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神话 第三百五十二章 妖兽

时间:2020-04-07 12:34编辑:admin
当跟张海波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张海波的身子一下子停顿了下来,林不凡不明白这个张海波为什么要停下来,当林不凡抬起头向前方看去的时候,林不凡发现一只三米多高的黑熊挡在了他们俩的前面,在那个黑熊精的后面有一株绿色的七叶草。

“绕开它。”张海波带着林不凡绕开那只巨大的黑熊精继续向山上进发,刚刚那只黑熊精守着的那株七叶草应该是一颗五百年以上的野人参,这不是他们需要找的药,所以张海波觉得没有必要去招惹它。

“我们寻找的灵芝是一颗两千年的血灵芝,它就生在天池旁悬崖山洞的一口实木棺材上,看守那颗血灵芝的妖兽是天池里面的蛟龙,这次我们俩去取药十分的凶险,你最好想明白了,你要是害怕的话,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张海波回过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不凡说道。

“只要能得到那枚血灵芝,哪怕付出我林不凡的性命,也无所谓。”林不凡淡然的说道。

“好吧,那我们走吧。”张海波赞赏的看了林不凡一眼说道。

“相传长白山天池旁的一处悬崖的山洞里有一口实木棺材,那口棺材历经了两千年却没有一丝腐烂,当然这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棺材里的躺的那个人,据说他是个得道仙人,传闻那口实木的棺材上就长有一枚珍贵的血灵芝,这枚血灵芝是由仙人的精血幻化而成的。一般的血灵芝可强精利尿、滋阴壮阳、活血通经、祛瘀止痛、消炎抗菌、解毒净血、安眠消食、安神定志、固本扶元、抵抗病邪、防老抗衰、养颜美容、延年益寿的神奇功效。这枚血灵芝有什么神奇的功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完全可以治疗好婉卿师妹脸上的伤疤。”张海波继续对林不凡说道。

“恩,只要能治好暮婉卿脸上的伤疤,再难再险我也不怕。”林不凡对张海波说道。

“那我们赶紧走吧。”张海波点着头对林不凡说道,此时的张海波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恨林不凡了。

越往上走,山路越是崎岖,而且温度也变得越来越低了,长白山天池由于高度较高,气候多变,风狂、雨暴、雪多是它的特点。它有长达十个月的冬季,湖水冻结的时间达六个月之久。当风力达五级时,池中浪高可达一米以上。如同任性的少女发怒,平静的湖面霎时狂风呼啸,砂石飞腾,甚至暴雨倾盆,冰雪骤落。绰约多姿的奇峰危崖统统罩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

“天也黑了,咱们今天晚上就在这休息一晚上吧。”张海波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停顿下来对林不凡说道。

“恩。”林不凡对张海波应道,同时林不凡站住身子往周围望去。

“你去准备一点干柴,我去找点吃的,咱们明天早上再出发。”张海波对林不凡吩咐道。

“好的。”林不凡点头应道,然后林不凡开始到附近收集干柴。

当林不凡将干柴收集回来的时候,张海波提着两只兔子也赶回来了,他掏出随身带的匕首将那两只兔子的脑袋还有身上的皮剥去,然后又将兔子的内脏掏干净后用地上的积雪将兔子清洗了一下,接着他又找了两个棍子将那两只兔子穿了起来,接着他又抓了一把雪将手上的血迹清理干净。此时的张海波已经将他自己有洁癖的毛病全都抛在了脑后。

林不凡先是将干柴堆在一起然后掏出一张阳符就扔到了那堆干柴上,“呼”的一下,那堆干柴瞬间的燃烧了起来,张海波将那两只兔子架在了那堆火上开始烤了起来。

此时的林不凡有点口渴,林不凡抓起地上的积雪就往嘴里塞去,这积雪跟普通的积雪还有点不太一样,这积雪吃起来有点甘甜而且还十分的解渴,张海波也同样学着林不凡抓了一把积雪塞到了嘴里。

