。

不一会,苏亦承就听见了洛小夕变得绵长的呼吸声,他却在黑暗中睁着眼睛。

洛小夕问他为什么来找他,他不是无法回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洛小夕,是因为一时冲动。

本来一切都在计划中,等到《超模大赛》结束后,等那件事完美解决了,他再和洛小夕坦白一切。

但在听到张玫说家里要洛小夕和秦魏结婚,他还是没能控制自己,冒着酒驾被抓的风险来找她了。

他突然懂得了陆薄言这么多年硬是不来找苏简安是为什么。

他们这种人,在面对利益和种种诱惑时,都能拿出强大的定力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走上歪道。

不是因为他们定力强大,而是因为那对他们并不具太大的诱惑力,诱惑他们的人并没有抓住他们真正的软肋。

真正的软肋,是哪怕别人碰了一下他们也会痛彻骨的,就像陆薄言恨不得代苏简安受过这次的重伤一样。

而真正的诱惑,连他们自己都不敢碰,就像陆薄言这么多年不敢见苏简安,因为知道一旦见了,他就会全面失控,再也无法放手。

苏亦承闭上了眼睛,从心底叹了口气——他无论如何没想到,这一辈子会栽在洛小夕身上。

他靠近了洛小夕一点,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就充盈到他的鼻息间,身下的床、身上的被子,似乎都充斥着她身上的气息。

苏亦承仿佛跌回了和洛小夕看完球回来那天,洛小夕的气息和浓浓的疲惫重重袭来,他突然觉得累,但也觉得空前的放松,意识越来越模糊……

太久没有这样自然入睡了,以至于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苏亦承一度怀疑自己是做梦。

但都是真的,躺在他身边的洛小夕是真的,他不用靠安眠药就一觉到天明也是真的。

他起床,替洛小夕盖好被子后轻悄悄的离开房间,就像不曾出现过一样。

七点二十分,洛小夕床头柜上的闹钟急促的响起,她拉过被子蒙着头赖了几分钟,猛地意识到什么,掀开被子——

除了她,床上没有第二个人。

苏亦承呢?

还是说,昨天晚上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

靠,那她这场梦做得也太逼真了,昨天苏亦承强吻她时是什么感觉她都还历历在目。

在这种似梦非梦的凌乱中,洛小夕睡眼惺忪的爬起来进衣帽间换了衣服,又浑浑噩噩的推开房门,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跌入了另一个梦境——

苏亦承穿着衬衫西裤站在开放式厨房里,领带随意的挂在胸前尚未系好,衬衫的袖子挽到了手腕上,慵懒的模样透着几分随意,但他手上的动作却认真又专业。

他在煎蛋。

天然气灶上蓝色的火苗在跳跃,平底锅的蛋白煎得圆圆的,盛起来再装上蛋黄,一个漂亮的太阳蛋就诞生了。

这时,烤箱关火,他戴上厚厚的手套抽出烤盘,将考好的鸡胸肉盛到白色的餐盘上,又接着烤芦笋和香肠。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哦,被迷得神魂颠倒——用来形容此刻的洛小夕最合适不过。

她见过的男人很多,但衣架子也就那么几个,苏亦承绝对是衣架子中的翘楚,平时不管是西装革履还是运动休闲,都有一种沉着稳重的气质流露出来,谈吐间倍显风度儒雅,完全就是让女人为之疯狂的存在。

她没想到的是,他挽起袖子拿起锅铲,举手投足间风度依然,甚至还有一种居家好男人的味道,还是帅得让人头破血流。

她绝对不能让人看见苏亦承这个样子,否则她得多出来多少情敌啊?

芦笋和香肠很快就烤好,苏亦承盛到餐盘上,无意间看见洛小夕站在客厅,说:“去刷牙,早餐很快就好了。”

“噢。”

如果这是梦,洛小夕愿意一直做下去,她飘去卫生间洗脸刷牙,又速战速决的抹上护肤品,然后出来。

两份早餐和一份水果沙拉已经摆在餐桌上,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微波炉里还有什么在旋转。

苏亦承也已经收拾好自己,领带打了个优雅的温莎结,放下衬衫的袖子,露出商务手表和精致低调的袖扣,居家好男人不见了,又是一贯的商业精英模样。

无论他展现出哪一面,洛小夕都只有一个反应——咽口水。

“叮——”的一声,微波炉里的灯光暗下去。

苏亦承突然想起手机落在洛小夕的卧室,边往卧室走边自然而然的交代洛小夕:“把牛奶端出来。”

玻璃杯里的牛奶温温热热的,刚刚好,洛小夕端出来,苏亦承也正好拿着手机从卧室走出来。

洛小夕觉得,他们像极了一对普通的男女朋友,过着普通却温馨的小日子。

但不是,他和苏亦承还什么都不是。

洛小夕把自己从梦中唤醒,放下牛奶盯着苏亦承看:“我怎么不知道你会做吃的?”

苏亦承只当洛小夕是感到惊喜:“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

洛小夕尝了口烤鸡胸肉,口感一流,居然一点都不柴,芦笋也脆嫩可口,完全和苏简安有的一拼。

她兴致勃勃的又问苏亦承:“你用这招追过几个女人?”

“我没追过女人。”

苏亦承以前的那些女朋友,工作上是女强人,猜男人心思更是一把好手,水到渠成的和他在一起,度过一段时间后,一旦他表现出冷淡和漠然,她们就会问:“我是不是该离开了?”

他递出支票,或者是一串钥匙,两人的关系就回到再普通不过的普通朋友。

没有人会像洛小夕这样对他的过去感兴趣,因为知道会引起他的反感。奇怪的是,他并不反感洛小夕的追问,甚至做出了回答。

然而,洛小夕“嘁”了声,表示根本不信:“难道都是她们追你的?”

苏亦承放下刀叉:“小夕,我和她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洛小夕想起半个月前秦魏的话,秦魏明着告诉她苏亦承和那些女人并没有断干净。

她狐疑的看着苏亦承:“真的和每个人都没关系了?”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