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 卷二 逐鹿 章十一 做快乐事 下

时间:2020-03-29 15:20编辑:admin

既然决定固守待援,那眼前事就是要守好这里,可别援军未来,先被土人给冲了进来。当下四人一齐动手补阵。纪若尘于道家阵法所知不少,二天君又见多识广,青衣也极具灵性,因此一番布置下已重新启动了护坛法阵。虽然阵眼道旗被毁,阵法功效大降,但抵挡一下这些被咒术附体的土人还是很有功效的。

布好阵法后,二天君自愿留在玄坛上守阵,以免北芒道士、土人巫师攻阵过猛,耗去阵法太多灵力,又可护着发阵门,就算有一二土人洪运齐天,冲撞进了阵门,也必丧在二天君手中宝器上。

既然有二天君守坛,青衣与纪若尘就可回木楼休息了。青衣当先入楼,纪若尘刚要跟着进去,忽然就被二天君拉住了衣袖。

白虎天君咳嗽一声,压低声音道:少仙,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龙象天君大眼一瞪,道:还有什么当不当讲!必须得讲!

那你来讲!

俺口齿不清,这种事哪里说得明白?当然是你来!可是龙象天君口若悬河,哪有半点口齿不清的样子。

白虎怒视龙象一眼,方低声对纪若尘道:嗯……这个……为了小姐长远计……这个……切勿与小姐太亲热了……

纪若尘登时一怔,根本说不出话来。二天君自回玄坛守阵,他则缓步进入木楼。

这么一耽搁的功夫,木楼中己被青衣打扫得千干净净,那三尊破烂不堪的伪三清像不知被扔到了哪里。体内含着灵力之源的怪物连同定海神针铁一起被移到了木楼的底室去。木楼内的血迹、肉屑都清理得千干净净,就似根本没出现过一样。本是铺在香案上的厚重布幔则被取下放在地上。如此一来,木楼中登时多了三分温馨气息。

从阵外望去,木楼高三层,尖项,既结实又轻巧。但因真武玄坛玄奇阵法的缘故,在楼内抬头向上望去,却可直望见满天的星斗。

此时方当深夜,距离天明尚有相当长的一段辰光。村寨中的激斗其实没耗去多少时间,不过与罗真人与真武观群道斗法也耗去了纪若尘几乎全部真元。此刻大局初定,他心神一松,疲累就都涌了上来。

但当他看到青衣在木楼中央的布幔躺下,有如一朵睡莲悄悄舒展开每一瓣莲瓣时,依然呆住。好累。青衣自如地伸展了一下身体,柔得十分慵懒。纪若尘忽然间觉得自己就象一尾离了水的鱼,无论怎样努力吸气,胸口总是紧得要发狂青衣怔怔望了会星空,转望向他,道:离天明可还有些辰光呢,先休息一会吧。

如同万千混沌鞭发出的雷珠同时在心底爆开,他只感到神识中自茫茫的一片,再也找不到属于自己的意识。于是他呆呆地在青衣身边躺下,也不知过了多久,无数雷珠炸开形成的强光渐渐散去,于是他才重新回过神来。抬眼望去,是满天的星斗,一条银河蜿蜒着经过天际。

他正看得出神间,忽听得青衣幽幽地道:听说人死了,若不去轮回,就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宿,也不知是不是。

纪若尘笑笑答道:世上有万万千千的人,若是都变成星宿,只怕这天都装不下呢。

青衣又道:在那星河中央,听说还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那里是仙人们居住的地方。

纪若尘道:你说的是仙界吧。人若飞升,自然就会到仙界去,可是谁能有那么大的福缘呢?至于传说仙界在星河中央,也只是一种传说而己。还有说昆仑就是仙界的呢。其实真正的仙界是何模样,谁都不知道的。

你若飞升,就会到仙界去了……青衣幽幽一叹,道:可是我们妖呢?纵然寿至千年,到了那时,我又该去哪里?

听到她话语中若有若无的惆怅,纪若尘心头一阵热流突然涌上,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那我不飞升了,留下陪你就是!青衣转过头来,两泓秋水深得望不见底,定定地看着纪若尘。

纪若尘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以往纵是面对众多强敌,也不曾如此慌张。青衣与往日显然不同了,这种变化并非是源自道行上的,而是其它的一些什么东西。在那如水双眸的注视下,他凭空感觉得重重压力,如一座山压在了胸口,气都透不出来。会有什么发生?

