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 卷一 序章 相约

时间:2020-03-23 编辑:admin

那一天,我摇动所有的经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在山路匍匐,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次次的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沧央嘉措

序章相约

天上一朝日月,人间几度春秋。

其时浩浩神州,关山雄踞,大河纵横,山河之间,荡荡然沃野千里,气象万千。亿万年间,天降凝露,地气升腾,阴阳交汇之下,遂有云行风动、电闪雷鸣。

物华凝聚,始现生灵。又不知几亿万年之后,方得有人行走于大地之上。当此繁荣昌盛之世,上古之事早已佚不可考。无论士林大夫,又或贩夫走卒,所知者无非神仙精怪、种种荒诞传说。即使正史所载之洪荒纪元,也仅上溯数万年而止。大略有识之士,自然知道史书不可不信,不可全信,书上所载诸般洪荒逸事,读来与俾林野史实也相去无几。

神州得天独厚,多有风调雨顺之年,故此渐渐走向盛世。其中自有一些人,不喜世间名禄,只爱寻山觅水。又于那些山清水秀、地气汇集之所结庐而居,离俗遁世,潜心修行。

上古之年,坊间传到有修道之士号广成子,彻悟仙法,骑鹤西去,留下若干仙迹。此后尘世修仙访道之风始盛。千万年来,得道飞升之士屡有所闻,正史野传也不鲜提及。至此凡人始知九天之上,另有青冥,百尺地下,是为黄泉。只是神仙一说终究虚无飘渺,仙凡之间相隔遥远,凡夫俗子们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三餐温饱,劳碌终生,不得解脱。等到老来归去,一抔黄土,数滴眼泪,也就了无痕迹了。

每逢天灾人祸,又或是重要年节,百姓必会焚香上供,去膜拜那些自己终其一生也不可或见的神明。因为他们相信,神人相距并不遥远,只要诚心祈求,虔诚膜拜,上天终有所感,仙界必有所觉,虽然不是有求必应,终能应验一二……只是天地之别、仙俗之隔,实如巨渊汪洋,远非这些凡夫俗子所能思及,这个自不必多提。

然在九天之外,青冥之极,确有广大玄妙世界,即为众仙居处、凡俗口中所称之仙界,又别名天宫、莲华、妙境,等等,名号不一。

仙界所处之地苍苍茫茫,无比广大,不知其界在何处。上下幽幽,纵有莫大神通,也无以测度其深其远。

然则仙界也非如那些凡夫俗子所想,惟有繁华似锦,歌舞升平。

茫茫仙界中,除中央一地外,四野均是荒芜一片,玄境处处,有莫大凶险藏于其中,平素纵是一般的下仙也不敢离开仙域过远,一旦陷入玄荒种种幻境之中,既有可能再也不得脱身,金身仙品,均要毁于一旦。因此敢于玄荒秘境出入行走的,若非具大神通的上仙,则是有通玄手段的仙人,因此才不惮种种凶险。

然而越过茫茫玄荒,再向深处,是何世界、有何天机,即是仙人也不得而知。

在仙界的极边缘处,有一条天河,宽十万丈,深百千尺,水面上波涛不兴,绵绵延延,不见其源,不知所终。河边千里之内不见树木植被,空中无飞禽,地面无尘土,无彼无此,其渺茫状态,难借言词形容。

天河之水并非凡水,柔弱之极,片物不载,不论是天兽还是仙人,入水即沉,再无出水可能。天河之上,有习习微风自玄冥中来,向无尽处去。通常时候,这些风只是气流微涌,与人间风雨并无二致;然而每过一段时间,风中就会带上丝丝不知从何而来的玄异气息。所谓玄异,即是一旦遇上仙家法宝又或是修习有成的灵物,即会侵消其仙气、解离其结构,无论仙人天兽,在这茫茫天河上一旦支撑不住,即会就此落水,万载修为顷刻间化为乌有。

正因如此,这条天河得名为不二天河,成为翼护仙界的天然屏障。然而偶尔还会有那得道精怪从玄荒深处出来,越过不二天河,潜入仙界正土。因此仙帝令有能之仙人巡视玄荒边缘,以防精怪魔物侵扰仙界清静。

不二天河有若游龙,蜿蜒卧于仙界。河畔一片荒野,淡雾缭绕,千里之内了无生气。惟独在河水弯处,水畔池边,有一方青石,生得晶莹剔透,傲然不凡,,隐隐之间,透出些生气,,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显非凡物。

青石不知从何而来,自亘古时起就已立于不二河畔。仙山无日月,它已不知立了几万万年。

这一日,无定河畔久远的寂静又被打破,遥遥远方,云开雾散处,有一位仙人洒然行来。他面若冠玉,鼻入悬胆,气宇轩昂,鬓发高挽,束以七彩琉璃盘龙珠,一身长袍前绣云后生风,袍袖角各缀一座八角玲珑塔,足下三朵莲花,放射宝光若华,破开层层云雾,冉冉而来。

