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游戏大亨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算计

时间:2020-04-08 19:47编辑:admin
木刀把子点点头,沉声道:“他说得没错!我已经耗尽了力气,现在只是个废人了!”

火莲神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像是想通了些什么。

“那又如何?就算以我一人之力,只要不计生死,也能拖你们其中一个上路!谁来?”火莲神傲然道。

话音未落,从火莲神身上蹿出了烈焰朵朵,如莲花瓣般将他的全身包裹在其中。

这些火焰全都是由光纹能量化变生出的力量,火莲神不愧为白日门十大高手之一,实力当真很强,非常的强。

见到他以光纹力量化为焰力护身,龙战野和墨闻脸色微微一变,不禁都有些凛然之意。

因为他们当然看得出来,火莲神这家伙以本命能量施展,这是准备要拼命了!

“莫慌!还有我们!”就在这时,就听到从木刀把子身后又传来了一声大吼。

只见涂山明和黄少天两人突然现身,一左一右,一刀一剑,护在了木刀把子的身旁。

“再加上我们两个!多换一个不难吧?”黄少天持剑傲立,如一株寒梅盛开,凛然不可侵犯。

两人其实刚刚才到,恰好听到了火莲神的那段话,又听钟野夫说他不懂审时度势,一时气血难平,便齐齐杀了出来。

此刻,木刀把子一方,除了武豪之外全都到齐了,而且还多了一个火莲神,又是在赤月魔穴这种险恶的环境之中,未必就没有一战之力,至少把水搅混,逃出去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火莲神周身的焰力越来越盛,气势也已经攀升到了顶点,目光炯炯的盯着钟野夫他们三个,大有只要谁一动手,他就上前拼个玉石俱焚的架势。

这时,钟野夫却笑了,而且笑得居然很诡异。

“你们真的觉得,还能走得掉么?犹其是你,火莲神!”钟野夫似笑非笑道。

火莲神冷哼一声,双掌轻轻一搓,搓出了一条火焰刀,热力迫人。

“两位,请将此物带上!”钟野夫一边说话的同时,一边随手递出了两条东西。

龙战野和墨闻均是一愣,双双接住了钟野夫递过来的那条东西。

递入两人掌中的一枚护符,令牌形态,上面隐隐传来一股药香,沁人心脾。

“这,是什么?”龙战野一闻这枚护符上的香气,顿时觉得提神醒脑,精神为之一振。

钟野夫也不回答,而是双掌齐出,遥遥拍向了火莲神的方向。

说来也怪,钟野夫的双掌上并没有光纹力量爆发,而是出现了两团黑雾,将他的手掌全都没入其中。

这两团黑雾在半空中游晃了两下,一股说不上香臭的古怪味道便速度弥漫于虚空之中。

除了一个人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闻到了这股淡淡的怪味,只是觉得有些刺鼻,却并没有任何影响。

扑哧!火莲神突然脸色大变,喉间一甜,吐出了一口黑血。

这一口黑血吐出,火莲神身上的焰力顿时消减了大半,变得若有若无,黯淡无光。

木刀把子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扶住了火莲神,手指在他的脉门轻轻捏了一捏。

“中毒了?什么时候的事?”木刀把子沉声低喝道。

火莲神自己也是眉头紧锁,一脸不置信的表情,喃喃自语道:“没可能的!我已经很小心的,怎么会?”

话音未落,火莲神又是一口黑血喷出来,地面都染黑了一片。

龙战野和墨闻两人也是面面相觑,觉得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因为他们和火莲神一样,与钟野夫只是联盟关系,并非钟野夫的部下,四人一起联手行动,怎么火莲神就无声无息的中毒了呢?

而且看这剧毒果然十分厉害!连火莲神这等大高手都神不知鬼不觉的着了道,换个角度想一想,若是钟野夫想毒倒他们两个,岂不是也一样办得到?

再一联想到刚才钟野夫塞给他们两人手中的护符,顿时觉得寒毛直竖,很难不多想。

“两位是我钟野夫的盟友,我又怎会相害!你们手中的护符就是解毒的方子,用过就不会中此毒了。”钟野夫笑眯眯的说道,语气令人不寒而栗。

“你,你什么时候做的?”火莲神又惊又怒,哑着声音吼道。

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明明已经谨小慎微到了极点,又怎么会中毒的?

钟野夫满脸得意的表情,摇头笑道:“木刀把子的眼力没错,你还差得远呢!”