他这样问自己。这个问题自然是没有答案的,这其实只是他无从宣泄心中的压力,无意识的想要转移一下注意力而己。好在青衣终于开口了:真人们就要来了吧?纪若尘胸口一松,答道:以此地的距离看,最迟还有半日,真人们就应该到了。

半日啊,好奢侈……青衣似是自语地道,然后重新展露笑颜,道:反正还有半日呢,休息一下吧,我累了。

未等纪若尘回答,一缕笑意从青衣唇角透出,如昙花绽放般刹那间直达眼角眉尖,显出与平日迥然有异的娇媚之态,她伸出纤纤细指,在两人中间虚划了一条长线,轻笑着道:你若是过了线,那就是禽兽!

又如一记惊雷在心中炸开,仿如回到了当初那间简陋客栈之中。

只是今时昔日,又怎会相同?

其实以两人此刻的道行,早己不需睡眠,打坐修行即可,现在和衣而眠,不消说只是做一个样子而己。当日的中土客栈与今时的蛮荒木楼在纪若尘的心中重合,然而感觉己有不同。

客栈简陋但温暖,如二月初春。而今却是浓烈中隐着肃杀,恰似将冬的晚秋。

青衣转过头来,两泓秋水深不见底,定定地望进纪若尘的眼中。

纪若尘颇有点目瞪口呆地看着和听着青衣娇媚无伦的姿态和语调,心头剧震。

突然一把大嗓门极为煞风景地响起,“俺说少仙、小姐啊,外头好冷,楼里有啥铺盖之类的吗?”

冷?修道之人,在这初秋南国的夜里,冷?

青衣柔声道:“楼底那个怪物就躺在一堆招魂幡上,白虎天君将就着用一下那些?”

楼外再无声息。

纪若尘仰躺着,微笑听着,定神凝视头项无尽的星空。穿过那浩瀚无涯的虚空,是否就是永恒?不止是此时此刻,偶尔中夜静思时,他心中也有一个隐约的念头,若是与青衣携手,从此遨游青山碧水,再不理尘缘俗务,也不求羽化飞升,那又该是何样的光景?

此时另一个淡然漠然的身影在他神识的地平线远端浮现,纪若尘心头一缩,刚燃起的星点火焰又复熄灭。

就在此时,一个柔软温暖的东西靠了过来,碰到他宽阔的肩膊处,那一点暖意撞入他的心头,刹那间滚烫起来,是青衣的香肩触碰到了他的肩膀。

纪若尘只觉得心头这点滚烫迅速扩散到四肢,乃至全身,一个个无形的涟漪在他四周激起,旋转着开始冲入他的丹田。纪若尘微微一怔,这在小腹不断蒸腾而起的热意虽然熏得他意畅神舒,说不出的舒服,但本心中仍留有一点对异样的警惕。

“那个……青衣……”

“嗯?”

青衣慵懒的音调使得纪若尘心头再次剧震,他笔直地盯着满天星斗,低声道:“你越线了……”

话音未落,楼外突然隐隐约约传来一声低吼:“……为什么又是我!”

过不多时,龙象天君那熟悉得再不能熟悉的啸音穿透重得法阵的柬缚,回荡在整个木楼之中:“少仙、小姐,土人攻得越来越猛,俺们兄弟有些撑不住了!!”

龙象天君的啸音中含着穿金破石的威力,有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登时让纪若尘清醒过来。他觉得有些奇怪,以二天君之能,又依托着强力阵法,怎会不敌那些土人?如此看来,二天君倒象是在有意搅局,不令青衣与他有何逾越举动。

这实在不象是他们能做出来的事,内中必然另有别情。纪若尘刚开始思索这件事,旁边忽然涌来一阵淡淡的暗香,随后耳边响起清澈如水的嗔语:“人家可不会象你那样……禽兽不如。”