仙人遥遥望见无定河畔那一方青石,微露笑意,足下莲花光芒绽放,加快了行进速度,转眼间已飞至不二河上方。他驾起仙莲,顷刻间已经在河上环飞三周,神思扫遍方圆千里之域,见并无异状,这才压低仙莲,徐徐落于青石之旁。

他理理仙袍,背靠青石,面向浩渺无定天河,从容盘膝坐下,又从怀中取出天书一卷,朗声颂读起来。

浩浩烟波,莹莹青石,伴随书声朗朗,这位于玄荒凶境边缘的不二河畔,一时间竟也云霞缭绕,异香扑鼻,万千莲瓣飘落,和风细雨洒下,天边透出紫霞之光,不毛之地,顿成祥瑞处所……

过不多时,一卷天书颂毕,仙人缓缓站起,将天书收入怀中。他拍了拍身畔青石,笑道:“青石啊青石,你能得听我颂读天书七卷,也是有莫大缘分。如今你灵光外露、修行将满,若有机缘,或也可得脱却石体、修成仙胎。现今时辰将到,你我此次相聚已了,就此别过。”

仙人抬手一指,三朵莲花自空而降。他举步踏上莲花,欲飞起时,又见不二天河上万道烟波,罡风再起,忽然心有所悟,于是又回身来到青石之前,道:“青石啊青石,你我果是有缘。我适才见无定天河上巽风再起,悟得‘解离诀’一篇,也都付与你吧!”

言罢,他袍袖一拂,烟霞过处,青石上已泛起一篇文字,随后又渐渐隐去。

这一次他不再停留,驾起莲花,冲宵而去。

无定河畔,荒茫四野,一时之间,只余下一方青石。

此仙乃是四方巡界之使,往返巡回检视玄荒边地,以防有精怪趁虚而入。这些精怪虽然兴不起多大风浪,然则扰及仙人清修,终是不妥。

仙人检视四境,每五百年巡回一周。每到无定河畔时,他必坐于青石之旁,朗声颂读天书一卷,然后起身拂理袍带,方正纶巾,如此才会离去。

仙山无日月。

自何时起方始与青石相晤,仙人已不自知。每五百年的一次相遇,如今已是第几遭。

惟那七卷天书,翻来覆去,又读了何止数十遍?

仙人离去后又不知过去多少年,青石受巽风吹拂,吸天河露气,莹光越来越盛。

忽有一日,素来平静无波的无定天河骤然波涛汹涌,狂风大作。上穷怒雷滚滚,大地震颤轰鸣,就连那方亘古不动的青石上也光波流转,晃动不休。

一记惊天怒雷过后,天河畔一道青色毫光冲天而起,直上九宵!再看天河河湾处,青石早已炸裂,一地碎石之间,立着一个一袭青袍的卓卓女子。她黛眉微颦,茫然四顾,浑然不知自己身处何方。

恰在此时,荒原尽头烟尘大作,隐隐有战鼓号角声传来。那女子面露疑惑,就向那烟尘起处望去。

远方白光一闪,有一头似猫似狐的雪白小兽宛如足不点地般冲来,转瞬间已冲至那青衣女子之前。

雪白小兽埋头苦冲,浑然不觉前方正立着那青石化成的女子。它虽灵觉冠绝玄荒,然则分毫感觉到那女子的气息。这也难怪,她刚刚脱却石衣、修成仙体,此刻通体灵气冲盈,然而仍以石气为主。在小兽灵觉之中,那女子不过是一方青石而已。

青石此刻茫茫然,恍恍然,浑不知身在何处,将向何方。她心中忽然微动,盈盈俯下身体,纤纤素手落处,恰好拈住那只小兽的后颈,将它提了起来。

小兽万没料到有此结果,一时间急得张牙舞爪,向着那女子吱吱呀呀地叫个不停,显然在炫示威风。可是它头大爪短,通体雪白皮毛柔软之极,双眼红若火晶,再怎样努力亮出小牙,也只显可爱,不见威风。

女子将小兽提至面前,一双青瞳定定地看着它。待见小兽徒然挣扎示威,不由得婉尔一笑。

此时远方煞气冲天而起,一声号角悠然传来,号角声中隐现凌厉杀机。小兽扭头望去,见那冲天的烟尘中隐现无数旌旗,一时间竟然呆住了。而那女子也在遥望远方,见无数甲兵正向此地奔来,不觉微露疑惑之色。

雪白小兽不再挣扎,轻轻呜咽一声,就此缓缓低下头去。它四爪微微蜷起,在那青衣女子手中,就此缩成了一个雪白绒球,似是闭目待死。

不知为何,青衣女子心中怜意忽然如潮而生。她轻轻一叹,纤指微松,雪白小兽就此向地上落去。它似是完全没有预料到如此结果,在地上弹了几弹,这才四爪一伸,如一道闪电般向不远处的无定天河奔去。

将到河边,它忽然驻足,回首向那女子望去。

那青衣女子盈盈立于风中,一双美瞳竟也望向于它。

四目相对一刻,数秒而已。

雪白小兽忽然仰首向天,发出一声长啸,其声清越苍越,有若龙吟!