“虽然我不知道你就是那张牌,但是你却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其实答案很简单,当然,我也很愿意告诉你!因为杰作当然是要用来给人欣赏的。放心,我会让你死得很瞑目的。”钟野夫慢悠悠的笑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在场人人自危,特别是黄少天和涂山明,两人更是睁大了眼睛,生怕自己也不知不觉中了剧毒。

“答案就在那枚法神戒指上!你们忘了么?当时你们三位都把玩过那枚法神戒指。就在那个时候,我在戒指上下了毒。所以,除我之外,你们都中毒了。”钟野夫笑盈盈的宣布道。

龙战野一听这话,惊得差点就把那枚法神戒给掏出来扔了,总算是他想起这枚戒指价值连城,又知道钟野夫已经给了解毒符,这才稍稍冷静了下来。

墨闻的脸色也是古怪至极,欲言又止,话到嘴边,终于还是咽了回去。

他和龙战野得知自己被施了毒,心里当然是不爽的,只是眼下形势皆在钟野夫手上,谁知道钟野夫是不是只施了一种毒,万一找人家的麻烦,又莫名其妙多出一种来,岂不是自找没趣?

所以,墨闻和龙战野两人才按捺住怒意,只得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而且他们两个也在心中对钟野夫的算计之力,再次有了更高的评价,轻易也不敢得罪他了。

火莲神先是面色一滞,然后才垂头丧气的惨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看来我果真比不上你们!”

钟野夫笑道:“只怪你跟错了人,偏要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找死,倒也怨不得我了。不用挣扎了,乖乖受死吧!”

说到这里,钟野夫扭头看了一眼龙战野,笑道:“龙兄,你的实力最强,火莲神这叛徒就交给你了!我来对付木刀把子!墨闻兄,你替我们二人压阵,要是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小角色敢轻举妄动,不必客气,直接斩杀了就是!”

钟野夫这一番话,把另外两大高手全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大有指使二人出力的架势。

而且他也明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候,两人不能,也不敢拒绝他的要求。

只要这两大高手开始习惯接受他的命令,再不时给些好处,久而久之,也就自然心甘情愿为他所用了。

“钟野夫,你今天可以算计火莲神,明日也可以算计他们。谁当你的盟友,恐怕最后只有倒霉的下场!”木刀把子抬起头,幽幽叹道。

龙战野与墨闻两人听到这句话,不禁同时心中微微一惊。

木刀把子说得没错,钟野夫此人的城府太深了,跟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福祸难料。

可惜两人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这时候无论木刀把子说什么都是没有作用的。

“你想表达什么呢?成王败寇,不外如是,你已经输了!没人会听你的!”钟野夫笑容满面道。

很显然,能够战胜木刀把子,对于他来说,相当于完成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挑战,甚至算得上是搬开了一块心障,从此再也没有人能压制他了。

“你说得很对!的确没人会听我的,事实证明,你比我更狠,算计得更深。也罢,来取我的性命吧!”木刀把子坦然笑道。

钟野夫点点头,他当然不肯让别人来摘取这份苦候的胜利果实。木刀把子的性命,只有他才能拿下!

黄少天和涂山明同时脸色微变,两人正要行动,却听到了木刀把子一声断喝。

“别动!不关你们的事!这是我们师徒之间的宿命!让他来!”

木刀把子说完之后,挺直了胸膛,目不转睛的盯着钟野夫。

钟野夫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又问道:“不对!你们还有一个人,他在哪里?”

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个时候,钟野夫居然还记得少了一个武豪,众人纷纷露出了惊叹的表情。

此人果然是谨小慎微,算无遗漏,难怪他能笑到最后,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无话可说。

木刀把子仰天大笑道:“哈哈,终于有人是你算不到的了!他是变数,将来定会回来取你性命。钟野夫,你就等着吧!”

钟野夫听得眉头大皱,不知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占取上风,可是心里却依然忐忑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似乎蕴藏着巨大的危机和风险。

之前遇到的那个年轻人,让他们这支精英战队吃尽了苦头,被生生拖慢了行军速度,现在那个古怪的年轻人居然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这个细节让钟野夫觉得很不舒服,有种失控的挫败感。

“涂山明,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可以破例让你活命!”钟野夫目光如矩,视线落到了后方涂山明的身上,厉声道。

涂山明被他突然一问,先是浑身一哆嗦,然后才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道:“日你个先人板板!你问老子干啥?是觉得老子会卖友求荣么?还是觉得老子好欺负?”

“我告诉你妈个卵!有种跟老子单挑!打爆你个龟孙!老子已经不是以前的老子了,老子现在无敌!”涂山明气呼呼的大步迈前,一下子就顶到了木刀把子的前面,大大的露了一把脸。

其实,涂山明之所以这么愤怒,主要是对自己的气恼。

刚才钟野夫突然问话的时候,他竟然第一反应是胆怯,差点颤抖了。

这种反应让涂山明觉得很他娘的羞耻,自己明明已经变强了,很强了,为毛还会怕他啊?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