纪若尘如被惊了的小兽,骇然转头,发觉青衣不知何时己贴了上来,两人挨得极近,鼻尖几乎都要碰到一起。她双瞳此时己深不见底,那双瞳孔中似空无一物,然而细细品味,决绝、欢喜、哀婉、不舍,人间种种情愫织成一张大网,将他整个魂灵陷在了网中央。

两个对望一瞬,青衣忽然扑入纪若尘怀中,将他扑倒在地,随后他视线中一片模糊,一点冰寒、柔腻的感觉印上了他的唇。

神识中霹雳炸响,电光石火间的灵感,才令迷乱中的纪若尘意识到那点冰寒,原来是青衣的唇。隔着重重衣物,都可感觉到她肌肤那几乎令人窒息的热度,如同抱了一团火焰!冰与火之间的距离,不断撕扯着他的神识,一会清醒,一时迷乱。他隐约意识到,有些事就要发生了。然而另一个声音却在拼命地嘶吼着,要他清醒过来,不要让那将要发生的事变成现实。

“好象是龙象天君的声音……”迷迷糊糊之中,纪若尘忽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片刻的清醒己足以令他看清眼前的局势。青衣衣衫凌乱,正跨坐在他腿上,双腕环着他的脖颈,唇舌交缠。她连耳根粉项都己红透,秀眸半闭,那种说不出的柔媚模样,偏偏透着股未经世事的清丽,谁能不心醉魂销?而纪若尘的双手,早己滑入她的衣衫,抚着如缎的肌肤。

纪若尘尚余一丝清醒的意识,用尽平生意志,想要翻身坐起。青衣抬起小脸,与他四日交投,双眸有如秋水般深幽,眼神中一往无前的决绝令他心中一颤!此情此景下,纪若尘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支吾几句,终道:“似乎龙象他们遇到了点麻烦……”

青衣浅浅一笑,纤指挥动间,数根青丝飞出,转瞬间出了木楼,然后道:“他们不会有麻烦的。”

木楼内,纪若尘还要说些什么,青衣忽又扑了上来,用尽全身力气,咬上纪若尘的双唇!

万千混沌鞭的雷珠在虚空中炸开,纪若尘脑际轰然一震,迷失在灼热炽烈的洪流中。苦涩与甜蜜交缠的剧痛引燃了他灵台最后一点清明,溃了最后的堤坝。他彻底抛开一切,开始回应。

星辰永恒不息的运转之下,心灵与心灵之间再没有丝毫隔阂,阵阵欢愉汹涌而来,一浪一浪般接踵而至,两人再无法分辨彼此。

“啊!……”一声痛吼响彻整个山谷,随印一团硕大的火球在村寨中央升起,直上数十丈高空方化作黑烟而去。

二天君逃回阵内,稍作喘息。二人浑身浴血,身被数十短箭,颇为狼狈。

“他奶奶的,敢射老子屁股,一把火都把你们烧成灰!”龙象天君一边恶狠狠地骂着,一边把屁股上密密麻麻插着的十余根短箭一一拔下.他屁股本就受了伤,此时伤上加伤,拔起来格外痛些。

布幔上传来扑扑扑扑的声音,土人的箭雨一波波地射在布幔上,引得阵内玄坛忽明忽暗。阵外突然安静了片刻,然后在土人们疯狂的嘶喊声中,一个土人高高飞起,越过重重布幔向阵中落下。他面容狰狞,不住挥着手中的钢刀,迫不及待地想把下方的二天君砍成肉酱。

他刚刚越过布幔,身体就蒙上了一层暗红色,而后肌肤躯体如蜡一样开始溶化,伴随着一声痛苦无比的吼叫,这名悍勇无双的土人战士口鼻中喷出熊熊烈焰,于空中就化做一颗火球,烧得无影无踪。

看到真武观法阵防护如此凶猛,二天君也不由得悄悄出了一身冷汗。若不是他们杂学够多,这次必定要吃个大亏。白虎天君呸的一声吐出一口带血的痰,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咱们还得出去再杀个来回!”

话音未落,二天君忽然同时回头,望向木楼那幽深的门户。

“不好!里面好久没有动静了,他们该不会是……”龙象脱口而出。

自虎摇了摇头,先是道了声“不可能!”,随后摇了摇头,皱眉道:“可是为何我会如此心慌?……嗯,以小姐的性情,做点什么出来也难说得很……龙象!法阵我还能撑一会,你进木楼里看看,千万别让小姐做了错事!”