这长白山晚上的温度起码达到了零下三十多度,由于林不凡跟张海波赶的比较急,所以林不凡们俩根本就没准备厚衣服,此时他们坐在火堆旁烤着火也没有感觉到太寒冷。

“嗷呜~”随着一声狼吼,一群野狼将林不凡跟张海波围在了中间,那群野狼眼睛闪着绿色的幽光,在这寒冷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渗人,而这批狼的数量不少,估计有七八十条。

“给你。”张海波将烤好的兔子递给了林不凡一只,然后自己吃着剩下的那只,他根本就没有把那群野狼放在眼里,那群野狼也仅仅只是将他们围住,它门之所以不敢上前,可能是因为害怕他们身前的那堆火。

张海波烤的兔子通体金黄,兔子肉上散发着着诱人的香味,林不凡撕开一只兔子腿便吃了起来,这兔子肉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好吃,可能是因为没有盐的关系,吃起来是一点味道都没有,但是林不凡这个人也不挑,起码有的吃比没得吃强。



“嗷呜~”那些野狼不停的冲着他们俩个吼叫着,张海波听着心烦,他抽出一根燃烧的柴火就向那些野狼甩了过去。

“给我安静点,再特么叫我就给你们全都宰了!”张海波目漏凶光的冲着那群野狼中一只体型比较大的野狼吼道,估计那只体型比较大的野狼应该是这群狼的头,那只体型大的野狼看着张海波目漏凶光的眼睛后吓的向后退了两步就带着围着林不凡的那群野狼离开了。

林不凡和张海波二人吃完兔子后就盘膝而坐开始调息体内的道力,这也算是休息吧,一直到半夜十二点左右,天空中下起了鹅毛大雪。林不凡赶紧起身到他们二人附近去捡干柴,林不凡怕这雪下的太大将燃烧的柴火压灭。张海波也同样睁开眼睛帮林不凡一起捡干柴,他们将捡到的干柴全部都加到了那个火堆上,那堆火也越烧越旺。

“林不凡他哪去了?”暮婉卿两天没有见到林不凡的身影,便向王鹤瞳还有柏皓腾问了过去。

“这.....”柏皓腾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什么这,他到底哪去了?”暮婉卿严肃的向柏皓腾问了过去,暮婉卿心里也有点不放心林不凡。

“这个还是让鹤瞳师妹说吧。”柏皓腾把这件事踢给了王鹤瞳。

“你说鹤瞳。”暮婉卿向王鹤瞳看了过去。

“张师兄跟林哥去长白山给你找药去了。”王鹤瞳低着头低声的说道。

“是不是张海波要求林不凡去的?”暮婉卿说完这话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这你就误会张师兄了,是林哥他自己强烈要求去的,他们都很关心你。”王鹤瞳抬起头看着她大师姐说道。

“哦。”暮婉卿应了一声就往楼上走去,同时她的脸上露出一副担忧之色。

“这都过去两天了,也不知道林哥和张师兄他们两个怎么样了。”王鹤瞳也是感到很担忧。

“我觉得他们俩应该不会有事的。”柏皓腾嘴上这么说,但是他心里可不怎么想,毕竟他知道长白山那地方危险重重,妖兽众多。

二柱子这几天虽然心里有些担心林不凡,但是他没有过多的去问柏皓腾关于林不凡的事,他现在只想好好的修炼道术,为了将来有一天能帮林不凡出一份力。

第二天早上,林不凡跟张海波冒着大雪继续向长白山天池进发,越往上走,路越不好走,大雪已经抹过了他们两个人的膝盖了,还好林不凡跟张海波是修道之人,这要是换做任何一个普通人早就坚持不住了。

走了大约两个多小时,他们终于到达了长白山天池,二人这次寻找的血灵芝位于长白山天池东面的紫霞峰,紫霞峰大部分是由紫色火山岩构成,峰顶两驼峰高耸天际,紫壁横空,参差错落,大有“峰高崖阶半壁天”的雄伟之势。远观之白云缭绕紫色山峰,如烟似雾,如丝如缕,宛若西天落霞,紫气生辉,古香古色,整个山体放射着紫色的光芒,故而得名。