啸声未歇,它已回过头去,一跃十丈,纵入无定天河之中。平滑若镜的天河上激起了一团小小水花,又有数道涟漪荡漾,久久不散。

在那青衣女子的瞳中,同样映出了数道涟漪,久久不散。

恰在此时,一声有若霹雳的大喝传来,惊散了青石瞳中的涟漪:“兀那蠢物!你好大的胆子,如何敢放走万年天妖!”

青石慌然转身,见身后已立了一个高她数倍、周身金甲的仙人,正向她怒目而视。而无数天兵已如潮水般自她两旁涌过,向天河边追去。只是到了河边时,他们却无论如何也不敢再踏前一步。天河弱水罡风,纵是上仙也不敢轻渡,这些普通天兵又如何敢踏进河去?

青石微觉惊慌。她刚刚脱胎化形,一切皆依本能行事,此时灵智尚未全开,全然不知大祸已自临头。

金甲仙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青石,叹道:“罢了,天妖此刻已逃回玄荒。你这蠢物犯下大罪,随我去见仙帝吧!只是怜你修行不易,方始得道化形,就要受天雷殛体之刑。”

青石还未明白金甲仙人言中之意,就听到哗啦一声响,一双纤手已然多了一副镣铐,一名仙卒将一面玉牌向她一招,一道光华当即将她罩住,就此吸入到玉牌之中。

“大胆蠢物,你可知罪吗?”

直至这记喝声入耳,青石才从恍惚中醒来。她举目四顾,见不知何时已身处一座辉煌天殿中央。大殿以青玉辅地,以白石为柱,四角铜兽香炉中氤氤氲氲,正燃着不知名的香料。大殿四檐之上,皆有青金异兽坐守。

大殿中空中一声,惟青石跪于殿中央,丝毫动弹不得。

她的正前方,有一道翠玉长阶,一路向上,直伸入茫茫云中。那声断喝即是自云中飘下,落于阶前。

她心下惊慌,又觉不解,全不知自己何罪之有。

此时又有一个声音传来:“陛下,此蠢物私纵天妖,虽是无心之过,然则其祸无穷,依律本当将其打入阴潭,永世承受极寒蚀体之刑。姑念其刚得化形,灵识未开,故只处以天雷殛体之刑即可。”

青石微微颤动,她并不知天雷殛体是何刑罚,然则隐隐感觉,亿万载修得的神识,恐怕要就此去了。

“陛下!臣以为不妥!”

青石全身一震,她记得这个声音,那每五百年就会在她身边响起一次的声音!

“陛下,此次天地间机缘混乱、阴阳相冲,方使那天妖得脱所困。若非天地剧变,她仍只是一方青石而已。她纵然脱却石衣、修成仙体,灵识也未尽开,如何识得天妖?她虽然当罚,然念其修行不易,臣以为天雷殛体之刑过重了!”

前一个声音轰轰隆隆地传下,已有怒意:“大胆!她纵走天妖,罪无可赦,天雷殛体、毁去她过去未来一切因果,已是莫大的恩典。你不过是小小的四方巡界之仙,又如何敢在此殿胡言?陛下,若此等罪过都可赦免,天律将置于何地?朗朗仙界,殿前神仙,又将如何感受呢?”

此时九重天上白云忽开,隐隐现出一座仙宫,红墙金瓦,白玉栏杆,紫云绕墙,巍巍峨峨。青石忽然感觉有一道目光自自己身上扫过,那目光温润柔和,仿如莲花拂面,令她一时惊惶尽去,心下踏实了许多。

此时天上传下一个语声,温和淡泊,不怒自威:“青石纵走天妖,其罪已明,依律当处天雷殛体之刑,大罗天君所言并无不妥。”

“陛下,臣有一言!”那巡界之仙又道:“青石在此时修炼成形,纵走天妖,溯其根源,乃是因臣颂读天书,为她听去,依法修炼而至。是以青石此罪,理应由臣共担才是!”

仙帝默然片刻,方道:“你巡视四境,累有功勋。也罢,这也是你尘缘未了。既然你愿与她共担此罪,那即罚你二人清退仙班,打入浊世,承受百世轮回之苦。”

听到清退仙班、打入浊世几字,青石不知为何,心底忽有寒意涌起。只是她眼前一花,那五百年得遇一次的仙人已出现在她面前。

他缓缓解去束发琉璃盘龙珠,脱下仙风游云袍,又散去足下莲花,与她并肩跪于大殿中央。

此时九重天上,仙宫深处,钟声悠悠响起,扬扬洒洒,四下飘散。

大殿铺地青玉忽然尽数散开,青石与巡界之仙就此向下坠去。她只觉茫茫云雾擦身飞过,罡风刮面如刀,云雾深处,又有种种凶厉景象,心下正慌时,手上忽然一暖,已被人轻轻握住。

这一握,握定了百世轮回,千年尘缘。

方知道世间故事,原有根本;顺缘逆缘,皆是前缘。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热点排行
Copyright © 2001-2019 manusims.com 版权所有