“怎么又是我!”龙象天君咆哮起来。不过他知道自虎独力守阵其实危险更大,相较之下,闯木楼最多是失了青衣的欢心罢了。

龙象挠挠大头,无奈向木楼行去。他大脚刚要踏进门口,忽然顶心毛发竖起,一道落雷自天而降,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尖落下。

龙象大惊抬头,见一尾丈许长的黑色雷龙浮在空中,琥珀色的龙睛中全是凶光。龙象一眼就看出这条雷龙乃是法术幻化而成,轻忽不得。他正要往里硬闯,木楼左右又各自游过数头雷龙,算上先前那头,一共是六条雷龙在空中往复翔动。

这六头雷龙俱是青衣混沌鞭所化,就是一头也令龙象难以应付,何况是六头齐出?

六头守楼雷龙不时发出低吼,龙鳞片片竖起,一颗颗雷球不住飘出,在龙象天君面前织就了一张电网。青衣的意思很明白,此门不通。

龙象回首一望,自虎早杀了出去。阵外但闻土人杀声一浪高过一浪,却没有自虎半点声怠。

“罢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主人待俺兄弟不薄,这次俺龙象就豁出去了!”龙象一声大吼,周身漫出层层暗青气雾,合身向混沌雷网撞去!

轰的一声,一道青烟腾空而起,整个山谷似乎都随之晃动了一下。然而主寨中那一座木楼岿然不动。

龙象天君衣衫破烂,大小十余件从道德宗得来的护身法宝俱都冒着轻烟,早己损毁。他露在外面的大片肌肤片片焦黑,只一次交击就己受伤不轻。

龙象一咬牙,翻身爬起,再度迎着六头雷龙冲去。

此时的青墟与往日又有所不同,诸峰烟云缭绕,隐隐透着青气,有道之人一望可知此地已非凡境。

飞来石半腰处,吟风双目垂帘,双手平放膝上,正襟端坐。

他胸中若有无穷天地,半个时辰一吸,半个时辰一呼,呼气时缕缕青气自口鼻中源源涌出,徐徐散去。他如此坐着也不知有多久,飞来石已完全被青气笼罩,或许整个青城峰上的青气都出自这里也未可知。

吟风忽然双目一开,重重地哼了一声,刹那间青蜂失色、骤风停歇!

“少有见你生这么大的气,会影响修行的。”飞来石顶传来顾清的声音。

吟风长身而起,怒道:“哼!道德宗实在是倒行逆施,为祸不浅!前两次盗取灵力之源,我看在你的份上权作视而不见。然则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他们做这附骨之蛆,非要弄得气运破败、天下大乱不可吗?”

相比之下,顾清远比吟风冷漠得多,只是道了声:“那你准备如何?”

吟风默然踱步片刻,轻叹一声,似乎刚才的震怒耗去了许多力气,略显疲态地道:“已经经历过百世轮回,我的心早已经淡了。尘事自当由俗人处置,你我现在劫难将满,早日了结这段尘缘方是大事,其它的事且放一边吧。”

顾清淡淡地道:“你这一怒可是仙怒,牵引天地玄机,会有人推算出来的。”

吟风道:“就当是给道德宗一个教训吧,希望他们可以知难而退。”

长安城,真武观。

如此月朗星稀之夜,正是修行的大好辰光。真武观弟子都知此时是孙果打坐炼心之时,若无大事,万万不可打扰。因此人人都是蹑足轻声。

参星殿中,碧玉榻上,孙果正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头顶氤氤紫气源源而出,在空中结成一株若隐若现的宝树。就在孙时正于极寂静处寻觅大道之时,忽然间心头大跳数下,全身剧震,头顶宝树刹那间化成青烟去了。

孙果汗透重衣,不待喘息平复,立刻掐指一算,面色立刻大变!

丁当!

三声银磬余声未歇,孙果的三弟子也站在参星殿中。孙果一面披法衣,系宝绦,一面连声吩咐道:“去唤你所有师叔出关,然后再去通知后观几位贵宾,让他们备齐法宝丹符,咱们这就出观大战一场!”

关键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网页标签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