此时林不凡跟张海波只是站在位于长白山天池东南方向的孤隼峰处,想要到紫霞峰,他们俩个还要走上一天的路,于是张海波带着林不凡马不停蹄的向紫霞峰赶了过去。

“咱们两个什么都没带,一旦遇见天池里的蛟龙怎么办?”林不凡走在张海波的后面问道。

“原本我不打算带你来的,可是我又怕我自己一个人应付不来,如果我们取得了那枚血灵芝对上长白山蛟龙的话,你带着血灵芝跑,我留下来对付那两只蛟龙给你争取时间。”张海波很自然的对林不凡说道,他这次来就没有抱着能活着回去的态度来的。

“这件事还是我来吧,暮婉卿脸上的伤是我造成的,应当由我来承担,如果遇见危险的话,我愿意留下来,你带着血灵芝离开。”林不凡认真的对张海波说道。

“呵呵,就你,还是算了吧,你的实力令人堪忧,如果让你去抵挡那两条蛟龙,估计我们两个谁也跑不掉,这件事就按我说的做吧,你也别逞能了。”张海波对林不凡嘲笑道,面对着张海波的朝嘲笑林不凡什么话都没说,林不凡也不生气,因为他说的这句话根本就没有错。

路上林不凡跟张海波遇见一条大约有水桶粗的白蛇,它用自己的身子缠着一株发着红光的草然后警惕的看着林不凡和张海波,张海波跟林不凡知趣的绕过那条白蛇继续向紫霞山挺进,越是靠近紫霞山,这路上的灵药就越多,大多数的灵药都被那些妖兽保护着。

“白熊精,咱们俩在这长白山修行千年,自古以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这野人参我看守了足足两百年了,你为何要来抢夺?”说这话的是一只黑色的野猪精,此时林不凡跟张海波就在不远的地方看着这两个妖兽对峙。

原本林不凡跟张海波想要绕过这两个妖兽向前走的,可是往前走的路就这一条,他们俩只能静静的等待它们俩处理完这件事后再往前走了,此时林不凡跟张海波一脸紧张的望着前方那两只妖兽。

“野猪精,最近我修炼到了瓶颈处,急需你那颗千年人参来突破我的实力,只要你把那颗千年人参让给我,我答应帮你办一件事情,只要不是招惹那天池里面的那两只蛟龙,你让我干什么都行。”白熊精望着野猪精身后的那颗千年人参说道。

“不需要,我这颗人参你想都不要想了,我是不会让给你的,除非你今天把我杀了。”野猪精固执的对白熊精说道。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觉得我们俩再没有说想下去的必要了。”白熊精说完这话就对着野猪精大吼了一声。

白熊精这一嗓子来的突然,林不凡跟张海波根本就没有一点防备,他们俩被白熊精的这一声巨吼震的差点晕了过去,二人一屁股坐在地上,耳朵还有鼻子以及嘴都在向外渗血,林不凡跟张海波的内心无比的惊恐,这个白熊精随便一吼就把他们震的差点晕了过去,这要换做是长白山天池的那两条蛟龙的话........想到这的时候林不凡是不敢再想了。

这只白熊精的身高绝对超过五米,它的腿还有胳膊非常的粗壮,比林不凡的腰粗上一倍,它张开嘴露出四颗獠牙目露凶光的看着它前面的野猪精,那只野猪精的躯体也有半座草房那么大,野猪精也不是个简单的妖兽,林不凡看得出来这野猪精的实力应该跟这个白熊精的实力相当。妖兽界一般都是弱肉强食,当弱小的妖兽面对强大的妖兽时,它们会选择隐忍默默的离开,这野猪精敢跟这个白熊精叫板,只能说它们的实力是旗鼓相当。

“吼!”白熊精发出一声怒吼后就将身边一颗一人腰粗的大树拔起来就对着它面前的野猪精砸了过去。

“嘭!”白熊精手里的那颗大树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野猪精的头上,把野猪精的头砸的是鲜血直流。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